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依依昙华情

2015年02月04日11:02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981.-10(邵老师带我们去南京)

二零一四年的春节,我接到老班长的电话,他告诉我邵老师的画展即将展出的消息,我们约好一起去展览馆。望着邵老师的画册,那尘封了三十多年的记忆若隐若现,在我眼前出现往日的画面,激动中我仿佛有许多话要说,有无限的思绪要倾诉似的!

凝望着老师的画册,我不禁感慨万千,潸然泪下。不仅因为邵老师的成就,还有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那逝去的青春年华,所有这些思绪太多太多,写起来如何承受激动?令我不知从何下笔。

在一个万籁俱寂的春夜,我独坐在武大一个窄小居室的书桌前。屋外下着初雪,纷纷扬扬的雪花飘落在窗前。陡然间,从那一片柔和的灯光中,渐渐浮现出一位戴深度近视眼镜的、眼睛里总是闪露着诙谐、睿智之光的学者。瘦削的身材,一头花白发整齐的梳向后脑,他,这分明就是先生!

还记得一九七九年那一个金色秋日的早晨,当菊花——紫色的、雪白的、鹅黄的在昙华林湖北美院礼堂前绿荫的草地两旁竞相开放的时候,他带领我们这些国画系一年级的学生步入一幢座落在绿荫丛中的两层小楼参观充满阳光的国画系画室。他幽默地称之为“圣地”。望着那些散发着阵阵书香的画册集、老师原作,抚摸着国内国画大师的作品,我们这些二十来岁的青年不禁顿时肃然起敬,仿佛受到了一次艺术的洗礼。

还记得一九八零年那一个明媚春天的早晨,当鲜花弥漫在冬青环绕的校园上空时节,他给我们讲解张大千、齐白石、黄胄等国画大师的作品。在先生时而激昂、时而矜持、时而娓娓道出一个个大师的故事,又时而评价那各自不同的技法以及产生的意境。美丽的、神奇般的、如诗如歌的画面一下子攫住了我们一颗颗焦渴的、年轻的心。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春天里的、画一样美的世界!

还记得在一个夏日的早晨,在鲜花藤蔓环绕的教学楼,他给我们讲述他的老师叶浅予、蒋兆和、李可染、李苦禅等国画大师。他用那遒劲的字体在黑板上书写了一段评语:登高望远、山外有山、泰然自若、挥洒自如。记得那是讲解有造诣的艺术家他们的作画状态,他们应当具有何等的气质,有何等的修养才能如此挥洒。他讲到叶先生是以速写入画,因此鼓励我们要多画速写;蒋兆和先生是以素描入画,没有良好的素描是不能画出有血有肉的形象的。又说李可染先生秉承了似我者生,学我者死的精神,自创一格积点成线的新山水;而李苦禅先生学石涛、八大又能推陈出新。听邵声朗先生的讲解真能终身收益。邵声朗先生治学就是以这样的态度,创作出独自的风格。他的画作山川磅礴,画势借山脊折转令人叹服!

还记得在一个晴朗绿色的冬季,在南京、在杭州,邵老师带领我们参观博物馆、参观名胜古迹、写生。他同夫人和我们如同一家人,一起合影。先生的幽默、先生的学识以及他的品格,所有这些都是老师的一种人格魅力,使我难以忘怀!如今先生已是耋耄之年,但仍笔耕不辍。看着他新近的画册,横跨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倾注了他晚年的心血与精力。经过十年动乱仍然意志不改,改革开放后投身教学,教书育人。他仍然乐观地、执着地生活着、爱着、画着。面对自己的祖国和人民,面对自己的做人良知,不敢有一日懈怠。

每每想到这里,那依依昙花深处的青葱岁月让我念之、恋之、叹之、爱之。

诗哲泰戈尔说:“让死者有不朽之名,但让生者有不朽的爱”。

愿邵老师健康长寿!

愿母校的昙花繁荣茂盛!

愿我们79级国画班同学的爱不朽!

二零一四年二月九日晨于珞珈山

作者陈瑛,现为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武汉大学动漫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她是邵声朗先生带的文革后第一届国画本科班的学生。

此文刊发之时,邵老先生已于2014年12月27日仙逝,享年83岁。邵老不仅开湖北画坛一代之风,更是为画坛培育不少英才,桃李遍布天下,如今活跃在湖北画坛的国画家,大多是他的弟子,或是再传弟子。

谨以此文告慰先生在天之灵!依依之情,痛哉,惜哉!

分享到:
(责编:关喜艳、王劲松)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本网原创
  • 热点新闻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原创视频
  • 聚集湖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