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廣水:兩度入獄的“黑村官”為何稱霸十余年?

2018年09月04日10:22  來源:人民網-湖北頻道
 

連日來,湖北省廣水市街道辦事處土門村村民奔走相告,橫行鄉裡10余年的連氏家族惡勢力被鏟除,一批黨員干部因“護黑”被處理。

2005年、2014年,連光輝兩次因聚眾斗毆、尋舋滋事罪入獄服刑,這樣一個劣跡斑斑的惡霸,為何還能兩次坐上村委會主任的位子,欺壓群眾長達10余年之久?

兩度牢獄 “黑村官”靠拳頭“上位”

2018年4月,隨州市紀委監委根據群眾舉報,對涉及連氏家族惡勢力問題線索進行立案調查,並迅速啟動與政法機關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問題線索雙向移送反饋、協同辦案及定期會商機制,對問題線索進行全面核實。

據調查,2014年10月,土門村開會推薦村委會換屆名單。連光輝的哥哥連光清欲參選,但因其戶口當時不在本村,不符合條件。連光清沖入會場,毆打當時的村委會主任張某某和村支部副書記黃某某。

隨后,連氏家族推出刑滿釋放的連光輝參加選舉。連光輝曾於2007年犯故意傷害罪被判有期徒刑3年,被開除黨籍,品行條件顯然不符合。但是,連家通過阻撓別人參選等一系列操作,繼2005年之后,2015年再次“用拳頭”將刑滿釋放的連光輝送上土門村村委會主任的位置。時任村支部書記湛某隻得提出辭職,從此外出打工,不願過問村事。

在土門村,對於意見相左或稍不順從的村民,連家時常採用打罵加威脅“高壓手段”。2015年6月,本村外來居民胡某不在連家商店購物,連家便將通往該戶的供水管挖破,並不准他人搶修,致使附近居民一個月得不到供水。

連氏兄弟長期飛揚跋扈、橫行鄉裡,村民看在眼裡、恨在心裡,但害怕引火上身,大多避而遠之、能忍則忍。村民易某某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上訪,但被打掉門牙,劃傷手臂,縫了好幾針,終被拳腳“征服”。

“山是我的山,河是我的河,石頭都是我的,你們干什麼都要經過我的同意,我不參與,誰也不能做。”從欺壓村民到強攬工程,連氏家族“魔爪”無處不在:

1998年,與村委會簽訂500畝山林使用權“合同”,使用20年不交一分租賃款﹔

2015年10月,糾集多人阻撓高峰寺水庫承包人清庫打魚並當場搶魚,承包人被迫上交6000元錢息事寧人﹔

2016年7月,為爭搶廣水城區某小區開發權,打傷競爭對手,獲得小區“黃金地塊”后,又對項目建設中標方親友進行毆打,勒索損失費5000元……

為確保案件快查、快審、快辦、快結,辦案過程中,該市紀委監委對立案調查、調取証據等關鍵環節和工作流程進行細化,對可能出現的情況和問題制定預案。同時,充分發揮反腐敗協調機制功能,把打擊“保護傘”與偵辦涉黑涉惡案件結合起來,重點督辦涉黑涉惡和腐敗長期深度交織的案件,針對公職人員充當“保護傘”線索,對典型案例及時通報,取得了強烈的震懾效果。

據查實,自2003年以來,連光輝家族惡勢力涉嫌敲詐勒索、尋舋滋事等刑事案件15起、治安案件10余起。2018年初,廣水市公安機關以涉嫌尋舋滋事、敲詐勒索等罪名先后逮捕連光輝及其家族惡勢力團伙成員9人。

縱容“護黑” 15名黨員干部被問責

8月中旬,隨州市紀委監委經過深入調查取証查實,連光輝家族惡勢力背后有關基層干部、公安干警不擔當不作為、失職失責等“護黑”行為,目前已對15名公職人員進行追責問責,其中給予黨紀政務處分4人、誡勉談話11人。

該市紀委監委通報顯示:2014年10月,廣水市村“兩委”啟動換屆選舉,連光輝家族成員通過毆打村干部、逼迫其他候選人退選、監視脅迫村民投票、集中填寫選票等手段非法推舉連光輝“上位”。廣水街道辦事處換屆工作指導組失職失責,時任土門村換屆選舉工作駐村包保指導組組長、廣水街道辦事處正科級干部吳某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指導組成員、原廣水街道辦事處正科級干部劉某受到黨內警告處分,指導組成員彭某、楊某、熊某等7人被誡勉談話。

2015年12月,連光輝以待遇太低為由向廣水街道辦事處黨工委委員、副主任葉某提出口頭辭職后擅自離崗,葉某只是口頭安排村支部書記張某代理村委會主任職務,未向廣水街道辦事處匯報,也未督促停發連光輝報酬。為此,廣水市紀委對葉某進行誡勉談話。

2014年土門村換屆選舉時,連光輝家族成員擾亂會場,並毆打村干部,接警后,廣水公安分局局長黃某安排民警進行詢問,並對被毆打村干部做了筆錄,但未調查連光輝家族成員和其他在場人員。黃某因此受到黨內警告處分。

此外,因對相關案件不擔當不作為,致使群眾報案后沒有處理結果,廣水公安分局情報信息中隊中隊長郝某被誡勉談話,民警劉某受到行政警告處分。因接警后未按程序辦手續、匯報,就放走阻礙施工的連光輝外甥闕某,廣水公安分局特種行業管理中隊中隊長李某某、副中隊長李某被誡勉談話。

“對於‘黑惡’問題,我們要出重拳、下狠手,嚴懲‘村霸’及宗族惡勢力,絕不容許‘村霸’橫行鄉裡。同時,對在涉黑涉惡斗爭中不作為、亂作為、失職失責的公職人員進行嚴厲問責,追究到底。”該市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市監委主任鄭軍說。

回避矛盾 睜隻眼閉隻眼養虎為患

罪惡多端的連氏家族被連根拔起,相關失職失責黨員干部也被追責問責,但回看連氏家族涉惡案,不難發現,正是由於相關單位監管不力、村民忍耐“求和”,才導致“拳頭硬”的連光輝一家,逐漸蛻變成魚肉鄉鄰的“村霸”。

2014年土門村“兩委”換屆,面對群眾公認的候選對象被迫退出和連氏家族四處放風,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雙重困局,廣水街道黨工委雖向土門村派出了聯合工作組,但並未採取強力措施阻止連氏家族干預選舉,最終將劣跡斑斑的連光輝再次送上村委會主任的位子。連光輝任職后,土門村幾乎處於“散養狀態”。

廣水市公安機關案情通報顯示,2003年起連光輝家族橫行鄉裡,廣水公安分局經常收到舉報,但公安分局和中華山林業派出所相互推脫,造成群眾報案無人出警。廣水市紀委監委調查發現,記錄在案的幾起報警中,每次出警僅僅簡單調查,有時甚至隻對被害一方做詢問筆錄,對實施暴力毆打一方僅口頭批評、教育警告,部分報案登記和詢問記錄至今未找到。

廣水街道辦事處同志反映,公安機關對連氏家族阻工鬧事、群體鬧訪等情形不願出警,即使出警也要基層政府出具相關証據,否則不予立案。曾參與報案的土門村干部群眾反映,公安民警一般先問“傷情”,沒有造成嚴重后果就不出警,沒有重傷就不立案。

過低的違法成本,助長了連氏家族的囂張氣焰,對報警的干部群眾變本加厲打擊報復。連光輝及其家族惡勢力團伙成員被捕后,土門村的干部群眾還擔心連氏兄弟坐牢出來后會打擊報復。

這種恐懼心理,該市紀委監委辦案人員深有體會,雖然已經掌握了連氏家族大量涉黑涉惡証據,但在前期調查時,絕大部分村民仍然“談連色變”、閉口不言,在強大的掃黑除惡政策宣傳攻勢和耐心細致的思想引導下,村民們才漸漸敞開心扉。

針對連氏家族涉黑涉惡案反映出的問題,廣水市紀委監委發出監察建議書,廣水市委組織部門全面啟動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集中排查整頓,已倒排確定40個軟弱渙散基層黨組織,並選派第一書記到基層工作。同時,廣水市多部門還制定村(社區)“兩委”人選負面清單,建立擬提名人選聯審機制,對全市1872名現任村(社區)干部、562名后備干部逐一“過篩子”,把不符合條件的人堅決擋在門外,決不讓黑惡勢力染指基層組織、把持基層政權。(桂華生 張建齊 周秋妤)

(責編:周恬、關喜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