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言】報廢共享單車堆成山,企業有數嗎

2018年09月12日10:07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光明日報:報廢共享單車堆成山,企業心裡有數嗎

  許多地方本沒有垃圾,不負責任的人多了,垃圾便堆積如山。

  3年前,共享單車橫空出世,五顏六色,如同跌碎在凡間的彩虹,迅速流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那時的它們,給人們的感覺是新鮮、亮眼、美好。如今,共享單車迎來報廢集中期。有媒體這樣形容:“城市荒地、郊野公園、學校操場、高架橋下,各色各樣的廢棄單車密密麻麻,有的排成一排、望不到頭,有的堆成了山、看不到頂。”

  一些已經倒閉並退出市場的企業,其殘敗“作品”卻大量遺留在大街小巷,仿佛在述說著它們存在過,久久不願離去。然而,它們的主人已經拍屁股走人:資本撤出后,一地廢鐵,無人問津。這似乎理所當然:“我都破產了,你還要我怎樣?”但是,這並不符合企業的責任倫理。和滴滴有保障乘客安全的責任一樣,共享單車企業同樣有為報廢單車“送終”的義務,這個義務不以企業的經營狀況為轉移。

  據不完全統計,全國共享單車投放總量已達2000萬輛。正常情況下,其壽命按3年算,從2015年在全國陸續鋪展開來到如今,第一個報廢高峰期已經來臨。各種令人吃驚的“車山車海”照片,就是最直接的証據。據悉,這2000萬輛單車報廢后,會產生30萬噸廢金屬,相當於5艘航空母艦鋼結構重量。毫無疑問,解鈴還須系鈴人。本著誰制造誰負責的原則,共享單車的垃圾治理成本,肯定還要出在共享單車企業身上。

  換句話說,在創業之初,這些企業就應該規劃,會有集中報廢的一天,擬好應對對策、完成責任閉環。如果隻想好了開頭、沒想過結尾,那麼公眾有理由懷疑這些創業者的初衷。說到這,不得不提此前的“押金難退潮”。如果企業隻緊盯積水成河的押金和預存,這樣的想法很危險,這樣的企業也很危險,這樣的“創業”思路更危險。

  用戶是合作共生的對象,不是收割的對象。如果企業隻顧著收錢,而不承擔管理和治理責任,那麼人們就有理由質疑:這到底是一場資本吸血的盛宴,還是一次出行方式的美好變革。事實上,有責任心的企業一定會有治理智慧。對共享單車“垃圾山”的問題,可以考慮像當年電商催生物流一樣,也去主動催生下游企業。化工企業的下游有污水處理廠,地產企業下游有建筑垃圾清理企業,相應的,共享單車下游也要有回收廢車再利用的企業。

  垃圾是放錯位置的資源。這些單車報廢程度再嚴重,也是客觀的金屬存量。如果共享單車企業認為大規模回收清理負擔不起,也可以轉換思路。比如,聲明報廢單車免費捐贈,拾荒者、破爛回收者,乃至普通市民都可以自行取走利用,自己隻需做好“在役”和“退役”車輛的區分工作。

  企業的存在,於企業本身來講或許只是盈利,但於社會而言,還意味著責任與擔當。一家健康、積極的企業,代表著社會進步和美好生活的方向。因此,“垃圾山”侵佔社會資源、掠奪公共空間,這個問題能否得到妥善解決,考驗著共享單車企業是否有能力繼續走下去,同時也在叩問:你們因何而出發?(與歸)

(責編:關喜艷、周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