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走基層

2019年02月04日08:2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2月2日,江西樟樹市劉公廟鎮的黨員志願者為留守兒童送上新春禮物。
  周 亮攝(人民視覺)

  2月3日,中國傳統村落河北涉縣更樂鎮大窪村村民喜挂燈籠。
  本報記者 史自強攝

  張鼓匠 摘了帽

  本報記者 白劍峰

  2月2日是臘月二十八,記者來到山西陽高縣大白登鎮潘寺村。村裡有個“張鼓匠”,原是最窮的貧困戶。沒料到,他兩年摘掉“貧困帽”,成了“傳奇人物”。

  鼓匠,是農村對嗩吶藝人的稱呼。張鼓匠名叫張全,今年60歲,他的一隻眼先天失明,另一隻眼隻能看個影子,妻子雙目失明。逢紅白事他吹嗩吶趕趕場子,一年到頭也賺不了幾個錢,脫貧前每年隻有兩三千元的收入,老伴要看病吃藥,兩個閨女都上學,經常有吃的沒穿的。

  2016年,張全被縣裡列入建檔立卡貧困戶,老張表態:“窮了沒人瞧得起,我要奮斗,絕不落人后!”

  村裡幫他買了良種母豬,通過出售豬仔一年增收5000多元。老張的激情被點燃了,再借7000多元搞起紅白事設施租賃等,2017年底一舉甩掉“貧困帽”。

  記者來到移民新村,看見一排排整齊的磚瓦房,這是縣政府為貧困戶蓋的搬遷房。老張分到一個獨院,包括3間房,內有浴室、馬桶、取暖等設施,自己隻掏了不到1萬元。政府還免費送個佔地1畝的塑料大棚,可以種菜或出租。在老張新房的牆上,記者看到一張“貧困戶精准幫扶明白卡”,上面記錄了他家去年享受的“政策紅利”,補貼、分紅等收入達32859元。

  “我是從苦日子裡爬出來的。我好好干,給村裡長了臉,也給自己爭了氣。”老張說。

  

  高升村 步步高

  本報記者 范昊天

  高升村終於“名副其實”了。

  “過去別人常問,你們村是不是有很多人‘高升’了,我實在不好意思答。”湖北省紅安縣杏花鄉高升村老支書吳成實說,當時村裡173戶693人,貧困人口近1/3。吳長禮家最典型。68歲的老吳右腿殘疾,還患有哮喘。老伴長期吃藥。外孫先天耳聾,這些年學費和醫療費花了10多萬元。

  去年8月,高升村摘掉了貧困帽,吳長禮家也脫了貧。短短兩年多,高升村為啥能步步高升?

  這與紅安縣審計局干部邵其鬆到村裡任第一書記有關。

  邵其鬆扎實走訪后發現,部分黨員帶動村民脫貧致富的意願不強。這一次,村裡沒有盲目上項目,而是召開多次黨員群眾場子會、院子會。之后,村兩委決定建560畝油茶基地,成立養羊專業合作社,全村34戶貧困戶每戶合作保底分紅3000元。

  吳長禮給記者算了幾筆“步步高升”賬:簽了養羊寄養協議,家裡連續兩年每年分紅3000元﹔新建3000瓦分散式光伏發電站,年均分紅2000多元﹔種蓮藕並養魚,享受獎補政策4000元﹔住院有報銷……加上女婿在外的務工收入,年收入近8萬元。

  “去年縣殘聯幫他裝了耳蝸,他開始學會說話了。”吳長禮看著外孫,臉上露出喜悅。

  

  搬新家 過新年

  本報記者 瓊達卓嘎

  拉薩市經濟開發區德吉康薩安置點小區大院裡,處處洋溢著濃濃年味。去年從昌都芒康縣、貢覺縣等三岩片區搬遷過來的818名牧民群眾,將迎來告別故土后的第一個春節。

  “這裡的房子又大又干淨,住在這裡也方便:自己看病方便,孫子上學方便,女兒買菜方便,兒子買年貨方便……”從芒康縣搬遷過來的63歲老人普布次仁一口氣說了好幾個方便,“這都感謝黨的好政策!讓我們搬出了窮窩,住進來時還給我們配了藏櫃、電視機等家具。”

  普布次仁一家7口是三岩片區的第一批搬遷群眾,房子面積有120平方米。“以前老家的電視隻有書包那麼大,現在的電視跟桌子一樣大。”9歲的孫子布列與弟弟們正在看動畫片。

  中午,普布次仁的女兒次擁拉姆回來了。以前在山上時,次擁拉姆一年四季都要放牧。現在,她在小區當保潔員,每個月扣除“五險一金”后能領到3200元。

  為了讓搬遷群眾舒心過年,政府給每家每戶都發了米、面、油、糌粑等。“不管小孩還是大人,每人50斤大米。”小區干部江村鄧珠說。


  《 人民日報 》( 2019年02月04日 04 版)
(責編:張雋、關喜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