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揭秘宋美齡晚年不回台灣的復雜原因

2015年01月02日01:26    來源:新華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晚年宋美齡

  作為蔣介石的夫人,宋美齡在人們心中始終是一個傳奇人物。她跨越了三個世紀,經歷了百年中國政治變遷,對近現代內政外交產生了重要影響。蔣介石去世后,她淡出台灣政壇,客居紐約,晚年仍關注台灣政局,反對“台獨”。本文介紹了她28年來漂泊於台美之間的生活。

  客居紐約十一載,心系台北

  蔣介石於1975年4月5日在台北病逝。按宋美齡自己的說法,“是自己一生最傷痛之事”。此后,宋美齡就在台北、紐約兩地漂泊。

  蔣介石剛一去世,孔祥熙的長子孔令侃就匆匆從美國趕回台灣,打算與“夫人派”官員一起擁立宋美齡繼任國民黨總裁,但遭到國民黨中央秘書長張寶樹的強烈反對。4月28日,即蔣介石死后23天,國民黨全體中央委員舉行臨時會議,修改黨章,規定國民黨最高領導人的稱謂改為“主席”,黨總裁的名義永遠為蔣介石保留,他人不得再用。會議推舉蔣經國擔任國民黨主席兼中常委會主席。宋美齡的地位頓時變得尷尬起來。雖然宋美齡在對美“外交”上仍然說了算,但其政治權力已逐漸削弱。

  蔣介石去世后,宋孤獨地居住在士林官邸半年之后,1975年9月,她決意到第二故鄉美國療養隱居,以散失去丈夫之悲痛和權力斗爭的不快。這一去為時長達11年之久。

  宋美齡在美國的寓所位於紐約長島北岸的蝗虫谷,面積有37英畝,主建筑有三棟,住所距紐約大約有一個半小時的車程。這裡風光秀麗,景色宜人。

  宋美齡在這裡的生活十分恬淡,充滿閑情逸致,主要是讀書看報,畫畫或練書法,每周在固定時間去教堂做禮拜,偶爾接見來自台灣的訪問團或美國友人,極少公開露面。

  在這前后,她的親戚、手足紛紛離她而去,先是1967年8月,姐夫孔祥熙病逝,接著是1969年2月,宋子安因腦溢血病逝。1971年4月,宋子文在赴宴進食因魚骨嗆入氣管導致心力衰竭不幸猝死。1973年10月,大姐宋靄齡在紐約病逝,1981年5月,在北京的二姐宋慶齡病逝,宋美齡沒能與親姐姐見上最后一面。

  親人相繼離去使她倍感悲痛和孤寂。不過,總是有親屬來探望,如兒子蔣緯國、外甥女孔令偉、外甥孔令杰、孫子蔣孝勇等。特別是住在舊金山的孫女、蔣經國之女蔣孝章常來紐約看望她,多少排遣了一些孤寂,享受到了天倫之樂。

  在寓居美國期間,宋美齡對海峽兩岸形勢的關注不減當年,與台灣有關人士保持密切的聯系。她在台灣政治運行中的影響力沒有完全中斷。

  1976年4月,為了追念蔣介石逝世一周年,宋美齡乘專機返回台北參加了追思禮,之后再度返美。1978年5月,蔣經國正式接任“總統”,宋美齡以惟恐睹物傷情為由,沒有回台參加蔣經國就職典禮。

  客居美國11年后,1986年,宋美齡以參加蔣介石百年冥壽紀念活動的名義返回台灣,重新住進士林官邸,這一住又是5年。

  回台參政,“老干未發新枝”

  宋美齡回到台灣后,在社會激起強烈反響,人們紛紛猜測,她回來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據觀察家分析:“宋美齡返台,是因為蔣經國要表現台灣各方面的團結,調和與元老派、保守派之間的矛盾,商討晚年接班大計。”

  10月31日,宋美齡發表了紀念丈夫的文章,題目是《我將再起》,有人認為這是她“東山再起”的宣言。

  為了支持蔣經國的政治革新,安撫反對“革新”的元老重臣,宋美齡陸續召集了台灣當局黨政軍高層人士,如俞國華、李登輝、“行政院”各部會首長等。宋聽取他們對政局變化和革新的意見,並予以嘉勉勸慰,這一舉動調節了國民黨當局領導層的關系,鞏固了團結與和諧,贏得了他們對蔣經國改革的支持。

  宋美齡頻頻約見黨政軍高級首腦人物,引起台北政界大震動。這顯然不符合台灣的政治體制,對此《雷聲》周刊如此評論,說宋美齡這種“不知自我節制的行為,實在有失進退之道,而且假如夫人的動機是出之企圖展示政治實力,則又令人對政局發展感到憂心”。

  1988年1月23日,多年來病魔纏身的蔣經國病逝。蔣家王朝在台灣正式結束。當時,政壇表面平靜,但台灣的政情逐漸趨向復雜與動蕩。在這場權力斗爭中,宋美齡清醒地認識到阻止李登輝繼任“總統”是不可能的。但為了使台灣黨政分立,互相牽制,避免出現台灣“總統”兼國民黨“黨主席”的局面,她不得不急忙出馬。但最后國民黨中常會還是通過了由李登輝代理國民黨主席的決定,這場權力之爭暫告落幕。蔣家的權威,就在宋美齡彈指之間溜走了。

  1988年7月7日中國國民黨十三大,8日,宋美齡親臨會場,由於健康原因,她請李煥代她宣讀了題為《老干新枝》的富有政治意味的講話。講話稱:“目前正值緊要關頭,老成引退,新血繼之,譬如大樹雖新葉叢生,而卓然置基於地者,則老根老干。於今黨內白發蒼蒼,步履蹣跚者,不乏當年馳騁疆場之斗士或為勞苦功高之重臣,其對黨國之貢獻,絲毫不容抹殺,當思前人種樹,后人乘涼。夫國之強,黨之壯,賴有一定之原則,連續生存之軌跡,創新而不忘舊,前進而不忘本,當年國父如不建黨立國則無今日之中華,台澎依舊日本殖民地,飲水思源發人深思。”

  這個講話被視為所謂“宮廷派”人士全力反扑的宣言。但“老干新枝”論的效應,隻延續了很短一段時間,並沒有改變台灣政局。有人認為,這是宋美齡發揮政治影響力的最后沖刺。

  的確,她的影響力已是非常微弱,在她主持召開的國民黨中央婦女工作干事會議上,她的親信——被提名為中委會候選人的國民黨婦工會主席錢劍秋落選,這使宋非常難堪,這也意味著她把持和控制了三十多年的國民黨婦工會“全軍覆沒”和宋的“徹底垮台”。

  從此以后,宋美齡徹底淡出政壇,只是對台灣政局及對美關系上,仍然保持著一定的特殊的影響力。

下一頁
分享到:
(責編:李如勝、王勁鬆)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本網原創
  • 熱點新聞
  • 熱門資訊
  • 圖說中國
  • 熱點推薦
  • 環球博覽
  • 原創視頻
  • 聚集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