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黑柴油”整頓過后暗地開工 毒氣致兩死一傷

2016年11月04日08:00  來源:經濟參考報
 
原標題:山西“黑柴油”整頓過后暗地開工 毒氣致兩死一傷

山西“黑柴油”整頓過后暗地開工 毒氣致兩死一傷

  隱蔽在農田裡的土煉油點。記者 魏? 攝

  近日,山西呂梁交城縣發生的一起土煉油致人死亡事件,揭開了偽劣柴油生產、銷售黑色產業鏈的“冰山一角”:利用廢棄機油、經過非法運輸進入土煉油點,土法煉制出來的劣質柴油再流入黑加油點,造成了極大的污染和安全隱患。連續數月,記者在呂梁、運城等地發現多個隱蔽的土煉油點,遍布山西各地的700多處黑加油站、流動的黑加油車則成為劣質柴油的銷售終端。受訪人士說,由於土煉油點、黑加油點違法成本低、經濟利益可觀,多年來屢禁不絕。相關人士建議,有關部門須摸清土煉油點、黑加油點的產銷鏈條,嚴格落實責任,做好源頭管控,構建群眾監督舉報機制,徹底鏟除土煉油黑色利益鏈。

  打不滅的“土煉油”

  禁不了的“黑油點”

  今年7月至10月之間,記者在呂梁、運城等地多次暗訪發現,盡管地方政府多年來對土煉油點進行打擊取締,但是受到利益驅使,土煉油點始終難禁,打擊風聲一過土煉油點就死灰復燃。

  10月25日,記者在交城縣辛南村一片農田發現多個土煉油爐和一些輔助設備,盡管沒有看到煉油人員,但是附近農地幾乎寸草不生,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氣味。不遠處的兩個高牆院內,記者利用無人機航拍看到院內停放著數輛油罐車,還有不少煉油設備。辛南村村民說,打擊風聲緊的時候,隱蔽的土煉油點都不敢煉油,可風聲一過簡直是“群魔亂舞”。

  夏家營鎮位於交城縣和文水縣交界處,土煉油點存在已久,曾發生過多起土煉油產生的有毒氣體泄漏致人傷亡事件。今年以來,交城縣多次組織進行打擊,還制定嚴厲打擊土煉油點等土小污染企業專項行動工作方案,各鄉鎮和縣專項行動隊開展聯合執法,出動各部門執法人員,打擊取締包括土煉油點在內的土小企業20家,立案11起,抓捕24人。

  嚴厲的打擊並沒有讓土煉油點絕跡。今年10月23日,夏家營鎮賈家寨發生一起土煉油有毒氣體致兩人死亡一人重傷事件。記者趕往出事地點看到,一座廠房院內已經搭起了靈棚,院子角落處還能見到油罐,現場幫忙的人們對死者的死因諱莫如深。

  據知情人透露,這就是一處土煉油點,如果不是這次出事,平時很難被發現。死亡的是老板侯年林和一名司機常永福,當時兩人被煉油散發出的有毒氣體嗆死。死者常永福親屬告訴記者,該窩點在今年夏季就被執法部門查處,老板還被拘留,但是整頓風聲剛過,就又開始煉油。

  記者向夏家營鎮政府求証,鎮長李建忠始終沒有露面接受採訪,電話一直處於無法接通狀態,對於記者短信想了解的情況也沒有回復。正在太原培訓的夏家營鎮政府黨委書記李華斌對這次事件不置可否。他說,土煉油點靠鄉鎮來打擊非常困難。11月3日,記者向交城縣宣傳部門核實,相關負責人說,具體事故原因警方還在調查中。

  記者調查發現,至今,山西呂梁、運城一帶的土煉油點仍在暗中生產。記者在運城稷山縣白家庄一家敬老院附近發現兩個土煉油點,附近村民對土煉油造成的空氣污染苦不堪言。

  貪便宜的貨車司機、非法煉油點、黑加油站點串起了一條劣質油品的流通黑色“產業鏈”。在夏家營鎮附近的一個面館,記者看到進門處貼有銷售柴油的“好消息”,該廣告稱,“供應機煉柴油,純機油煉制不摻攪”“備有POS機,可刷卡支付”。銷售的柴油分為兩種,一種是每升2.9元,該廣告稱這種油大廠生產,“電噴車單燒沒問題”﹔還有一種是每升2.8元,小廠生產,“價格實惠”,“持華鑫拉煤票可隨意加油”。

  記者在運城、臨汾、呂梁等地發現,正規加油站難敵暗藏民宅的“黑作坊”。部分縣區國道沿線暗藏多個黑加油點,有的甚至藏身民宅,還有一些私自改裝的油罐車隨意在路邊加油,不僅擾亂成品油市場秩序,而且存在很大的安全隱患。

  運城河津市209國道樊村段是當地一條重要的運煤通道,拉煤大貨車絡繹不絕。記者沿路暗訪發現,僅兩公裡的道路兩旁就隱藏著大大小小五個黑加油點。記者在一家飯店的后院看到了一台加油機和一個巨型油罐。在與一家便利店緊鄰的磚房內,一根長長的油管從裡面伸出來,加油槍扎進了貨車油箱裡。

  記者以購買大批量柴油為由與正在加油的黑加油點老板攀談起來。“這油是山東的清潔柴油,每升3塊多,比市場上柴油價格便宜1塊,我們干這個已經很多年了,有很多‘回頭客’。”這位老板說。距離這家黑加油點不遠處,一位住戶告訴記者,他家裡也能加油,油罐就在自家院子裡面,而且“經營”多年都沒有事,也不怕被查處。

  運城市民營加油站協會的一位知情人告訴記者,僅河津市樊村鎮估計就有六七個黑加油點,賣的柴油大多數來自廢機油、煤焦油提煉,這些土煉油點的柴油通過個人收購,最終流向沒有任何手續的黑加油點。

  10月8日晚間,記者跟隨一輛河北牌照(冀JM1255)的大貨車,來到呂梁汾陽市東庄村的一個黑加油點,卷閘門背后隱藏著三台加油機。大貨車加油后駛離,加油員侯根青辯稱,剛才是給自家大車加油,但對於記者詢問的車牌號、貨車去向,他聲稱“都不知道”。

(責編:張雋、關喜艷)

微信公眾號
有多少事非得總理說了才能解決?
近來,還有許多事情記挂在總理心間,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決。但仍應反思:本應給群眾方便的事情,為何非得總理說了才能解決呢?
←掃描二維碼查看更多內容︱每日為您展現更多有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