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打擊新型涉黑涉惡犯罪

換了“馬甲”,照樣嚴懲!(掃黑除惡進行時)

本報記者 田豆豆

2018年09月03日08:0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日前,中央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第一輪督導工作全面啟動。8月27日至9月1日,中央掃黑除惡專項斗爭9個督導組完成對山西、遼寧、福建、山東、河南、湖北、廣東、重慶、四川等9省(市)的進駐工作,將推動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進一步深入開展。今起,本版聚焦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進展,分析典型案件,展示先進經驗,剖析涉黑涉惡問題新動向,關注深挖黑惡勢力“保護傘”的地方實踐。

  ——編 者 

  

  明目張膽爭搶地盤、大張旗鼓強收“保護費”……這是很多人從影視劇中得來的“黑社會”印象。在今年開始的“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湖北省武漢市政法機關發現,涉黑涉惡犯罪呈現出新的特點:“黑中介”聚眾作惡、“小額貸”暴力斂財等,這些案件隱蔽性更強,偵辦難度更大。

  黑惡勢力換了“馬甲”,依然無法逃避懲罰。今年以來,武漢市政法機關共偵辦涉黑案件14起,打掉涉惡團伙422個,查封、凍結、扣押、追繳涉黑涉惡資產價值約1.25億元。其中不乏新型涉黑涉惡案件。

  梳理群眾投訴、分析大數據,發現房產中介涉黑線索

  8月15日,全國首例房產中介涉黑案在武漢市武昌區人民法院一審宣判,被告人任某卓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等7項罪名,被判處有期徒刑19年,被告人任某紅被判處有期徒刑13年6個月。

  任某卓、任某紅是兄妹,2014年以來在武漢分別開設了“安逸之家”“鴻潤德”兩家房產中介公司。一般“黑中介”多指沒辦營業執照或存在合同違約等違規行為的機構,任氏兄妹的中介公司卻“黑”在涉黑涉惡,雖然在工商部門正常注冊了,從事的卻是依靠暴力手段,對房東、房客兩頭勒索的勾當。

  2017年6月,房東老張發現自己房屋被“鴻潤德”中介公司擅自改成膠囊房出租,想解除合同,反被中介索要違約金9360元。老張上門理論,卻見辦公室門外站著七八名男子,身上紋身、面目凶惡,老張不再敢爭論。此后老張無奈支付3萬“違約金”才拿回自己的房子。

  2016年,一名女大學生通過“安逸之家”租房,因中介與房東糾紛無法繼續租賃。隨后,中介用停電、停水、往屋內丟垃圾等非法手段逼迫她在租期未到時搬家,並且強收違約金、不退押金。這名女大學生因經濟困難,隻得以跳樓相逼索要押金,幸被警方攔下。

  經調查,該黑社會組織通過“安逸之家”公司、“鴻潤德”公司等實體,在近三年時間之內非法獲利逾千萬元,受害人多達數百人。

  “如果沒有明顯的暴力行為,一般個別受害人投訴或報警,我們基層民警通常會按民事糾紛處理,是大數據的分析讓這個黑社會性質組織浮出水面。”武漢市公安局刑偵局局長陳漢生說。

  去年,武漢市網上群眾工作部梳理了1000多條涉及“黑中介”的群眾投訴,數據匯總后發現,共有760條群眾投訴和報警指向“安逸之家”“鴻潤德”兩家房產中介公司。經過分析研判,公安機關發現其存在重大“涉黑”嫌疑。

  對於新型重大涉黑涉惡典型案件,武漢市公安局均實行領導包案、專案偵辦制度,並建立偵捕審聯絡機制和法律專家顧問團指導機制。今年2月,經過3個多月的縝密偵查,武漢市公安局武昌分局一舉抓獲犯罪嫌疑人26名,成功打掉了這個涉黑涉惡犯罪團伙。

  民間借貸為名、暴力斂財為實,查處“小額貸”涉黑團伙

  “小額貸”“校園貸”等領域問題多發,暴力討債、敲詐勒索時有發生。僅江岸區的黃浦東宮寫字樓內,就有5個涉黑“小額貸”犯罪團伙藏身其中,這些犯罪團伙又以“咨詢公司”“投資公司”為名,開設了多家實際從事小額貸款的公司。

  去年12月21日,武漢市公安局江岸分局組織100余名警力將黃浦東宮內張某涉黑團伙一舉抓獲。該團伙在黃浦東宮內,就有6家涉案公司、9個辦公地點、2個集中住宿窩點。

  警方調查發現,該團伙成員通過電話、QQ、微信等發布“小額貸”信息,以2分的“低息”誘騙客戶來咨詢業務,然后逼迫借款人簽訂8分高息借款合同,採取潑油漆、打電話騷擾受害人親屬等方式逼迫受害人還貸,並累加收取高額“勞務費”“違約費”非法牟利。

  該犯罪團伙不僅以合法公司、借款合同為掩護,而且要求受害人“微笑拍照”,偽造成受害人自願借貸假象。因為此案調查取証工作量大,武漢警方現已調度大量警力共同查找相關受害人77人。

  不論“障眼法”多麼巧妙,犯罪團伙終將難逃法網。此外,武漢市金融工作局等相關部門也行動起來,即將對非法“小額貸”“校園貸”等問題開展專項整治行動。專項行動將把高校作為重點,聯合工商部門,開展非法金融廣告的整治﹔聯合教育部門,利用學生組織、學生活動等形式,宣傳非法“校園貸”的手法及危害﹔聯合移動、電信等通信部門,加強對非法“小額貸”“校園貸”等傳播網絡的監控。

  異地用警、組建專班、全力偵破,嚴查基層涉黑惡勢力

  2017年1月9日,武漢市洪山區青菱街漁業社區青菱湖邊發生一起60余人聚眾斗毆事件,多人受傷。警方調查發現,這起斗毆,竟是由漁業社區黨支部副書記廖某某以推進“退漁還湖”之名組織實施的。由於廖某某在當地把持基層政權已久,武漢市公安局洪山分局採取異地用警、異地關押等方法,派出30余名精干力量組成專班,全力偵破。

  經過數月調查,武漢警方發現,以廖某某為首的黑惡勢力,通過拉票賄選、操縱選舉等方式,逐步把持了基層政權。他們以組織“村保安隊”等方式,網羅了大量團伙成員。該團伙在接攬工程、違建拆遷、城中村改造中,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脅等手段,為自身牟取暴利。8月7日,洪山區公安分局將全案移送區檢察院審查起訴。因涉案金額太大,超出區檢察院管轄范圍,8月9日,區檢察院將案件移送武漢市檢察院受理。

  鏟除黑惡勢力的“保護傘”,深挖案件背后的腐敗問題也在同時進行。武漢市公安局洪山分局在辦案過程中發現了廖某某指使他人多次向有關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的犯罪線索、相關國家工作人員失職瀆職線索等共計7件,已移交洪山區紀委監委調查。截至8月31日,武漢市紀檢監察機關查處涉黑涉惡黨員干部28人,其中“保護傘”類案件7件7人。

  今年是村級黨組織換屆之年,武漢市委組織部印發《2018年全市軟弱渙散村(社區)黨組織整頓工作方案》,把黑惡勢力干擾村務和村干部不作為、亂作為、貪腐謀私等侵害群眾利益的問題作為整頓重點,在組織“兩委”換屆工作中,提前對村(社區)“兩委”干部開展拉網式排查,建立候選人聯審機制,對涉黑涉惡、軟弱無力的村(社區)干部,提前進行調整撤換,提前將其擋在門外。


  《 人民日報 》( 2018年09月03日 15 版)

(責編:關喜艷、張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