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 湖北频道 >> 热点专题 >> 美国反坝运动及拆坝情况的考察和思考

前言:

    以下这篇文字主要内容成形于2003年底,本是作为一份国外考察体会写出来的,完稿后小改过一次,仅送给几位领导和同事参阅,未打算发表。2004年夏天,以其框架配上图片给三峡建设者讲过两次课。后来有新闻单位索稿我没有给。不过,我一直关注着国内关于水电建设的讨论,期望着能有学界和媒体的专家通过类似研究讲清美国反坝拆坝的事实情况,这会显得更加公正客观。但在今年年初“环保风暴”中的经历,使我的想法有所改变。当时网上一片对水电工程的声讨,有的还夹杂着恶骂,特别是很多人屡屡引用国外拆坝作为反水电的洋依据。我上网习惯“观棋不语”,这次忍不住写了几段说明文字,只想把自己了解的国外拆坝情况介绍一下。除删减部分段落内容、补充说明一些这一年多时间里新收集的资料、数据或新添的感受处,没有做大的修改。                                   

林初学

美国引大坝为荣
新闻聚焦


  •    包括我在内,很多人以前有一个不正确的概念,以为西方的反坝运动兴起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实际上,在美国,反坝运动的历史基本上是伴随现代水坝工程的建设实践而同步书写的。
        人们常说:“以史为鉴”,当我们以事后诸葛亮的方式去评判或否定前人的所作所为时,意见尖刻,却往往忽略前人决策里面所包含的智慧和理性因素。今天,反坝人士宣讲,西方人已经觉悟到了,而东方人还在接着干。虽然我无法判定,如果历史可以重来,美国人是否会做出完全一样的选择,或者会做何种的改进。但是,从他们以其尊敬或崇拜的英雄如总统、探险家等的名字来为那些大坝、水库命名来看,从有的大坝及水库一年居然能吸引上百万计的观光客看,从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火炬传递特意安排经胡佛坝顶通过时在坝面上挂出一面160米高70米宽一吨半重的巨幅美国国旗来看,我以为,美国人没有觉得自己的选择是一个错误或耻辱,并没有为此后悔。【详细】
  •    在反坝运动中,有些人提出了更为激进的拆坝主张。国内也不时有人引述“美国拆坝”来反对水电开发。那么,情况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们先从美国水坝的基本状况开始分析。 
        其实,如果将前面提到的大小各种水坝都算上的话,谁也不能清楚讲出美国到底拥有多少水坝。前美国内务部长巴比特就曾形容过:美国独立以来,平均每天都要建一座水坝。 
        再来想想,所谓“拆坝”究竟说明什么?这些在不同年代、不同技术经济条件下修建的不同用途的水坝,在不同的管理维护方式下运行,使用年限一定是完全不同的,每年一定会有相当数量因各式各样的原因而不再使用或者干脆废弃。其实,美国很早就有拆坝的记载,据说可查到的文件记录是1912年密执根州马克特坝的拆除(也是在这一年我国第一座水电站石龙坝建成)。国内媒体近来屡屡提及美国已经拆除了五百多座水坝。依照上面的数据推断,这个数字丝毫不应该让人感到惊讶。【详细】
Sturgeon坝拆除前后

  • Sturgeon坝拆除中
新闻聚焦

  •    在中国,围绕兴建水利水电工程同样也存在争议,个别大坝项目在设计、论证、建设和管理中的失策也警示我们:要正视大型水利水电工程对生态与环境的负面作用,并在项目论证决策和建设运营的过程中采取必要的措施来抑制或降低其影响。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兴建了世界上为数最多的水坝,我们还在规划、建造更多的大型水电枢纽。如何记取我们自身过去失败案例中的惨痛教训,同时学习借鉴国际现代坝工百年历史以及国内大坝建设成功实践中归纳出来的丰富经验,是摆在中国水利水电项目决策者和建设者面前的现实课题。近年来,新闻媒体关注中国水资源开发利用,积极报道水利水电建设成就,客观反映人类在江河水能资源开发中有争议的问题并引导有关方面采取切实的工程和管理措施去解决存在的问题,这对发挥新闻舆论引导和监督作用是很有意义的事。但是,有些媒体关于水电建设的报道和评述经常带有片面性,使人担忧。
        我认为,媒体关于水电建设的报道在两个方面有待加强和改进:一是要宣传和倡导统筹规划、分步实施、梯级开发、流域管理等国内外实践所证明的成功经验,贯彻科学发展观;二是在引述国外反坝和拆坝观点时,要客观全面,避免把充满争议性的学术见解当作定论或把主观思想当作实践来介绍,更不能歪曲事实。【详细】
美国大坝现状
数据统计表
新闻聚焦

  •     对水电业熟悉的人知道,中美建交之初,水电及水资源利用是双方合作的重点领域。邓小平副总理与蒙代尔副总统签署的中美水力发电及有关水资源利用合作议定书奠定了合作的基本框架;垦务局秉承自四十年代即参与三峡工程初步规划和技术设计的合作传统,在八十年代继续参与了三峡工程前期的若干咨询工作;受美国影响的国际组织如世界银行和加拿大国际开发署等在三峡工程的最后论证阶段,进行相关的可行性评价工作,向中国政府提交了独立的技术经济可行性研究报告,对三峡工程的最终决策起了重要的参考作用。在九十年代,这些合作逐步陷于停顿,美国进出口银行宣布不向参加三峡工程的出口项目提供贷款,民间也出现了反对参与三峡工程的抗议运动。后来,对三峡以外的其它大型水电项目也大都采取了不合作的态度。
      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水电开发的态度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间有一个转变:官方态度从援助支持到不援助不支持,而民间非政府反坝组织的反对声音则凸显出来。西方非政府组织反对中国及发展中国家水电开发的激烈言行,在中国除引起部分反坝者的共鸣外,也激起了部分民众的反感。民间曾流行一种观点,可称为“阴谋说”,即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自己的水利水电资源充分开发以后,就以种种理由竭力反对和干涉发展中国家水电开发,这是企图遏制我们经济发展权的阴谋。我个人觉得,这种“阴谋说”过于政治化、简单化。其实,这种转变的背景因素是复杂的,大多属于非政治因素。【详细】
作者简介
  •     林初学,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电机制造工程专业,研究生,毕业于英国Stirling大学工商管理硕士专业,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网友留言(点击查看)
署名:

  

OakStreet坝拆后
OakStreet坝拆后
OakStreet坝拆中
OakStreet坝拆中
OakStreet坝拆前
OakStreet坝拆前
Rockdale坝拆后
Rockdale坝拆后
Rockdale坝拆中
Rockdale坝拆中
Rockdale坝拆前
Rockdale坝拆前
Union City坝拆后
Union City坝拆后
Union City坝拆中
Union City坝拆中
Union City坝拆前
Union City坝拆前
OakStreet坝拆后
OakStreet坝拆后
OakStreet坝拆中
OakStreet坝拆中
OakStreet坝拆前
OakStreet坝拆前
Rockdale坝拆后
Rockdale坝拆后
Rockdale坝拆中
Rockdale坝拆中
Rockdale坝拆前
Rockdale坝拆前
Union City坝拆后
Union City坝拆后
Union City坝拆中
Union City坝拆中
Union City坝拆前
Union City坝拆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