人民網

湖北“愛心小胖”打6份工 隻為資助山裡的孩子(圖)

2014年12月15日08:49    來源:湖北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圖為:干活間隙,擦拭臉上的汗水。
 圖為:干活間隙,擦拭臉上的汗水。

一名大三學生,每周最多時打6份工,換來每月1625元的收入,自己啃饅頭,卻資助了41名貧困學生。

他叫駱群曙,武漢生物工程學院機電工程系學生,人們親昵地稱他“愛心小胖”。

連日來,記者跟拍駱群曙,記錄他平凡生活中的真實瞬間,追尋一名90后大學生的精神世界。

奔忙

7日凌晨4點,校園內零星亮著路燈,駱群曙就悄悄起床趕往柳園餐廳,開始他當天的第一份工——做包子。

這份工作他堅持了3年,一個月400元。看他每天出門太早,樓管員甚至專門給他配了一把鑰匙。

6點30分,小駱匆匆趕往教室早讀。1個小時后,他回到宿舍,開始他第二份兼職——清掃樓道。

8點,他邊騎車邊啃著饅頭趕往圖書館,准備雙學位的畢業設計。他的早餐常常是趕路時吃的。

大學3年,小駱從沒有午休過。中午,他要在北園餐廳收盤子。剩下的時間,他常用來和學校志願者組織——“一縷陽光愛心接力社”的同學們商量公益行動。

除此之外,小駱還在農果園基地拔草施肥、做兩份家教、在兩個會場打掃衛生。加起來,一周要干6份兼職。

長期的兼職並沒有影響小駱的學業。去年,他獲得了學校“風華學子”一等獎學金。前不久,他又成為全校唯一的晨光學子獎學金獲得者,並通過了中藥學雙學位考試。

做兼職和獎學金積攢的錢,小駱隻留每月200元生活費。他吃打工餐廳的免費饅頭,穿同學不要的舊衣服,省下的錢去了哪兒?

支教

小駱出生於蘄春縣一個農村家庭。父親是劉河中學一名數學老師,母親務農,家裡種了12畝地。2012年9月,小駱揣著東拼西湊來的學費,走進武漢生物工程學院。很快,他便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從此再也沒向父母要過一分錢。

大一的寒假,小駱回到母校。在老師的辦公室,他無意間看到一疊貧困生助學金申請表,得知這些學生大都是單親和孤兒,很多學生“吃了上頓沒下頓”,小駱暗下決心:打工掙錢,幫助他們。

去年底,他將兼職積攢的4000元錢,托父親捐給劉河中學的10名貧困生。今年清明假期,小駱特地趕回老家,又拿出7200元資助了31名貧困生。

今年7月,他帶著16名志願者到蘄春縣獅子鎮黃趙中心小學支教。一個多月的時間,他走訪了142個學生家庭,寫成《大別山區支教與留守兒童現狀》調研報告。“我爸很支持我,當時我們吃的東西都是我爸背過來的。”小駱說,父親“再窮不能窮教育”的觀念對他有很深的影響。

前段時間,同校的周小芳為患白血病的弟弟“街頭賣紅薯”,駱群曙先后送去了7000元。

溫暖

駱群曙爭分奪秒,節衣縮食,長期辛苦熬出了白發,得到的錢卻捐給了別人。有人說他傻,也有人諷刺他逞能,母親也打來電話:“孩子,能不能等以后有余力了再幫別人?你自己也需要補身體。”

身高163厘米的小駱不肯等。他說:“沒去過大山,你就不會知道那些學生有多苦。我自己少吃點少用點,能讓那些貧困的孩子有學上,讓他們不再像我一樣,因為營養不良而長不高。”

傍晚6點,小駱去給一名8歲的孩子輔導作業。

每次去家教,他都會想起山裡他教過的孩子們。看看手機,山裡發來的短信讓他溫暖:“小駱哥哥,我不去武漢玩,太花錢,你的錢都是啃饅頭省下來的,所以才長不高,還是給自己花吧。”“小駱哥哥,什麼時候再來啊,記得要給我打電話啊”……

忙完兩份家教,空蕩蕩的校園裡,小駱獨自騎車回宿舍樓。

時針指向23時,等待小駱的,還有樓道衛生——這將為他帶來每天8元的收入。(記者 王子毅 通訊員 張重陽 肖亞慧)

下一頁
分享到:
(責編:饒茜、王勁鬆)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本網原創
  • 熱點新聞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 原創視頻
  • 聚集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