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寧遠整頓軟弱渙散基層組織

“狀元村”,腰杆又直了(新時代 新氣象 新作為·人民眼·提升組織力)

本報記者  顏  珂

2017年12月08日08:0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狀元村”,腰杆又直了。

  村庄原名下灌村,2014年改社區,屬寧遠縣灣井鎮,因湖湘歷史上首位狀元李郃而得名。

  過去腰杆為啥不直?先來聽個故事。幾年前,縣裡整合近3000萬元資金,想把下灌打造成新農村建設示范村。誰知錢來了,事卻沒辦成。村民們回過神來,黨組織軟弱渙散,說話沒人信,辦事沒人應,再好的事也不成。

  現在腰杆哪裡直?且看村裡變化:村民富,村貌新,青山綠水變金山銀山。

  “十九大報告中有關黨建的內容,我讀得最細,沒有黨建引領,哪有現在的新貌?”社區黨總支書記李乾旺說。

  “拳頭打在棉絮上”

  人口超過1.4萬,黨員就有262名,對外,下灌人驕傲地自稱“江南第一村”。

  可從前的下灌,總與臟亂差相伴。村民自嘲,“豬屎巷子狗屎廳。”斗毆罵架是常事,還出過人命。

  靠近九嶷山風景區,好山好水,還有豐厚的文化底蘊,2011年,寧遠縣整合各種項目資金近3000萬元,計劃在下灌實施新農村建設。

  外村為缺錢犯愁,下灌卻為花錢發愁。

  “比如,修路要佔村民的田,干部根本做不通工作。一有施工就有村民來阻攔。”老支書李乾福說,有的干部自以為有縣委決策當“尚方寶劍”,頤指氣使,可村民不買賬。

  李乾旺半開玩笑地說,縣委決策之后,全村最大的動靜也就是“掃了三次地”。

  3000萬元硬是沒用下去,時任縣委主要領導無奈地打了個比喻:“就像拳頭打在了棉絮上。”

  問題還是出在黨組織上。當時的下灌村由四個自然村合並而成,黨總支管不了全村的事,四個村的干部各干各的。黨員群眾眼中,那時的黨總支頂多算個“協調部”。

  組織沒有凝聚力,干部沒有上進心,村裡的事哪能辦得好?下灌作為軟弱渙散黨組織的案例,從此在縣裡挂了號。

  “協調部”變“戰斗堡壘”

  2012年,李乾旺走馬上任。新班子第一次開會,黨員干部遲到、早退、打瞌睡,樣樣都有。李乾旺用小喇叭喊話,聽進去的沒幾個。

  為解下灌之困,上級黨組織沒少花心思。

  針對軟弱渙散基層組織,寧遠縣幾年前就開始整頓。鎮黨委兩位班子成員專門聯系下灌,全社區7個網格支部都有鎮上的駐村幫扶干部。鎮裡每年對社區黨員干部開展精細化考核,結果與待遇直接挂鉤。縣裡每季度對各鄉鎮進行基層黨建交叉考核,排名靠后,面子上誰也挂不住。

  正向激勵也在不斷加碼。這幾年,村兩委主要干部的報酬從每月550元提升到如今的2000元左右。縣裡每年還拿出指標,從村兩委主要干部中定向招錄鄉鎮公務員,讓大家有奔頭。

  有壓力、有動力,黨組織打鐵必須自身硬,先從強黨性、立規矩做起。

  第一條鐵規是坐班。干部分單雙日輪班,缺勤罰款,直接領導還要跟著受罰。李乾旺的外甥也是干部,缺勤照罰不誤。第二條鐵規是中午禁酒。一旦發現,罰款200元,先后有8名干部挨了罰。“三會一課”、理論學習、黨性教育……一連串措施落到實處,原本一盤散沙的黨組織有了戰斗力。

  “村裡如今的新班子,比以前任何班子都過硬。”老黨員李萬山說。

  “沒理由發展不起來”

  70歲的五保戶李榮鬆,戴上紅袖章,不要一分錢報酬,自願當起了村裡的義務執勤員。“看著村裡一天比一天好,我也想為大家做點事。”

  新班子的新氣象,潛移默化中感染著村民。

  “以前,鋪一條人行道,村民死活不讓動工。如今,村裡拓寬景觀大道,又要佔村民田地,總共涉及38戶,一個星期全做通了工作。”前后對比,村民李初生感慨良多。

  點滴變化,也讓縣裡對下灌重拾信心:打造鄉村旅游,先后投入1.2億元。273棟民居“穿衣戴帽”,景觀大道拓寬,新建的文化廣場成了村民們休閑的好去處……“臟亂差”的標簽,連同6年前“有錢花不下去”的尷尬,徹底丟給了歷史。

  但誰都明白,還得讓村民們嘗甜頭,有奔頭。

  反復盤算:山水秀美,文脈深遠,是村裡最大的優勢。下灌流轉土地300畝,建起花海公園,去年“五一”當天迎客14萬人次,小車排隊排到了鄰村。今年國慶長假,門票收入超過50萬元。

  李萬山把自家1畝2分地流轉到花海公園,租金加務工,每年收入9000多元。村民李民輝開起了農家樂,每月收入數千元。

  “要山有山,要水有水,要文化有文化,要戰斗力有戰斗力,沒理由發展不起來!”立起旅游品牌,李乾旺信心滿滿。11月22日,下灌承辦了湖南省冬季鄉村旅游節的開幕式。

  “黨要團結帶領人民進行偉大斗爭、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必須毫不動搖堅持和完善黨的領導,毫不動搖把黨建設得更加堅強有力。”下灌新生,正是鮮活注腳。


  《 人民日報 》( 2017年12月08日 16 版)
(責編:張雋、關喜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