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意融融看社風(春節返鄉看新風③)

2019年02月09日08:3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育新人,就是要堅持立德樹人、以文化人,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提高人民思想覺悟、道德水准、文明素養,培養能夠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

  ——習近平 

  

  一碗面

  有溫情

  本報記者 巨雲鵬

  “大家都走了,你們怎麼不回家?”

  春節放假,南京城西街頭,長虹路上,路邊懸挂的大紅燈籠下,大小店鋪多已上鎖,一家小面館還在營業。

  男店主張健在廚房忙活,煮沸的大鍋裡,面湯翻滾,熱氣升騰﹔老板娘李寶燕打下手,順便整理打包,十幾個外賣餐盒依次排得齊整。

  “店租不便宜,趁著外賣生意好,多做幾天,沖沖業績。”講起心裡的小算盤,店主小張倒是坦然,手裡也沒閑著,調湯底、下面條、添澆頭、撒蔥花,一氣呵成,舉手投足透著麻利勁兒。

  人在鍋邊轉了兩轉,一碗牛肉面已經端上了桌,湯頭深紅、蔥花翠綠,還有幾十粒黃豆圍成了個圈,“辣油不夠盡管放,自家炒的,香。”

  一家人從安徽蕪湖來,為了掙錢過上好生活,到南京開起這家面館。不到一年多,非但在這條滿是餐飲店鋪的街上站住了腳,面館還開出了幾分名氣,除了口味好、分量足,靠的還是不怕苦。

  小張說,周圍小店都關門,恰恰是面館的好商機,一天能賣出近100碗。十幾平方米的小屋,兩個人忙得團團轉,節日的悠閑氣氛裡,難得的忙碌光景。

  附近居民小區的老大姐是熟客,聽說面館這幾天賺了錢,忙關心:“過年都不回家,有沒有給老婆孩子買新衣服?”

  小張還沒開口,老板娘先接上了腔,“還沒有呢,但他過生日,我可是買了禮物的!”大姐作勢要批評,小張忙辯解,“店裡忙活,沒空去逛街,之后肯定得補上”,話鋒一轉,“大過年的,您怎麼也來吃面了?”

  原來附近菜場裡人太多,隊太長,老大姐先吃碗面墊墊肚子再去採買。

  老大姐接著提要求,“你媳婦兒天天早上7點來,晚上9點走,老從你們家過,我可都知道,對她不好可不行。”老板娘忙又接了腔,“他起得比我更早,都是讓我多睡會兒”,小張雖然沒說話,蒸汽裡,臉上隱約有朵花。

  天冷吃得快,三下五除二,記者碗裡的面條見了底,“加份面多少錢?”

  “一塊錢,這就下鍋。”

  一個外賣小哥裹著寒風推門進來,拿著手機,核對單號,嘴裡還念叨:“牛肉的兩碗,肥腸的一份,加鹵蛋的不加青菜……”小哥也沒回家,騎個電瓶車,滿城西轉悠,臉上凍得紅扑扑,可送出的訂單真不少。

  “沒問題,走了。”外賣小哥拎起幾份面條就要出門。

  老板娘問,“大冷天的,喝口熱水再去送吧?”小哥擺擺手,徑直出去,油門一踩不見了蹤影。“大過年的,外賣小哥比我們還忙,一天不休。”老板娘也怪心疼。

  可不是,為了奮斗出個美好生活,大家都鉚著勁兒干,不怕苦、不怕累,是咱中國老百姓的本色。

  面條煮好送過來,倒進湯裡。小張有點不好意思,“面條不夠,點單的時候說多點面就行,一次煮熟的,不用另加錢。”

  面條下肚,身上感覺真暖和。

  陸續地,又有幾個外賣小哥進進出出,打包好的面條都有了主。

  稍微閑下點,夫妻倆給自己也弄了點吃的。老大姐早已吃完,人也不走,接著聊天,“今年有啥打算不?”

  小張說,踏踏實實開好店,要是生意更好些,就再雇個人,“她白天在店裡,晚上教孩子,有點辛苦。”

  老板娘不說話,捧著碗,呼嚕呼嚕喝面湯,“湯太熱,熏到眼睛了。”

  記者放下筷子,掏出手機付賬。小張擺擺手,“那一塊錢就不要給嘍。”

  臨出門,突然想起,總書記說,“天道酬勤。勤勞勇敢的中國老百姓,日子一定會越過越紅火!”

  

  這一跪

  勝千金

  本報記者 范昊天

  春節前,記者的郵箱和微信陸續收到一些讀者的來信,提供了簡單的線索后,都表達了一個願望,“希望人民日報寫寫‘跪爬哥’”。

  “跪爬哥”是誰?湖北黃石市的站務員,雙膝雙手著地,救助了一位老人。發生了啥?怎麼救的?春節回到黃石老家,記者決定到火車站找找這位“跪爬哥”。

  2月5日,大年初一下午4點58分,一趟列車駛入黃石站。

  “我的位置是8號,請7號到1號的旅客往前面走,按照標識有序上車。”走出車門,隻見一名身材不高、體形微胖的站務員筆直地站在月台上,正在專注地引導、指揮旅客。記者身邊的向導指了指說,他就是“跪爬哥”張金海。

  記者面前的張金海,人實在、話不多,但前段時間的那一跪,讓這位51歲默默無聞的站務員火了。

  事發1月6日,當晚10點多,黃石站工作人員接到旅客何躍先電話求助,83歲的母親陸紀雲突發腰椎骨折,躺在床上無法動彈,急需乘坐Z45次列車去杭州做手術,此刻救護車正在趕往黃石站的路上,請求車站給予幫助。

  車站工作人員馬上做好救助准備,並在“綠色通道”門口等候。

  晚11點20分,搭載傷者的救護車到達黃石站,工作人員協助家屬把躺在擔架上的老人抬下救護車,送到一站台7號車廂處等候列車。

  晚11點48分,列車抵達站台。擔架太寬,進不去列車門,大家一起將老人從擔架上抬下,輕輕地放到毛毯上,工作人員和家屬各自牽著毛毯的4個角,把老人抬進車門。

  好不容易進了車,大伙兒又犯了難:火車門口的空間十分狹小,將老人轉過身來抬入車廂仍十分困難。老人身體重,躺在毛毯上,四周高中間低,盡管大家都用手托著老人的身體,但她的腰部仍沒有放平,“老太太疼得臉都扭曲了”,張金海看得心疼。

  情急之下,張金海二話沒說,雙膝雙手著地,彎腰跪在毛毯下,用寬厚的背撐起毛毯,馱起毯子上的老人。

  為避免顛簸,張金海努力讓肩和腰保持在同一高度,隻要老人稍一喊疼,他馬上停下,調整身姿,使背部盡量放平。

  張金海體形胖,滿臉憋得通紅,氣喘吁吁。其他人也在四周托著,防止老人從張金海背上滑落。從車廂門口到老人的14號鋪,短短十幾米的距離,張金海硬是馱著老人爬了5分鐘。

  到達14號鋪位后,大家一起將老人輕輕托舉到鋪上休息。此時,張金海已是大汗淋漓。

  次日一早,列車到達杭州,老人很快被送到醫院,順利實施了微創手術,恢復情況良好,一周后便出了院。

  春節走親訪友,何躍先逢人就點贊那位“頭發花白、胸口別著黨徽的老同志”,“張金海同志用身體做擔架,馱起我體重有120多斤的母親,實在是令人感動,永生難忘。”

  得知記者是專程來寫“跪爬哥”的,張金海有點不好意思:“當時想著救人要緊,看到老人那麼痛苦,沒想那麼多就跪下了,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我這一跪,救了人,值!”

  張金海憨厚地一笑,又拿起對講機,望向鐵路的遠方,准備迎接下一趟即將到站的列車……

  

  制圖:郭 祥


  《 人民日報 》( 2019年02月09日 04 版)
(責編:張雋、關喜艷)

微信公眾號
有多少事非得總理說了才能解決?
近來,還有許多事情記挂在總理心間,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決。但仍應反思:本應給群眾方便的事情,為何非得總理說了才能解決呢?
←掃描二維碼查看更多內容︱每日為您展現更多有料內容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