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季度银行结售汇逆差为409亿美元,同比下降67%

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持续缓解(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

本报记者  欧阳洁

2017年04月21日07:4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今年一季度,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明显缓解,外汇供求趋向基本平衡。这是4月20日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的信息。一季度,全球经济继续缓慢复苏,国际金融市场运行相对平稳;我国经济保持稳中向好发展势头,经济增速略有回升,人民币汇率保持基本稳定。

  我国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付款逆差大幅下降

  一季度,我国银行结售汇和涉外收付款逆差大幅下降,银行累计结汇3755亿美元,售汇4163亿美元,结售汇逆差为409亿美元。银行结汇同比增长7%,售汇同比下降12%,结售汇逆差同比下降67%。银行代客涉外收入同比增长2%,支出同比下降9%,涉外收付款逆差252亿美元,同比下降78%。

  与此同时,外汇供求逐步趋向基本平衡。从银行结售汇数据看,今年1月份逆差192亿美元,较去年12月份463亿美元的逆差明显收窄,2、3月份逆差分别为101亿和116亿美元。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逐月收窄,1至3月份分别为156亿、101亿和70亿美元。

  “今年以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出明显放缓,外汇供求趋向基本平衡,这反映了我国跨境资金流动逐步向均衡状态收敛的大趋势。”王春英说,2014年下半年以来,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开始呈现净流出状态,外汇储备也从过去常年大规模上升转为下降,2015年底和2016年初出现了比较大幅度的波动。但2016年以来,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趋向缓解,2016年外汇储备全年余额下降3198亿美元,比2015年降幅收窄了38%。今年以来的流出压力进一步减轻,特别是2、3月份我国外汇供求趋向基本平衡,外汇储备余额连续两个月回升。

  分析跨境资金流动形势好转的原因,王春英认为这与市场环境变化密切相关。国内来看,近期经济企稳提振了市场信心,很多经济指标都是好转的。国际来看,一季度外部环境尤其是美元汇率相对稳定,国际金融市场运行也比较平稳。所以,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对美元汇率呈现双向浮动,汇率预期进一步趋稳。

  “我国跨境收支仍具有良好的稳健基础。”王春英说,中国经济仍处于中高速增长区间,未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产业结构将继续升级,经济增长将更有质量、更有效率。目前中国仍是境外长期资本最具竞争力和吸引力的重要目的地之一,未来随着金融市场对外开放进一步深化、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的稳步推进,跨境资金流动会朝均衡的方向发展。

  美国加息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逐渐减弱

  从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至今,美联储已加息3次,3次加息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的影响是逐渐减弱的。数据显示,2015年12月份首次加息时,美元指数在加息前的最高涨幅为7%左右,再加上其他因素的共同影响,当年四季度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下降了1838亿美元;2016年12月份第二次加息前,加息预期与美国总统大选效应共同推动美元指数最高涨幅为9%左右,当年四季度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下降了1559亿美元;今年3月份美联储第三次加息前,美元指数最高上升了2.7%,一季度外汇储备余额略微下降了14亿美元。

  “这说明当前我国的应对能力和适应能力大幅提升。”王春英分析,与2015年底美联储首次加息相比,当前国内经济运行更加稳定。其次,外汇市场供求状况明显改善。再次,金融市场开放程度有所提升。最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贬值预期大幅减弱。

  今年美国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这会对我国产生什么影响?“美联储缩减资产负债表和加息属于同方向的政策调整,会受到类似不确定因素的影响。”王春英分析,从美国国内看,减税、增加基建投资的难度都比较大,而且会影响美国财政收支状况,放松金融监管可能会加大金融市场风险,美元汇率过强也不利于解决美国的贸易不平衡问题,美元升值也会影响其进口价格并可能减缓通胀回升速度。从美国国外看,全球金融市场不稳定因素依然较多,国际市场动荡也会影响美国国内政策调整。

  “打开的窗户”不会再关上,我国外汇管理将坚持改革开放

  今年4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数据中,首次单列出了其他经济体官方储备中人民币资产845亿美元。由于折算和统计的原因,与此略有差距,外汇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年底,境外央行直接持有的对中国居民的人民币资产规模折合811亿美元,比上年末增长13%,用人民币计值是5635亿元人民币。

  王春英说,以往是境外央行零星持有人民币计价产品,目前已出现成规模持有的情况,持有较多的是人民币债券,尤其是国债。

  最近美国财政部没有认定中国是汇率操纵国。王春英说,这属于客观事实,中国没有通过人民币贬值刺激出口的必要。目前中国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劳动生产率增长持续高于其他主要经济体,我们出口还保持了一定的国际竞争力,在全球市场的份额仍然较高。2007年,中国出口占全球市场份额的8.8%,2015和2016年占比都在13%以上。此外,中国也不符合美国财政部认定汇率操纵国的标准。

  在外汇管理方面,从我国跨境资本转向流出以来,外汇管理部门未对汇兑和跨境收付等采取新的措施,但要求银行遵守现行外汇管理规定,切实履行展业原则,加强真实性合规性审核。王春英说,外汇管理政策始终坚持两项基本原则:一是坚持改革开放。二是坚持防范跨境资本流动风险。“‘打开的窗户’不会再关上,我国会审慎有序推动中国资本账户开放,同时构建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市场监管体系,维护健康、稳定、良性的外汇市场秩序,进一步完善汇率形成机制,增强汇率弹性。”

  在经常项目方面,我国经常账户顺差与GDP之比在2007年达到历史最高的9.9%,随后开始逐步下降。近几年,季度的数据波动性较大,有些季度超过3%,最低是2014年一季度的0.2%,去年全年为1.8%。王春英说,总体看,都处于相对合理的区间,经常账户收支更加平衡,并不意味着我国出口竞争力降低。未来我国经常账户顺差仍将维持在合理水平,趋势会更加平稳,与我国当前涉外经济发展阶段、国内经济结构相一致、相协调。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21日 02 版)
(责编:周雯、周恬)

微信公众号
有多少事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
近来,还有许多事情记挂在总理心间,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决。但仍应反思:本应给群众方便的事情,为何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呢?
←扫描二维码查看更多内容|每日为您展现更多有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