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治病號螞蟥乘網絡快車亂象需用重典

2018年09月12日10:10  來源:人民網-湖北頻道
 

為掃清屢打不絕的挂號黃牛黨,北京市衛生部門出台新政,患者可通過“京醫通”微信、自助挂號機、電話等多渠道,實名預約7天內號源。但“互聯網+”的技術進步並未完全杜絕號販子,反而讓這些“病號螞蟥”步入了可牟得更多利益的網絡快車道。

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北京醫院官方挂號渠道顯示未來幾天的號已滿,黃牛app“北京挂號網”卻信心滿滿稱“”能達到95%的挂號成功率”,如此神通令人咂舌。

把本來沒有的東西憑空變化出來展現在觀眾眼前,除了神話就是魔術。仔細琢磨黃牛app如何把挂號號條“變”出來的玄機,發現玩的還是“背后有怪,眼疾手快”。

一名號販子透露說:他們掌握了醫院的放號規律,用“專用的軟件”,先“自己挂號搶佔號源”,在App平台上找到買主后,退號再立即刷新,用真實患者的身份信息重新預約搶號,也就是“佔坑屯號”。

說簡單一點,就是沒病的黃牛黨冒充病人,找來身份証,在摸清醫院放號規律后,把號條的名額先搶先佔領,然后四處尋找真正有病但無號可挂的病人。找到真病人后,用病人提供的身份証注冊搶號,假病人退出挂號空出名額,真病人迅速刷新搶號,自己放號自己搶,中間幾乎沒有時間差,成功率當然99.99%。

有資料顯示,僅北京外來就醫流動人口就達到日均數十萬,按照號販子標價,每人能收幾百元甚至高達4500元的服務費,結合能“達到95%的挂號率”算一筆賬,這是一個多麼大的隱形地下市場!用“日進斗金”來描述其駭人的利潤,也還顯得“太謙虛”。

一邊是病人要挂號求醫救命,一邊是黃牛黨把救命的號條搶空,明碼標價售賣,屯號賣號大發救命財的黃牛黨,正應了一句小品台詞:眼睛是黑的,心是紅的﹔但眼睛一紅,心就黑了!

吃五谷雜糧,人都要生病。病痛本給病人帶來身體、心理、經濟等一系列傷害。需要到北京大醫院才有希望看好的病,當然不是小病。看病需要挂號,讓滿身病痛、身心疲憊的病人和擁有高科技軟件、生龍活虎的號販子去比賽搶號誰更快,病人必然“甘拜下風”。搶不到號條不能及時就醫,又被勒索高價買號,焦急無助的患者便雪上加霜。

面對病人的質疑,北京市衛生計生熱線工作人員稱“因為‘您用的是商業的挂號網站’,所以‘北京市衛計委沒有權限去處理’”的說法就顯得強人所難:醫院每天放出的號條大部分落到黃牛手裡,患者不到黃牛手裡買號就不能看病,他們除了強忍著憤怒花高價買號還能怎麼辦?

把“官方挂號平台”因技術漏洞和設計缺陷造成的一堆就醫難題推給患者來解決,既不合乎常理不近乎人情,也顯得冷漠拖沓。弄一個“病人根本搶不到號”的挂號軟件唬弄病人,那倒還真不如原來的排隊挂號顯得公平高效。如何把醫院的挂號條真正落到患者手中,應是醫院和監管部門不容推卸、必須承擔的責任。

黃牛搶號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幾年前,火車票實行網上預售,一些票販子請人編寫搶票軟件,購買高速專線和服務器,在與普通購票者的搶票中頻頻勝出,但隨著鐵路12306網站不斷技術升級,黃牛“刷票”的難度在不斷提高,加上公安機關嚴打倒票,黃牛倒賣火車票的利益空間日益縮小。這說明,無論網上還是網下,無論是網絡技術的比拼還是人力資源的防控,狐狸再狡猾也不是獵人的對手。隻要重視了,不正當的搶票“頑疾”同樣可治。

比如說,重慶優醫島科技公司開發的黃牛搶號軟件“北京挂號網”app,號稱“代挂號服務范圍覆蓋了北京212家醫院”,如此軟暴力賺大錢的高科技斂財方式,難道僅僅是觸犯了《治安管理處罰法》?沒有內鬼配合,憑黃牛黨隨機撈號又如何獲得大量知名醫院的專家號條資源?這中間到底有什麼貓膩?“安卓及蘋果應用商店,還有多款、多地類似挂號應用”,對這些坑害病人的軟件也應就地封殺。重大民生問題面前,不容正義退縮,法律缺席。“殺”一儆百才是硬道理,震懾攫取不義之財的“病號螞蟥”亟需用重典。隻有這樣,才能讓他們心懷敬畏,不敢胡來。(程裡)

(責編:關喜艷、周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