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示小家庭內部價值觀碰撞 電視劇《小別離》敘事有溫度生活有質感

2016年08月30日20:2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微觀上揭示了小家庭內部的價值觀碰撞,中觀上刻畫了多個家庭由於經濟基礎不同帶來的觀念差異,宏觀上折射了“中國式教育”的利弊得失以及中西文化的深刻差異

在玄幻、仙俠、諜戰等題材大熱熒屏之時,現實題材作品的出現值得珍視,其中敢於觸碰和反思公眾話題者就更為難得。緣於此,電視劇《小別離》開播不久,便在引發收視熱點的同時獲得幾乎“零差評”的好口碑。與近年的都市劇相比,該劇仍然以“家”為故事根基、以感情糾葛為戲劇沖突、以人格成長為敘述引擎,其高明之處在於:所建構的三個不同階層的城市家庭,具有高度的典型性和象征性,貼近當下中國市民生活﹔所設置的青春期煩惱、親子關系處理、升學與留學困境以及婚姻規則、職場生存、人際矛盾等敏銳話題,如多棱鏡般令觀眾反觀自我、透視社會。這種與不同年齡人群產生的精神契合和情感共鳴,最可彰顯本劇的現實溫度和生活質感。

一部電視劇的創作,頭緒雖多必先立其主腦。《小別離》為我們鋪展出一幅當代城市生活的橫斷面,那些宛在身邊的世態人情在觀眾中營造出飽受熱議的話題漩渦,但其歸根結底的敘事主脈還是教育問題——大致有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兩個場景,並以此為主線帶動所有的人物關系、情感走向乃至人生百態、時代景觀。劇中,如果說方圓、童文潔、吳佳妮、金志明、張亮忠這些“大人”形象在同類作品中有似曾相識之感,那麼朵朵、琴琴、小宇這些“孩子”形象則是有著創新意義的突出亮點。以往電視劇的形象塑造中經常把“受教育者”置於輔助、從屬、次要地位,本劇的突破正是把一群中學生的所思所作與家長的所思所作等量齊觀。這種設身處地的換位體驗,不僅彰顯了劇作者骨子裡對未成年群體的人格尊重,而且為青春期青少年及其父母師長提供了彼此打量、相互理解的熒屏樣本。劇作以一個“虎媽貓爸”式的中產階層三口之家為表現重點,通過家庭成員在備戰中考、低齡化留學等問題上的見仁見智,微觀上揭示了小家庭內部的價值觀碰撞,中觀上刻畫了多個家庭由於經濟基礎不同帶來的觀念差異,宏觀上折射了“中國式教育”的利弊得失以及中西文化的深刻差異。“管中窺豹,可見一斑”,這種以小觀大、以點帶面的創作理念帶給觀眾洞若觀火般的透徹與領悟,也是現實題材電視劇審美表達的經典筆法。

故事是生活的隱喻。《小別離》作為煙火氣息濃厚的都市題材劇,照常選擇了“生活流”的敘事策略,家庭線、教育線、成長線、職場線等相互經緯交織,緩緩流淌出的日常化情節既給人伴隨感又不乏戲劇性。時而波瀾起伏、時而暗潮涌動的事件鋪陳中,有意穿插進一些略帶喜感的“小聰明”“小伎倆”,如為了外出游玩而偷改考試分數、用油嘴滑舌的故意“跑題”來化解觀點分歧等,加之幽默風趣的京式調侃、充溢智慧的人生金句,使觀眾能夠“有情節時看情節,沒情節時看情趣”。整體而言,該劇盡管在敘述方面還未能完全擺脫情感劇所慣用的“爭吵—和解—再爭吵—再和解”的套路痕跡,在人物設置方面還依稀可見與《男人幫》《我愛男閨蜜》雷同的“閨蜜型”男性形象,盡管在節奏上還有緩慢拖沓之感、在細節上還有強硬植入廣告之尷尬,但一組多年齡段“戲骨”與幾位實力派小演員的黃金搭配,使各角色既帶有鮮明的身份標識又彰顯神完氣足的人物樣貌。

從劇名來看,“小”透出清新風格,“別離”蘊含人生況味。作品的破題創意也凸顯出創作者的別具匠心——明指子女出國留學帶來的空間層面的“親情別離”,暗指遍布生命全程的哲學層面的“人生別離”。生命的過程就是一次次由“此岸”通達“彼岸”的過程,此間總伴有各類“緣斷情未了”式的無奈與傷感,用藝術的獨特力量啟迪人們在遭遇困頓時達觀面對,是文藝作品無可替代的價值和魅力。本劇以生動具象的熒屏故事,把一絲絲微妙的“離情別意”富有層次和張力地外顯於情節編排、內化於人物命運,從而散發出一種彌足寶貴的人文情懷與哲理光芒。也許這正是《小別離》的劇魂所在。

(責編:周恬、張雋)

推薦閱讀

微信公眾號
有多少事非得總理說了才能解決?
近來,還有許多事情記挂在總理心間,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決。但仍應反思:本應給群眾方便的事情,為何非得總理說了才能解決呢?
←掃描二維碼查看更多內容︱每日為您展現更多有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