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霍州百年傳統工藝完成環保改造

這個冬天,豆腐村的藍天多了(美麗中國 和諧共生)

本報記者  喬  棟

2017年12月08日08:0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終於償了你的願”,張保國對妻子耿燕雲說,“再也不用在我耳邊念叨了。”

  一旁的耿燕雲抿著嘴笑了,手上卻沒閑著。泡好的豆子從攪拌機裡出來,經過三五次篩淘,豆漿被抽到了一旁的鍋裡。鍋內熱氣騰騰,她一點鹵水,豆腐立刻凝固而成。剛出鍋的80斤豆腐被分成兩塊,拿水泥板一壓,三晉傳名的霍州豆腐,就成型了。

  這麼多年,她沒有任何時候能像現在這樣,可以“清清爽爽”地干活。這一天終於來了。

  豆腐好吃,污染難治

  霍州豆腐是山西名吃,有上百年歷史。主產區是霍州市開元街道的趙家庄村和李詮庄村。這兩個村有57戶豆腐加工戶,相關產業加起來多達百余戶,每家月均收入可達五六千元。生意雖好,但環境問題是個老大難。

  多年來,家家戶戶都用燃煤來做豆腐。以去年為例,這裡使用煤炭764.2噸,二氧化硫排量多達16.99噸,煙塵排放量45.85噸。

  耿燕雲說:“從冬到夏,牆上、地上,都是一層黑灰。做完一天的豆腐,光打掃就得一個鐘頭。村子旁的樹,常年是黑色的。外面的巷子,堆積的煤炭把路都給堵上了。到冬天結了冰,推著裝著煤灰的獨輪車,連門口的坡都爬不上去。”

  前兩年,她聽說有一家飯店用的是電爐灶,就專門跑去問。飯店老板問她:“你問這個是用來做啥?”她說是做豆腐用。飯店老板又問她:“你打算投資多少?”她說是5000塊。老板一聽樂了:“我這個只是用來蒸東西的,成本能低一點。你做豆腐的鍋灶太大,用電量你根本受不了,還是算了吧!”

  群眾苦惱,政府也著急。早在2011年,當時天然氣進村,村民能用天然氣做飯了。政府准備用天然氣改造,但進村的天然氣管道都是低壓細管,做豆腐所需的是大口徑的鍋爐,這氣根本提供不了足夠的熱量。另外,政府也為難,上百年來都是燒煤,改成其他清潔燃料,要是口味變了、毀了牌子怎麼辦?

  督察點名,迎難而上

  去年底,霍州所在的臨汾市二氧化硫爆表,大氣專家柴發合帶隊調研,得出的初步結論是:散煤燃燒佔到了市區二氧化硫排放量的70%以上。今年5月,中央環保督察組來到山西,點名要求解決霍州豆腐小作坊污染問題。當地政府坐不住了,派人到兩個村宣傳,政府要改造豆腐戶的燃煤鍋爐,以減少散煤污染,希望豆腐戶們踴躍討論、嘗試。

  耿燕雲到了開元街道辦事處,要求改造自家的燃煤鍋爐。街道辦的工作人員很激動:“終於主動來了個豆腐戶!”原來,豆腐戶們都在觀望。大家心裡的算盤打得啪啪響:這天然氣肯定比燒煤貴,一年下來少掙不少。而且拆煤爐再裝新的,這中間的誤工費算誰的?

  可耿燕雲不管這些,她主動提出在她家做一個試點。街道辦的工作人員隨即給天然氣公司打電話,讓過來開會,商量怎麼設計、走管道、安裝。看著一屋子的人,耿燕雲沒見過這陣勢,但她說出了天然氣公司最想了解的問題:“我需要三尺二口徑的鍋,熱水十分鐘內必須澆到位,鍋爐最好是能同時加熱水。”

  按照她的建議,試用的鍋爐很快在她家裝上。那天,她家不大的院子和屋子裡,擠得全是人,大家都想看看這個天然氣鍋爐能不能做豆腐。結果由於熱量達不到,加熱過慢,第一鍋豆腐過了時間,以失敗告終。

  第二次,他們又加裝了鼓風機,這回雖然成功了,可是表上走了十幾個數,換算過來,用天然氣做一鍋豆腐得要30塊錢。要知道,用燃煤做一鍋豆腐隻需要不到10塊錢。於是第三次,他們把鍋灶裡面圍上一層磚,同時把出風的口子封到最小,用來減少熱量流失、減少氣耗量。

  一次又一次,他們終於找到了熱量和價格之間的平衡點。“做一鍋豆腐用氣控制在15塊錢左右,雖然略貴一點,但村民還能接受。”開元街道人大工委主任喬寶山介紹:“為了推廣天然氣爐,政府補貼兩萬塊錢,豆腐戶個人出資8000元就能改裝。拆舊裝新過程中產生的損失,按照每戶每月3000元進行補助。”

  過程不易,循序漸進

  推廣過程依然不是那麼順利。走管道的時候,有人跳出來不讓管道經過他家的牆﹔動員安裝的時候,有人還是認為“用煤便宜,這個畢竟一鍋成本要貴5塊錢”。開元街道辦建立了班子成員、機關干部和居委會干部包聯制度,實行四包:“包政策法規宣講、包舊灶拆除、包‘四堆’清理、包燃氣灶具安裝”。此外,按照“先大戶后小戶”、先易后難的原則,實行改造工作一日一報制度。

  在此過程中,開元街道辦的干部們可沒少忙活。“白天動員,晚上還要巡查”,開元街道黨工委書記薛國平說:“有的豆腐戶看我們動靜大,白天歇了,晚上偷偷做豆腐。有一次半夜12點多了,我們在村子周圍繞,看到有一家頂上還冒著煙。我們進去后,他們理直氣壯地說:‘我家祖祖輩輩做豆腐,做豆腐的時間比有環保局的時間還長,你們憑什麼管我?’”

  群策群力之下,一個多月的時間,開元街道豆腐作坊全部改造完成。耿燕雲作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已經熟練掌握了使用天然氣爐灶的火候。她說:“第一鍋成本最高,因為要加熱,連續做下來,也就是10塊多一點。而且做一鍋原來得50分鐘,現在加熱快了,40分鐘就能做出來。時間就是錢啊,用天然氣多出來的成本就出來了。”最重要的是,她每天做完豆腐,拿濕布把鍋一抹,用水沖一遍地,屋子就干干淨淨了。

  說話間,外頭來了人,在窗戶上放下錢就走了。耿燕雲瞟了一眼:“鄰居們來割豆腐,錢放窗台上,拿了豆腐就走了。都是老街坊,日久見人心,就跟這天然氣爐一樣,時間一長,大家都知道它的好了。”

  隔壁的李詮庄動作更快。他們成立了“李詮庄豆腐加工合作社”,裡面是一個豆腐生產車間,有30多個天然氣鍋灶位。一大早,這裡就熱氣騰騰,社員們來到這裡,“也就是出個用氣的錢和管理費,但是省得在家裡弄了”。合作社負責人介紹:“現在這裡可紅火了!社員們來做豆腐得提前預約位置,要不就沒了。下一步,我們還將把豆腐的深加工做起來,用統一的標識,把霍州豆腐的品牌做得更響!”

  在耿燕雲家,透過樓頂上裹著的塑料膜,天空藍藍的。


  《 人民日報 》( 2017年12月08日 13 版)
(責編:張雋、關喜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