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好用活民主集中制“法宝”(红船观澜)

吴传毅

2017年05月02日08:0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领导班子好比一个地方、一个单位的“火车头”。日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广西调研时指出,要注重加强民主集中制教育培训,使各级领导班子都立好规矩,形成既激发个人又依靠集体、既信任鼓励又批评监督、既包容失误又及时纠错、既团结协作又不违原则的良好政治生态。总书记的这一论断是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的具体运用,也是对领导班子贯彻民主集中制的具体要求,这些看似对立的矛盾关系,实则有其内在统一性。

  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有机结合,是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含义,也是我们党团结统一的重要法宝。一般来说,党内共识来源于民主,形成于集中。广泛的民主是正确集中的前提,高水平的集中能够更好地指导民主。

  民主要充分,但绝不是“和稀泥”、当“老好人”。有的上级领导一味“讲和气”“搞平衡”,对下级只鼓励不批评、只包容不纠错,吸取意见一大堆,到头来工作却停滞不前;有的下级一味讲服从,搞明哲保身、“爱惜羽毛”那一套,不善或不敢提出和坚持自己的见解,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使党内民主流于形式,走了过场。历史和现实无不充分证明,党内民主是党的生命,也是防止个人独断专权的重要法宝。

  集中要果断,但绝不是搞“一言堂”,也不是简单的“多数暴力”。贵州省凯里市原市长洪金洲每次开会先定调,“我先说我的意见。”市委作出的决定,凡是与他想法一致的就执行,凡不一致的就搞“拖字诀”。集中是科学的集中,不是集中少数领导人的意见,也不是简单集中多数人的意见,而是在充分酝酿讨论、反复分析比较中,集中大家的正确意见。那种以集中为名、行霸道之实的行为,应坚决反对。

  一个领导班子的生命力强不强,能否形成合力,能否在关键问题上作出正确决定,很大程度上就是看民主集中制贯彻得是否到位。1934年10月召开的遵义会议,是我们党历史上生死攸关的转折点,堪称民主集中制的典范。这次会上,“左”倾教条主义代表人物博古把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归于客观原因,不承认自己和李德在军事指挥上犯下的严重错误。周恩来指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军事领导上战略战术的错误,也主动作出了诚恳的自我批评。毛泽东重点批判了博古、李德的错误军事路线,阐述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战术问题,提出在军事上扭转危局的方针,从而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

  民主集中制是领导班子的“黏合剂”,使领导班子能够团结、紧密、高效地运作。贯彻执行民主集中制既要靠教育,又要靠立规。既让党员充分认识民主集中制的制度优势及作用,又让党员掌握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原则和具体要求,把民主集中制细化为“不偏不倚”、“不左不右”、操作性强的程序规程,保证不折不扣地执行,从而增强党内政治生活的政治性、时代性、原则性、战斗性。

  没有完美的个人,只有协作的团队。只要每个党员干部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把民主集中制的基本原则、具体要求和操作规程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到位,民主集中制的制度优势就一定能得到更大发挥,我们党就能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创造出新的辉煌。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02日 17 版)
(责编:周雯、周恬)

微信公众号
有多少事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
近来,还有许多事情记挂在总理心间,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决。但仍应反思:本应给群众方便的事情,为何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呢?
←扫描二维码查看更多内容|每日为您展现更多有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