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論】湖北無証酒駕致兩死兩傷案罰款行拘了結讓人無語

2019年12月25日09:01  來源:人民網-湖北頻道
 

人民網消息稱:11月9日16時許,湖北省大悟縣的吳某,在無駕駛証“血液中檢出乙醇含量為66.45mg/100ml”酒駕的情況下,駕小型越野客車在該縣夏家灣路與駕駛三輪車的李某相撞,造成2死2傷及車輛損失的道路交通事故,駕駛三輪車的李某及孫女在事故中身亡。

大悟縣交警大隊以駕駛員雙方均有過錯“負事故同等責任,未達到交通肇事的立案條件”為判定結果,對吳某處行政拘留和罰款的懲罰。兩條人命案,就這樣以行政處罰的方式了結,不能不讓人如鯁在喉。

網友在新聞后面的評論,可見社會的反響。200多條留言,大家痛心者有之,調侃者有之:“隻有頭條上才有無証酒駕致兩死一傷而達不到立案條件的新聞。”還有人指出新問題:“大家都忽略了本案還有個責任人,那就是轎車車主,把車輛借給沒有駕駛資格的人員應該負連帶責任。”

民意代替不了執法的裁判。酒后駕駛無証駕駛造成兩死兩傷的慘烈車禍,后果不可謂不嚴重。但肇事吳某能逃脫刑責以罰款、行政拘留“金蟬脫殼”,個中細節值得品味。

據有關條款規定,交通肇事“死亡三人以上,負事故同等責任的”才會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該事故死亡兩人,駕駛員被認定為“負事故同等責任”,因此肇事者能逃脫刑罰。

而另一適用於酒后駕駛入刑的“危險駕駛罪”的前提規定為“醉酒后駕駛”,吳某“血液中檢出乙醇含量為66.45mg/100ml”不符合醉駕條件。

由此不難看出,該縣交警大隊在事故劃責時,對駕駛三輪車的李某和駕駛越野車的吳某“負事故同等責任”讓吳某飛越了刑責“險灘”,以罰款和行政拘留的處罰方式“安全著陸”,而令痛失兩位家人的家庭淚水漣漣。

吳某駕駛機動車輛,就意味著進入了公共空間。相對於“弱勢”的行人和電動三輪車,其沒有駕駛証件並酒后駕車,對他人的生命財產帶來嚴重威脅,可能導致的嚴重后果也是完全可以預見的,但吳某卻採取了放任自己行為的態度,終究導致慘烈車禍的發生。

生命權是公民最重要的基本權利,對公民生命權的尊重程度和保障水平,折射出一個社會的法治水平和文明程度。在法治社會,一切法律制度的制定和實施,都必須首先緊緊圍繞保障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展開。

近些年來,無証駕車、酒后駕車、嚴重超速乃至在鬧市區飆車的事時有耳聞,而其對受害者以及社會帶來的傷痛更是久久難以愈合。當這種漠視和傷害演化成某種普遍性的社會現象,刺痛公眾神經、引發社會不滿時,它直接考驗的,是我們的執法部門和司法機關。

一邊是越野客車,一邊是三輪電動車,哪方弱勢一目了然﹔一邊是酒后駕駛,一邊是祖孫殞命,由因至果容易辨析﹔一邊是“鐵包肉”裡的毫發未損,一邊是“肉包鐵”的兩死兩傷,哪方慘重毋庸置疑。

社會和媒體高度關注這起“大悟車禍”的背后,正是人們對社會公平正義的訴求。而對肇事者“該當何罪”、如何決斷等相關法律問題的討論以及意見表達,則反映出人們權利意識的覺醒和法治意識的增強。如何正確看待並謹慎回應人民群眾對於法治的新需求、新期待,也是包括大悟縣交警大隊在內的所有執法、司法機關的重要使命。

一起車禍,兩條人命,如何做到依法合理劃責、彰顯社會公平,既考問執法水平,也拷問良知良心。(陳大為)

(責編:張雋、關喜艷)

圖說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