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维护合法权益,保护公平参与市场竞争,九三学社中央赴湖北围绕科技型中小微企业创新发展调研

政策应看得懂用得上能长久(协商之路·民主党派调研行②)

本报记者  田豆豆

2017年04月19日07:5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今年,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统战部将振兴实体经济作为联合党派大调研课题之一。3月28日至3月31日,全国政协副主席、九三学社中央主席韩启德率队,就“促进科技型中小微企业创新发展”课题赴湖北调研。中共中央统战部、国家工信部、财政部、科技部、发改委等部门有关负责同志以及相关领域的专家参与调研。专家们走进武汉、黄石9家企业和创新创业园区,下车间、进实验室,与企业家真诚交流,为建言献策打下坚实基础。

  成本高、融资贵,直接融资要加强

  3月29日晨,武汉光谷生物城迎来了调研组一行。武汉菲沙基因信息有限公司是专家们调研的第一站。这是一家从事三代测序技术服务、三维基因组技术服务、临床基因组技术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我们这里有60多位高学历人才,许多都是从美国、英国、德国等国回来的。我们把研发作为公司的重中之重,每年将销售收入的40%以上用在研发投入。”公司总经理陈东生自豪地说。“吸引这么多人才到你们公司,你给他们什么样的待遇啊?” 韩启德饶有兴趣地问。“我们提出,不低于北美的生活水平,普遍年薪8万到10万美元吧!”

  一路调研走访下来,生产成本高、融资难、融资贵是企业家普遍反映的困难。

  全国政协常委、提案委员会副主任,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赖明说:“当前实体经济的确面临一些困难,其中有一些是共性困难,比如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是世界性难题。银行为了规避风险,不愿向小微企业贷款。我们认为比较好的解决方式是,更大地调动社会资本的力量,通过扩大直接融资缓解中小微企业资金难题。”

  调研组专家建议:一方面,需要进一步发挥民间资本和债券市场作用,同时借助财政补贴、贴息贷款等多种途径,缓解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难题;另一方面,也要不断完善科技投入体制机制,促进科技成果转化。对国际前沿、关乎国计民生的基础性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领域需要“国家包揽”,而对需要政府和市场同时发力、支持企业技术创新的领域,可以更多采用市场化、专业化运作。目前,各地各类科技型中小企业创新基金不少,但实际上大量资金投到了“中后期”企业,有必要提高财政资金使用效率,吸引更多民间投资,通过各种途径引导资金流向初创期企业。例如,在企业创新项目和创业投资引导项目上,可以考虑由专业风险投资机构“唱主角”,政府对能够获得投资、市场预期较好的企业按照获得投资的规模给予一定比例(如10%至20%)补贴;或是将相关财政资金用于支持企业或机构为投资项目购买保险等等。

  调研组专家还建议:应当建立发达的创业板市场、多元的风险投资市场、规范的私募股权基金以及成熟的天使投资市场,形成多层次的中小企业直接融资体系;尽快探索利用中小企业创新成果等无形资产进行抵押融资的渠道,提高中小企业的融资能力。

  看不到、看不懂,立法还要更有力

  实际上,为了降低企业成本,推动科技型中小企业融资,湖北省各个部门出台了不少扶持政策。

  但武汉光谷无线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余丹对调研组直言:“我公司服务了400多家小微企业,对很多科技型中小企业而言,政府各部门支持政策再多,他们也是‘看不到、看不懂、不会写(材料)’,只好埋头事业,不去想申报的事。另外,这还造就了一大批中介机构,专门帮人准备申报材料,按申报所得收取15%到20%的服务费,有的甚至高达50%。我想建议,政府的政策文件能不能写得简单、明了一点,申报、审批程序更加简便一些?”

  武汉光庭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敦尧则认为立法比政策更需要。他说,由于具有强制性的立法支持,他在发达国家的分公司从未遭遇过大公司拖欠货款,而在中国的分公司,却经常因回款太慢遭遇现金流的困难。

  调研组专家建议国家有针对性地立法,进一步完善中小企业法律法规建设,改善中小微企业的经营环境,特别是在维护中小微企业合法权益、保障中小微企业公平参与市场竞争方面应有一些管用的“硬招”“实招”。具体而言:组织编写我国《中小企业法律服务指引》,以通俗易懂的语言、条理清晰的流程为中小企业提供引导;建议国家出资建立中小企业法律服务云平台,利用大数据为中小企业提供法律服务;组织专家研究增强中小企业各项优惠政策的实操性,实现金融、税收等扶持政策的落地;健全反垄断法律,依法规制大企业的垄断行为、构建中小企业的豁免制度。

  抄袭快、打击难,知识产权应保护

  科技型中小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是调研组十分关心的问题。在武汉明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调研即将结束时,韩启德主席还关心地询问公司总经理陈莉莉:“你们开发了这么多创新产品,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遇到什么困难了吗?”陈莉莉说:“最初国内做POCT(快速诊断)的很少,现在一个展销会上,就有几百家打出POCT的横幅来。”有跟风、抄袭者,自不待言。“你们采取哪些措施保护知识产权?” 韩启德主席问。“我们认为更重要的是一路快跑,一直保持行业领先。”陈莉莉说。

  打击耗时耗力,不如一路向前。明德生物策略透着智慧,也透着无奈。而位于洪湖、主要生产“泡藕带”的湖北华贵食品集团董事长赵道华却十分希望政府加强监管、打击“地下工厂”。他说:“这几年,我们每年列支近200万元用于知识产权的申请、产品质量体系的建设、品牌的宣传等,已获8个专利。然而,一些作坊式的小厂,无固定配方、无操作规则、无检测手段,常常关着门作假,仿效品牌包装,以次充优,低价促销、欺骗消费者,对合法经营的企业冲击很大。”赖明认为,在改革开放初期,一些企业通过“拿来”、仿制,快速成长,似乎并未招致太多非议;但在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今天,一定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使企业创新的活力不至于受到“伤害”。

  对于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调研组专家建议:要完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加大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惩戒力度;要尝试建立灵活的知识产权纠纷解决方式,加大执法力度、提高执法效率,降低中小企业的维权成本;要建立知识产权侵权人黑名单制度,通过信誉处罚使侵权人付出成本;最后要发挥商会、行业协会的作用,形成知识产权保护的自律机制。

  调研即将结束时,韩启德说,各级政府要落实好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让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因素,政府在推动科技创新上有所作为,管住该管的;政府职能部门之间要协调配合,形成联动,简化相关政策和流程,让中小微企业对政策能看得懂、用得上、能长久;九三学社要认真履行参政党职能,结合党派大调研系列活动,向中共中央、国务院提出合理、可行的建议,争取落实两至三条管用的措施,为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创新驱动和实体经济发展作出贡献。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19日 20 版)

(责编:周雯、周恬)

微信公众号
有多少事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
近来,还有许多事情记挂在总理心间,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决。但仍应反思:本应给群众方便的事情,为何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呢?
←扫描二维码查看更多内容|每日为您展现更多有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