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鶴峰:昔日“上訪戶” 今日“脫貧人”

2018年12月11日09:04  來源:人民網-湖北頻道
 

久病的丈夫長期臥床,未成年的兩個女兒在校讀書,湖北省鶴峰縣燕子鎮三溪村六組貧困戶向才娥一度心存迷茫,以山林問題、低保及易遷政策等為由,不間斷地到各級政府上訪,成為村民口中的“不擱人”,干部眼中的“難纏人”,信訪部門的“老熟人”。如今在黨委、政府和幫扶干部的幫助下,她一心忙著脫貧致富。

是什麼讓她發生了這麼大的轉變?

向才娥一家住在該村一個名叫“大埡”的陡峭高山之巔,不通公路,需步行爬山一個多小時。三間木屋是十多年前政府通過“消茅工程”建起的,現已天穿地漏。臥室床鋪的正上方,擋雨的塑料膜兜著近半尺深的積水。女兒住的房間用一塊破布帘隔著。所謂的廚房就是一個土灶上面搭一個遮雨的棚。一家人生活居住條件非常惡劣。

丈夫一直身體不好,孩子上學要錢……向才娥心裡窩著一肚子怨氣,對人總是抱著敵視態度,開啟了上訪之路,也丟掉了農事,日子愈發難過。

向才娥的困難,讓人揪心﹔向才娥的犟脾氣,卻難以溝通。2015年,精准扶貧工作全面開啟,向才娥家被納入村裡建檔立卡貧困戶,易地搬遷重點戶。沒想到,“麻煩”開始了,在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向才娥一時放棄易遷,一時要享受易遷政策,最后因易遷系統問題無法納入易遷計劃。她便以此為由,多次到鎮裡、縣裡上訪。

“就為這事,駐村干部翻山越嶺登門向她解釋說明精准扶貧政策十多次。”恩施州委政法委駐村干部陳文昊介紹。每次,向才娥態度曖昧,對宣講政策很反感,總是拋給幫扶干部一句話“我不管,反正我要易遷房”。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最終,向才娥不好意思地表示:“這麼高的坡,你們都來了這麼多回了,我曉得你們也是執行政策,我還是要易遷房,你們還是給我想想辦法,我們一家住的這個地方路不通,啥都搞不好。”

經過駐村干部的努力及上下協調,2017年7月,向才娥一家納入了分散安置計劃,從易遷納入到現在即將入住,駐村工作隊為了她的房子沒少操一天的心。

為了向才娥的易遷房按計劃完工入住,駐村工作隊把她的事當自家的事,不厭其煩,數次陪向才娥選地基、談施工隊、調解矛盾,總之是向才娥有需要,工作隊隨叫隨到。

“經常是前一天談妥,第二天她又改變了主意,所有努力打了水漂。”說起向才娥修房子的那段往事,陳文昊的心裡像倒了瓶五味醋。最讓陳文昊忘不掉的事是:房屋地基建好后,向才娥以各種理由推托說房子修不起了,並要施工隊停工,想用拖延工期的方式求政府給補償才復工。

村民“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務”是做好群眾工作的有效方式。駐村工作隊在做不通向才娥思想工作的情況下,組織召開小組會和村民代表大會集體決策。

“政府對你夠好了,你要知足。”“你可以不管你自己,但是你要管管你的兩個女兒呀。”“三溪今年都要脫貧,明年我們要搞鄉村振興,就你一個貧困戶,看你怎麼招女婿。”……參會的群眾你一言、我一語,批評她、教育她、幫助她。向才娥觸動很大,會議結束的當天晚上,就走到村委會找到工作隊,請求工作隊出面幫她給施工隊說好話,要求復工。

等到向才娥新居建成后,幫扶工作隊負責易遷工作的同志才一塊大石頭落地,感慨萬千地說:“我自己修房子的時候,都沒得給向才娥修房子用心。”

“其實,我不是愛扯皮,好多時候是一時糊涂,惹不盡的麻煩。政法委干部真的好,家中的點滴事他們都記在心頭,幫忙解決,我對不起幫扶干部。”向才娥掏出心窩子話。

2017年6月,向才娥的丈夫因病去世,遺體從醫院運到村裡后,因沒有勞力抬回家,向才娥一時間束手無策。燕子鎮領導和駐村干部主動站出來,組織部分村民一起用了3個小時把向才娥丈夫的遺體抬回“大埡”的家中,籌辦喪事。

這一年,向才娥的小女兒從恩施衛校畢業待業在家,駐村干部又想盡各種辦法四處為其打聽崗位、介紹工作。

“現在全家住進新房,兩個女兒都找到工作了,我隻想把前幾年荒廢的日子補起來,不給政府找麻煩,也不當貧困戶噠。”陰霾已散去,向才娥便每天上山採摘箬葉,用自己勤勞的雙手甩掉了“貧困帽”。(汪正璽 陳文昊)

(責編:張雋、周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