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供公益崗,組織合作社,河南內鄉發揮優勢企業帶動效應

龍頭+農戶 脫貧好門路(民生調查 “+”出脫貧路⑤)

本報記者  朱佩嫻

2017年12月08日08: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核心閱讀

  自然條件有限,怎麼脫貧?河南省內鄉縣的解決方案是“企業+”,讓當地龍頭企業釋放扶貧社會效應:在貧困村建立貧困車間、創造工作崗位﹔貧困戶把資金入股合作社,換來分紅﹔增加公共資源投入、促進縣域財政稅收和經濟發展。龍頭企業發揮了帶動效應、集聚效應和溢出效應,讓貧困群眾在產業發展中持續獲得收益。

  

  1年多前,30多歲的張子定帶著1歲多的女兒和身懷六甲的老婆從深圳回到老家——河南省南陽市內鄉縣王店鎮均張村。

  在外打工10年,張子定不但沒有攢下錢,還因為給孩子看病,欠下兩萬多元的債。家中老母親又突發腦溢血、行動不便,父親也年事已高,一家子的重擔,讓他喘不過氣來。

  內鄉縣是國家級貧困縣,位於秦巴山區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素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說。88個貧困村、1.59萬多戶、4.39萬多貧困群眾,包括張子定家在內,如何在自然條件有限的情況下增收脫貧呢?

  帶動效應

  一人去務工 全家都脫貧

  張子定的轉機,出現在去年12月。當地企業牧原集團組織了專場招聘會,為全縣貧困戶提供生豬飼養員、社區保潔員、后勤勤雜工等崗位,並提供崗前培訓和工作輔導,每月工資為2000元—5000元不等。

  “沒想到一去就被錄用了,5天后就讓我去上班。”張子定說。招錄他的豬場,是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在內鄉縣的二十分場,既是公司原種豬場,也是國家生豬核心育種場。

  工作解決了,家庭問題又擺在眼前:由於養豬場需要保証環境安全、盡量減少外界病菌病毒的干擾,員工實行廠區內封閉作業,每月隻能出廠一次。不能出廠,老婆孩子咋辦?“當時老二剛生,家裡正需要人手。”張子定回憶。

  所幸的是,牧原豬場為帶家屬的員工在廠區內安排了家庭宿舍,張子定每晚6點下班后,就能幫忙照顧孩子。家裡老人也清閑下來,夫妻二人每月再回去幫忙收拾。

  現在,張子定每月能在組裡拿到中上等的績效工資,他對生活又重新燃起希望:“家裡的欠債今年就能還完,還能存點錢,生活一下子輕鬆多了。”

  和張子定一樣被錄用的,還有湍東鎮董堂村的貧困戶董景彥。他原先腿部受過傷,干不了飼養員。針對董景彥這樣勞動能力較弱的貧困戶,二十分場設置了公益性崗位。“現在我在豬場當保潔員,平時在廠區澆水除草,一個月能拿3000元左右。”董景彥說,他和老伴兒已經“以廠為家”了。

  目前,內鄉縣各類企業共安排貧困勞動力2100余人,人均月工資達1800元以上,人均年收入兩萬元左右,有效加快了貧困戶的脫貧步伐。

  內鄉縣還緊緊抓住當地造紙、制衣、機械電子等企業優勢,在貧困村建立扶貧車間。目前,已建立仙鶴紙業切紙加工車間35個、天曼服飾制衣車間15個、融創新合電子元件加工車間10個、其他扶貧就業車間80余個,帶動1100余貧困戶在家門口就業,平均每月收入1500元以上。

  集聚效應

  資金變股金 年年有分紅

  對於余關鎮黃楝村貧困戶王岑生來說,出外打工已經不太現實了。

  今年65歲的他,患有腰椎間盤突出,使不了力,老伴兒去世早,女兒又外出打工多年,音信寥寥。“看病吃藥花費最大,這是我最頭疼的事兒。”王岑生說,除了養老保險和糧食補貼外,再無其他收入,日常生活開銷讓他“很吃力”。

  去年,王岑生加入了“聚愛農牧專業合作社”,這解了他的燃眉之急。“現在每個季度能得到800元分紅,可以連續分紅10年。”王岑生說,“這分紅真是像合作社的名字一樣,讓我感受到了集體的關愛。”

  合作社理事長張國甫介紹,“聚愛合作社”是內鄉縣政府與牧原集團共同創新的一種“政府+金融機構+龍頭企業+合作社+貧困戶”的扶貧模式。“貧困戶以戶為單位,用政府給予的每戶5000元到戶增收資金入股合作社,換來連續10年、每年3200元的分紅,資產收益率高達5倍多。”張國甫說,“合作社用這筆錢向銀行貸款,用於建立豬舍,再出租給牧原集團。牧原集團承諾到期后再回收豬舍。”目前,全縣有15263戶貧困戶加入聚愛合作社,佔全縣的96%。

  “‘5+’扶貧模式,是多方共贏的。”內鄉縣縣長楊曙光算起了賬:一是貧困戶贏了,贏在幾乎不承擔任何風險和勞力的情況下,就能夠長期持續地獲得穩定資產收益﹔二是扶貧的龍頭企業贏了,贏在既能承擔起社會責任,也能獲得國家金融扶貧政策釋放的紅利,在企業發展的關鍵節點獲得支持﹔三是金融部門贏了,贏在獲得正常貸款業務收益,經營成本降低了,貸款風險也得到有效控制﹔四是政府贏了,贏在有了完成全縣脫貧攻堅任務的信心,且通過創新探索有效整合了縣域金融資源、財政資金和優勢產業,形成“抓金融促產業、抓產業活金融”的良性循環,進而推動全縣經濟社會發展水平的全面提升,為決勝全面小康打下堅實基礎。

  溢出效應

  公共投入增 產業鏈延長

  走進馬山口鎮馬山小學,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個標准的足球場,旁邊還有籃球架和乒乓球台,小學生們正在你追我趕、盡情游戲。很難想象,幾年前這裡還是土路一片,教學條件非常落后。

  馬山小學的改變,得益於牧原集團的幫扶。牧原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秦英林說:“如果為每一戶農民培養出一名合格的大學生,就能從根本上解決農民貧困的代際傳遞問題。”

  2015年,秦英林個人出資1500萬元,設立“內鄉縣牧原教育基金”,建立扶貧幫困、獎優助學的長效機制,確保貧困家庭的學生都能接受良好的義務教育、邁進大學門檻,從而斬斷貧困的根源。2016年,他又承諾每年向內鄉縣捐款5000萬元,連捐20年,合計10億元,專項用於教育扶貧,包括向農村貧困地區教師發放補助、教師培訓及引進優秀教師等,全面提升農村教育水平。

  龍頭企業的溢出效應,不僅體現在公共資源投入上,還體現在縣域財政稅收和經濟發展上。在內鄉縣委和黨委政府的支持推動下,當地龍頭企業延長上下游產業鏈,以商招商,已經建立起中國(內鄉)·以色列高效農業科技創新合作示范園、內鄉縣農牧裝備產業孵化園等。這將為當地群眾創造更多的就業增收機會,同時能提高政府稅收,進而增強當地對困難群眾的兜底能力。

  “實現脫貧的根本之策是發展產業。”楊曙光說,“內鄉縣自然條件有限,就要在現有優勢產業上下足功夫,讓當地龍頭企業釋放更多的社會效應,充分發揮龍頭企業的帶動效應、集聚效應和溢出效應,讓貧困群眾在優勢產業不斷發展壯大中持續獲得收益,‘背靠大樹’好脫貧。”


  《 人民日報 》( 2017年12月08日 11 版)
(責編:張雋、關喜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