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抗議者怕的究竟是什麼?”

本報駐美國記者  胡澤曦

2017年10月08日07:1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舊金山市有很多紀念碑,包括納粹大屠殺猶太遇難者紀念碑。為什麼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德國人來抗議這些紀念碑?那些日本抗議者怕的究竟是什麼?”舊金山高等法院退休法官郭麗蓮對本報記者講述時,語氣帶著一絲激動。

  郭麗蓮的另一重身份是“慰安婦”正義聯盟的聯合主席。為了在舊金山市豎立起“慰安婦”紀念塑像,過去兩年來,郭麗蓮一直在各處奔走。9月22日,舊金山市首個“慰安婦日”當天,“慰安婦”塑像終於在該市正式揭幕。這是第一組在美國主要大城市設立的“慰安婦”紀念物。

  這組塑像引起了日本一些人的強烈反應,其中最令人瞠目的是大阪市長吉村洋文的表態——他聲稱,因為這組塑像,大阪市將考慮取消與舊金山市長達60年的友好城市關系。據媒體報道,舊金山市長李孟賢在給大阪市長吉村洋文的信中表示,他對這一表態“感到十分失望”。

  郭麗蓮認為,歷史就是歷史,不能被人為改變。“正是因為他們想抹去歷史,所以才害怕‘慰安婦’塑像被豎立起來,因為‘慰安婦’塑像將永遠提醒人們牢記歷史。”

  這組塑像的雕塑者史蒂文·懷特認為,二戰期間日本所犯“慰安婦”罪行屬於事實,日本應該正視自身錯誤。自懷特被確定為“慰安婦”塑像的雕塑者之后,日本一些機構與個人就開始了對他持續不斷的恐嚇與騷擾。懷特迄今已經收到了1200多份恐嚇與阻撓信件,但這些都沒有改變懷特的決定。如今,他的作品正立在舊金山市最繁忙的地段之一——聖瑪麗廣場上。這組雕像由兩部分組成——一邊是三名少女手挽手、背對背站立,分別代表中、韓、菲三國“慰安婦”受害者,另一邊是一名老年女性獨自站立,凝視著三位少女。這位老人的原型是首位實名公開發聲的韓國“慰安婦”受害者金學順。

  加利福尼亞州的美國國會眾議員羅·康納對本報記者表示,每個國家都需牢記自己的歷史,特別是牢記自己曾經犯過的錯誤,因為忘記歷史就有可能重犯。德國牢記自己的二戰罪行,因此才能穩步前行。“無可否認,二戰期間,日本也犯下了大錯。世人都知道‘慰安婦’問題,都知道南京大屠殺,都知道軍國主義的殘暴。對這些,今天的日本必須予以承認,並做出真誠道歉。唯有承認歷史,日本才能迎來和平的21世紀。”

  舊金山市與大阪市之間因為“慰安婦”問題發生風波已經不是第一次。2013年6月,時任大阪市長橋下徹放言稱,“慰安婦”屬於戰時必需,沒有証據表明“慰安婦”是被強征,引起廣泛批評。當時,舊金山市議會全票通過一份議案,對橋下徹的言論進行批評。議案寫道:“舊金山市與大阪市友好城市關系的培育與維系,取決於雙方共同的理解、信任與尊重,包括但不僅限於對兩國關系歷史、世界歷史的共同認知,尊重人類尊嚴與權利、尊重歷史真相的共同承諾。”

  對於現任大阪市長的表態,郭麗蓮向本報記者強調,“舊金山市與大阪市結為友好城市的根基是人民之間的友誼。無論大阪市民還是舊金山市民,都不會支持吉村洋文的說法。”

  (本報華盛頓10月7日電)


  《 人民日報 》( 2017年10月08日 03 版)
(責編:張雋、關喜艷)

微信公眾號
有多少事非得總理說了才能解決?
近來,還有許多事情記挂在總理心間,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決。但仍應反思:本應給群眾方便的事情,為何非得總理說了才能解決呢?
←掃描二維碼查看更多內容︱每日為您展現更多有料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