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湖北频道

52年毛泽东签发“烈士证”排在第一号的是谁?

2015年06月16日06:21    来源:海外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52年毛泽东签发“烈士证”排在第一号的是谁?

  原标题:52年毛泽东签发“烈士证”排在第一号的是谁?

  核心提示:1952年8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为段德昌签发了“中共字第零零零一号”“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即“烈士证”。段德昌排在“烈士证”第一号,足见其对中国革命的贡献,也足见其在毛泽东心目中的份量。

\

  段德昌像

  战友情深

  北伐战争时,段德昌进入唐生智的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先后担任第五师政治部秘书、第二师政治部秘书长。1926年10月,为追击吴佩孚残部,段德昌与彭德怀率部进驻当阳。当晚在玉泉山关帝庙宿营,两人秉烛夜谈,倾心相与。在这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彭德怀如饥似渴地阅读段德昌送给他的《向导》、《新青年》、《共产主义ABC》、《通俗资本论》等进步书刊,追求革命真理。两人遂成为至诚的师友,彭德怀向段德昌提出了入党要求,并希望段德昌派人来他的营发展党组织。

  1927年5月“马日事变”后,国民党下令通缉段德昌。在鄂中发动的秋收暴动中受伤的段德昌秘密潜回南县养伤。而已是团长的彭德怀此时也率部在南县县城驻扎。段德昌向中共南(县)华(容)安(乡)特委建议吸收彭德怀入党。10月,特委派代表找到彭德怀:“段德昌同志介绍你加入共产党,现在特委已经讨论通过你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报告省委批准后,再行通知你。”1928年4月,彭德怀被批准为正式党员。

  彭德怀在《彭德怀自述》一书中,对段德昌给予他的关怀、教育和培养,表达了无限的敬意与感激之情。其中写道:“关于我的入党介绍人,在‘七大’以前,我写的是南华安特委,在近几年写的是段德昌同志。在‘七大’时期,任弼时同志主持写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我也参加了。在研究的过程中,当研究段德昌的历史时,弼时同志对段德昌同志的坚贞不屈作了比较详细的介绍。我听后,非常难过,也非常感动。为了纪念他,也就是为了学习他,在‘七大’以后,问到我入党介绍人时,我就说是段德昌。”

  1921年4月,毛泽东以省督学的身份到安乡考察教育,因为原任督学贪污,带领学生起来造反后受警告处分的段德昌,受到毛泽东召见。毛泽东拿出最新出版的《新青年》等刊物给段德昌。段德昌接过后如饥似渴地翻。毛泽东将油灯移到段德昌跟前:“德昌弟,你也像我那时一样,遇到好书,如同牛闯进菜园,大口大口地吃个不停!”段德昌笑道:“我父亲留学日本后长期从政外地,回来时也带些好书给我看,比如《天演论》、《民约》等,和你送我的这些书一样,是我最爱读的书。”毛泽东语重心长地说:“与旧世界斗,要靠我们这一代人。重要的是我们青年要学会各种各样既文又武的方法,去组织广大民众起来创造一个新的世界……”段德昌说:“俗话说‘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真是一点不假啊!”随后,段德昌陪毛泽东在南县进行了考察。毛泽东实事求是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段德昌,而段德昌机敏、好学、上进的精神,也在毛泽东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次年,受毛泽东邀请,段德昌来到长沙,一起参加革命活动,被毛泽东称赞为“好同志”。

  1926年,因“中山舰事件”被蒋介石开除黄埔军校学籍的段德昌,在广州与毛泽东相遇,彼此忘情地热烈拥抱良久,毛泽东邀请段德昌到寓所畅述。毛泽东充满希望地说:“德昌弟,为了组织千千万万的工友农友拿起武器开展革命斗争,建立我们无产阶级的政权,你就到李富春同志主办的中央政治讲习班去学习吧。由周恩来推荐,我来介绍,你看怎么样?”段德昌高兴地点了点头。

  1927年春,已是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第一师政治部秘书长兼《北伐周报》主编的段德昌,拜访了在武汉住地撰写《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毛泽东。两人谈起古今中外的军事思想和著名战例,分析中国革命形势,展望革命未来,一直到金鸡报晓。

  深厚的革命友谊,让毛泽东与段德昌心有灵犀。1928年1月,毛泽东在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提出的“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游击方针,竟然与在千里之外的洪湖领导游击战的段德昌所提的“十六字诀”―――“敌来我飞,敌去我归,敌多则跑,敌少则搞”异曲同工。1938年5月,毛泽东在《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中对此称赞:“红军时代的洪湖游击战争坚持了数年之久,都是河湖港汊地带能够发展游击战争并建立根据地的证明。”

  1944年4月,中共在延安召开六届七中全会时,通过了中共历史上第一个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为召开党的“七大”和全面清算王明“左”的路线做思想和组织上的准备。会上,毛泽东亲自提议为冤死的段德昌平反昭雪。5月21日,当任弼时详细介绍段德昌被害一事后,毛泽东、彭德怀、贺龙等非常难过。毛泽东再次郑重提议为段德昌平反昭雪。6月11日,中共“七大”决定召开段德昌等死难烈士追悼大会。17日,大会在中央党校大礼堂举行。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及“七大”全体代表、延安各界代表参加大会。毛泽东担任主祭,并题挽词:“死难烈士万岁。”这也是段德昌被害后第一次享受组织的祭祀。

  1952年8月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毛泽东为段德昌签发了“中共字第零零零一号”“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即“烈士证”。段德昌排在“烈士证”第一号,足见其对中国革命的贡献,也足见其在毛泽东心目中的份量。

  1955年解放军授衔时,毛泽东对段德昌这个军事英才死于“左”倾路线,多次表示惋惜,甚至在听取彭德怀和总干部部副部长徐立清的汇报,提及段德昌时,激动得泪流满面,汇报不得不被中断,改日进行。

  1953年1月,段德昌的忠骨自牺牲地迁葬于鹤峰下坪,1962年再迁至鹤峰满山红烈士陵园。

微信公众号
有多少事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
近来,还有许多事情记挂在总理心间,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决。但仍应反思:本应给群众方便的事情,为何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呢?
←扫描二维码查看更多内容|每日为您展现更多有料内容
(责编:张隽、周雯)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