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鄖西破獲特大系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 “獵狐”對象在菲律賓落網

2018年09月05日11:22  來源:人民網-湖北頻道
 

人民網鄖西9月5日電 2018年9月3日,隨著部督團伙特大系列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施某業被抓捕回國執行逮捕,湖北省鄖西縣公安局一次性移送起訴該案34名犯罪嫌疑人,呈報案卷近300卷。

今年5月19日,在公安部的部署指揮下,在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和菲律賓移民局的協助下,十堰、鄖西專班民警幾經周折,終於將逃匿於菲律賓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團伙主要犯罪嫌疑人施某業抓獲並押解回國。

該案在公安部、省公安廳、市公安局大力支持下,由鄖西縣公安局專案民警歷時兩年艱苦鏖戰,查明以劉某、施某業為首的涉及16省市的虛開增值稅犯罪團伙架構及906家涉案公司、90余名嫌疑人等相關信息,抓獲以劉某、施某業為首的54名犯罪嫌疑人,從而將這個遍布京、鄂、滬、浙、閩、桂等全國16個省市的犯罪網絡連根拔起。一舉查清該團伙利用注冊公司虛開21300余份合計21.7億元增值稅專用發票,給國家造成稅收損失3.12億元的犯罪事實。

贓款和作案工具

突然消失的公司牽出特大犯罪網絡

2016年10月初,鄖西縣國稅局在日常工作中發現鄖西縣華遠安公司、鄖西縣權勝公司自2016年6月份至9月領取增值稅發票325份,將金額3627萬元的發票開往浙江嘉興國益紡織科技有限公司等15家公司。警稅專案人員隨即前往上述公司核查時,發現在工商、稅務部門登記的注冊地址找不到這些公司,也無法與這些公司人員取得聯系,公司存續期間領取了大量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均已對外開具,存在重大虛開增值稅發票嫌疑,隨即將線索向鄖西縣公安局經偵大隊移送。

鄖西縣公安局迅速成立專案組,在十堰市局、湖北省公安廳的大力支持下,奔赴福建、浙江等地展開信息數據比對和抓捕行動。經內線偵查、研判布控后,專案組兵分多路,分赴福建福州、浙江嘉興等地開展調查取証。歷經5個多月克難攻堅,專案組民警轉戰十幾省、二十余個縣市,先后調查工商、稅務、銀行等相關單位270余家,收集有關憑証資料200余卷,調查空殼公司112家、受票公司17家,調取查詢銀行賬戶1031個,調取銀行數據141000余條,稅務數據45700余條。

偵查過程中,民警發現,該經濟犯罪團伙成員反偵查意識很強,大多使用化名,注冊的公司沒有實際辦公場所,涉案嫌疑人的真實身份、藏匿之地等訊息難以查驗,且稍有風吹草動就立即潛逃消失。面對散落在十幾個省市的狡猾的犯罪嫌疑人,專案組持續摸排調查仍收效甚微。

案件層層上報至公安部,面對專案組收集的大量繁雜的數據信息,公安部從技術上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依托公安部大數據分析系統,對專案組摸排的數據信息進行深入自動化串並分析,依靠信息合成作戰,很快將龐大繁雜的數據信息一一捋清,為專案組迅速確定偵查方向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發票本和印章

經過對龐雜的數據信息進行全面分析,專案組查清了犯罪團伙犯罪事實、人員組織結構、成員角色、身份信息及活動區域等。這個虛開增值稅發票的犯罪團伙以施某業、劉某為首,其通過代理人先后在湖北、上海、貴州等16個省、市注冊157家沒有實際經營業務的公司,根據受票公司要求大肆虛開增值稅發票,並注冊有專門領票公司和“洗票”公司。該團伙先后在稅務機關領取增值稅專用發票21300余份,虛開總金額達21.7億元,涉及稅額3.12億元。剔除這些空殼公司向自己“洗票”公司的虛開行為之外,該團伙還以3%-6%的票面價格向受票公司收取費用,通過這些“洗票”公司對外虛開或領票公司直接對外虛開的方式,向全國16個省、市共計906家受票公司虛開增值稅發票,給國家造成巨額稅收損失。

鑒於鄖西警方前期扎實的偵查工作基礎,公安部於2017年8月4日將此案指定由湖北鄖西管轄,11月11日明確由公安部督辦,並將點對點的技術支持,全力支持專案線將此案辦成全國示范案件和精品案件。

押解回國

主犯外逃,警方上演跨國抓捕大戲

在前期全部固定了犯罪團伙的構成、成員身份后,在公安部的統一協調指揮下,專案組對涉案人員進行了抓捕,包括主犯之一的四川省渠縣人劉某等在內的50余涉案人員悉數落網。但團伙的關鍵人物福建晉江人施某業銷聲匿跡,犯罪網絡的証據鏈出現斷層。

專案組安排專人多次長期深入施某業的老家,全方位立體性收集施某業的潛藏信息和線索。2017年5月,專案組得知,案發后施某業利用掩護出逃菲律賓。專案組多次與施某業家人取得聯系,先后數十次上門開展勸返工作,但是其親屬始終不配合,追逃工作陷入僵局。經公安部認定,施某業被列為“獵狐”對象。

施某業逃往國外期間,專案組民警會同上級部門研究,一邊繼續展開案件相關調查,一邊加緊國際執法合作步伐。

4月11日,專案組獲悉施某業的妻子蔡某梅計劃於4月15日赴菲律賓。專案組立即向市局、省廳、公安部報告,由公安部“獵狐”行動辦直接派出工作組趕赴菲律賓開展緝捕工作。14日,在中國駐菲律賓大使館警務聯絡官的大力協調下,菲方派出緝捕小組隨時待命。15日17時許,施某業在菲律賓馬尼拉機場被緝捕小組成功抓獲。

得知施某業被抓,專案組興奮不已。在省外僑辦的支持下,專案組民警通過出境“綠色通道”,迅速辦理了出境手續,於5月2日赴菲開展押解工作。

然而押解工作並不順利。

施某業在菲律賓被羈押后,其家屬在菲拖關系四處“活動”,企圖利用菲律賓與我國的法律制度差異,伺機阻止對施某業的押解。

專案組明顯感覺到施某業家屬的“活動”帶來了阻力。為防止突生變故,工作組搶抓時機,在警務聯絡官的帶領下數次與菲方多個執法部門溝通。為防止其再生事端,工作組立即返程,於次日凌晨1時將施某業押回中國廈門。

押著施某業步下飛機踏上祖國堅實的土地,徹夜未眠、連續奮戰的專案組三名押解組民警激動得無以言表。凌晨6時,民警搭上從廈門飛往武漢的航班,與冒著瓢潑大雨在武漢等待的十堰市公安局和鄖西縣公安局押解工作組接應,於當晚16時許將施某業安全押解至鄖西。

目前,專案組已對54名主要涉案人員採取強制措施,45人已於2018年7月11日移送檢察機關起訴,后續案件的偵查工作正在緊張進行中。

詢問施某業

民警感悟:人力與科技結合,從繁雜數據中找突破

隨著該案主犯之一施某業的到案,各項關聯証據被一一突破。后續工作就是進一步核實証據,為順利起訴打好堅實基礎,以實現公安部“將此案辦成全國示范案件和精品案件”的指示。

據鄖西縣公安局經偵大隊大隊長張家順說,在案件偵查過程中,最難的還不是民警頭頂烈日連續數月在外地輾轉數地風餐露宿,也不是因為涉案公司信息虛假而導致調查工作四處碰壁,同樣也不是在菲律賓時因語言不通、飲食不習慣而整日焦急等待,最難的是面對收集回的大量數據信息時,無從下手。

張家順說,專案組在外地多家銀行、稅務部門調查期間,拷貝收集了上千份可終資金流水信息。面對這些繁雜的銀行賬號,單用高配計算機打開一個表格就要加載5分多鐘,民警根本無從下手。

聽取了專案組的匯報后,公安部經偵局領導表示,鄖西縣局在以往並沒有辦理過如此復雜的涉稅案件的情況下,敢於啃硬骨頭,一個縣級公安機關能將案件外圍偵查工作做到如此細致,實屬不易。表示公安部將全力支持鄖西縣警方對案件進行協調,並提供技術支持。很快,經過公安部大數據分析,專案組收集的大量數字信息很快被捋清,從而迅速查清了涉案公司、人員相互之間的資金流向、隸屬關系等,案件脈格一目了然。

張家順告訴筆者,鄖西縣局以前從未辦理過這種規模的涉稅案件,在辦理案件期間,十堰市局、省公安廳都多次派出工作小組,實地指導案件調查、取証等工作。省公安廳經偵總隊還先后多次率領專案組負責人赴公安部經偵局匯報,公安部於2017年8月4日決定將此案制定湖北鄖西管轄,11月11日,明確由公安部挂牌督辦,充分肯定專案組前期工作並將點對點予以支持,要求將此案辦成全國示范案件和精品案件。至此,偵辦中執法的“瓶頸”難題得到公安部大力支持和解決。

在案件偵查中,鄖西縣局抽調20余民警組成工作專班,先后轉戰湖北武漢、恩施、咸寧、隨州,福建福州、泉州、廈門,四川成都,浙江嘉興,貴州貴陽等十幾省、二十余個縣市,頂烈日、冒風雨,從不言苦、從不叫累,多人病倒一線不回撤,保証了案件第一階段偵辦首戰告捷。

張家順介紹,在查明劉某、施某業等人在鄖西騙領增值稅專用發票虛開犯罪事實后,市縣兩級公安機關決定深挖線索,擴大戰果,經抽絲剝繭,繼而查明自2016年以來,施某業、劉某等人通過網絡和他人介紹相互勾聯結識,合謀在湖北、上海、貴州、福建、浙江等16個省、市注冊的專門領票公司和“洗票”公司,採取暴力虛開的手段以3-6%的票面價格向受票公司收取費用,通過這些“洗票”公司對外虛開或領票公司直接對外虛開的方式,先后在稅務機關領取增值稅專用發票21300余份,對自己和對他人虛開總金額達21.7億元,涉及稅額3.12億元。剔除這些空殼公司向自己“洗票”公司的虛開行為之外,該團伙向全國16個省、市共計906家受票公司虛開具了增值稅發票。(孔令學 張捷)

(責編:張雋、關喜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