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湖北人大专题询问逐步实现常态化、规范化和制度化 

人大问话,只是监督的开始(连线人大)

本报记者 顾兆农 田豆豆 付文

2015年01月28日07:3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核心阅读

  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去年一年组织3次专题询问,是历年来开展专题询问最多的年份,涉及优化经济发展环境、湖泊保护和审计整改问题,3名分管副省长以及36个省直部门的负责人到场应询。

  

  “一家超市开业一个月,先后被不同部门单位检查20多次。效益好的企业成了唐僧肉,谁都想啃一口。群众形容这是‘老虎很难见到,苍蝇每天扑面’。”

  “武汉南湖填湖愈演愈烈,而且都是晚上偷偷摸摸填,但似乎没有人过问,也没有人为此担责。”

  “审计报告指出,我省扶贫资金存在骗取、挪用和超范围使用等问题,省扶贫办作为主管部门,你们如何督促整改?”

  2014年,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分别就优化经济发展环境、湖泊保护和审计整改问题进行了三次专题询问,3名分管副省长以及36个省直部门的负责人到场应询。当面对锣、不敲边鼓,一问一答之间,问题、原因、对策逐渐清晰。

  谈问题直奔主题,但不为“问”而“问”

  询问是人大监督的一种形式。按照监督法的规定,人大常委会在审议有关议案和专项工作报告时,常委会组成人员有权向“一府两院”负责人提出询问。专题询问则是询问的衍生与拓展,是人大常委会有计划、有组织、有重点地集中开展的专门询问活动。2011年9月,湖北人大就全省保障性安居工程建设进行专题询问,并请媒体进行现场直播。此举首开省级人大专题询问同步直播的先例。

  湖北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李鸿忠要求,不断创新询问方式、拓展询问范围、优化询问内容、增强询问效果,使专题询问常态化、规范化和制度化。

  “湖泊数量锐减,从1300多个降至755个;围栏围垦养殖普遍存在;水污染触目惊心,很多是四类水质甚至劣五类;湖泊功能严重退化;管理体制不顺畅。”湖北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主任委员刘田喜说,为了“问”出实效,在湖泊保护专题询问之前,他们先后组织了两次明察暗访和预调研,并筛选出了5个方面的突出问题。

  此外,由省人大5位副主任担任组长,奔赴各地检查《湖北湖泊保护条例》落实情况。“询问的每个问题环环相扣,绝不是走过场。”刘田喜说。

  针对询问主题,人大还专门拍摄了暗访专题片并在询问现场播放。短片曝光了不少典型案例,而且都是点名道姓,这让现场一些领导干部如坐针毡。“不能简单地认为行政审批减少了,问题就不存在了。少,未必效率高、未必办事不难。”在去年首次专题询问会上,省人大一位负责同志毫不留情地点评了负责减少行政审批工作干部的回答。

  “专题询问是人大常委会行使监督权的一种方式。”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田承忠说,专题询问的最终目的不是为“问”而“问”,也不是为追求场面热闹,更不是“找茬”,而是通过这一法定监督方式,督促支持“一府两院”解决问题,改进工作,回应人民关切。

  答必所问,不回避、不推诿

  “南湖填湖问题为什么没有人管?”湖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委员曹亦农的提问犀利、直接。

  “这是行政首长负责制形同虚设、没有落到实处的缘故。”湖北省水利厅厅长王忠法坦承,“尽管有联席会议制度,但还是有协调不力、推诿扯皮的现象。”

  王忠法当场表示,今后要利用卫星导航系统监控填湖行为,加强湖泊环境监测,加大执法力度,提高违法成本,“今天会议结束后,我立即责成武汉市水利局进行查处,并将有关情况书面报告省人大常委会,同时也抄报给你。”

  “企业开业不到一月就遇到20多次检查,一方面说明执法部门多,需要从体制上整合;另一方面也要研究执法的合理性、科学性。”省政府法制办主任张绍明表示,将进一步完善行政执法程序,健全重大行政执法备案制度,探索执法检查实行内部统筹并向同级政府法制部门备案的新机制。

  “类似问题在县一级尤为严重,看似问题在下面,其实根子在上面。”田承忠建议,对于有行政执法权、行政收费权的部门,省政府要好好排查清理,尽快列出权力清单,该减免的减免、该取消的取消。

  在优化经济发展环境专题询问会上,到场应询的湖北省副省长甘荣坤表示,目前还存在政府权力边界不够清楚,对企业经济活动干预较多,行政服务效能有待提升等问题,“土政策”“中梗阻”“玻璃门”“弹簧门”等现象还未能根除。

  “扶贫资金是特惠资金,是党和政府专门解决弱势群体的问题的资金,现在一方面扶贫资金投入不足;另一方面,滞留、挪用、骗取、超范围使用的问题比较严重。审计报告出来之后,我看了感觉很震惊、很内疚,也很自责。”省扶贫办主任杨朝中表示,省扶贫办已经会同相关部门制定了专项扶贫资金详细整改方案,并对问题严重的市、县分管领导,财政局、扶贫办的主要负责同志集中进行了约谈。

  “涉及民生资金、救命的钱都可以违规违纪,还有什么钱不敢违规违纪呢?这些问题虽然发生在下面,但根子在上面,我作为省政府分管财政工作的负责人,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湖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晓东应询后表示。

  始于问而不止于答,关键在整改

  “专题询问的效果,不仅在于被询问者的答复情况如何,更在于答复后的实际行动和成效。”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春明说,搞好专题询问,“始于问而不止于答”,关键在整改,落脚点在成效。

  “专题询问既是省人大常委会工作的创新,又是对政府工作的良好推动。”王晓东说,人大监督是人民行使管理国家权力的重要体现,“财政资金的分配和使用是老百姓普遍关注的问题,也是需要重点加强监督的领域,相信专题询问一定会对推动我省的依法审计、依法理财、依法行政产生重要影响。”

  2014年11月25日,鄂州市涂镇湖破堤还湖工程正式开工,阔别三十六载的涂镇湖与梁子湖将重新连通。咸宁市水产局对全市珍珠养殖情况进行调查摸底,并对全市养殖珍珠拆违工作进行了统一部署和专门督办。之后,咸宁市全面清除斧头湖珍珠养殖,目前已拆违3400亩。

  省人大常委会一位负责同志表示,通过政府及其部门负责人应询回答热点问题,常委会委员、人大代表和人民群众能更好地知情、知政,参政议政。刘田喜表示,“专题询问不是监督工作的结束,而是监督工作的开始”。

  湖北省副省长梁惠玲在专题询问会上说,省人大常委会针对湖泊保护进行执法检查和专题询问,既是对事关全省大局的战略问题的重视和关注,也是对政府加强湖泊保护管理的监督和促进,是对政府工作的帮助和支持,“省政府及有关部门将尽快落实专题询问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坚持问题导向、明确目标责任、分解整改任务、限期整改到位,做到件件有着落、事事有回音。”

  去年是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历年开展专题询问最多的年份。李春明表示,省人大常委会将选择其中的突出问题进行跟踪监督,认真查看政府部门的整改是否“光打雷、不下雨”,防止专题询问止步于“一问一答”,要真正做到有询问、有答复、有结果。“今后,专题询问将逐步走向常态化、规范化和制度化。”


  《 人民日报 》( 2015年01月28日 18 版)
分享到:
(责编:周雯、王劲松)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本网原创
  • 热点新闻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原创视频
  • 聚集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