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美人》屈原与郑袖关系揭秘 《思美人》大结局及分集剧情介绍

2017年05月08日16:32  来源:大众网
 

马可、张馨予主演的电视剧《思美人》正在热播中,屈原深爱莫愁女,而郑袖对屈原有意,屈原之死或与郑袖也有一定关系。《思美人》屈原与郑袖到底是什么关系?《思美人》大结局及分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思美人什么时候播出 思美人小说 思美人演员表 思美人大结局

《思美人》屈原与郑袖关系揭秘

《思美人》郑袖喜欢屈原吗?

《思美人》郑袖和屈原都是古代战国时期楚国的重要人物。一个是楚怀王的宠妃,一个是楚怀王手下的重臣。历史上关于两个人关系的猜测也有很多,有人说郑袖对屈原有暗恋之情,也有人说郑袖和屈原是互相真心相爱的,说法很多,也都有各自的证据。

《思美人》中郑袖是楚怀王的后宫佳丽,聪慧多智、姿色艳美,性格复杂、容貌娇媚、心机颇深、心狠手辣、为爱疯魔,为夺得宠爱而施展各种手段,在后宫游刃有余,她与楚怀王之间似爱似怨,对孩子却抱有极高期望、苛刻至极。野史记载,郑袖对屈原极其爱慕。

《思美人》屈原与郑袖关系揭秘

关于《思美人》郑袖和屈原的关系主要有两种。先说说郑袖暗恋屈原的说法。郑袖身为楚怀王的宠妃,长年生活在朝廷后宫之中,很少接触其他男性接触。屈原是一个彬彬有礼、博学多才的君子,比那些所谓的皇家子弟优秀的多。

因为屈原是楚怀王的重臣,所以郑袖经常可以看见屈原,久而久之就对屈原产生了感情。屈原之死与郑袖也不无关系。郑袖对屈原暗中有情,但是屈原却对她没有感情。

郑袖得不到屈原的感情,于是她由爱生恨,在楚怀王身边谗言,最终令屈原遭到了流放,最后在悲愤之下选择了死亡。

另一种较少人支持的说法是《思美人》郑袖和屈原是真心相爱的。屈原是才华横溢的美君子,郑袖也是年轻貌美的女子,两人见面多了,相互之间就产生了感情。最能说明这种观点的是屈原的著作《湘夫人》,湘夫人指的是楚国夫人,而当时的楚国夫人就是郑袖。

 

第1集 - 屈原初见莫愁女 楚王遇刺甚震怒

春秋战国之时,诸侯纷起,群雄逐鹿。楚国历数百年之艰辛,国力终于在楚威王时期达到巅峰:带甲之兵百万,仓禀丰实粟支十年,成为长江流域最强盛的诸侯国。荆楚山水钟灵毓秀,滋养了无数俊逸之才,其中最负圣名者,当属旷代诗人——屈原。

轻舟滑淌在碧水上,屈原娓娓叙说着自己多年来的梦境:山林美池边,少年屈原(易烊千玺 饰)抚琴舞剑,英姿勃发。目睹山鬼百媚,赤豹矫勇的屈原怔住了神。绝色之容的山鬼将屈原从赤豹的利爪之下解救,两人脉脉对视,情丝相绕。

端午祭祀之际,屈原(马可 饰)与兄长屈由(李子峰 饰)驰马途经一个百戏团的表演,百戏团赠送的香囊里浮动缥缈的暗香深深地吸引住了屈原驻足停留。而彼时,作为皇室贵胄的屈伯庸(尹铸胜 饰)在大典将行之时,对于儿子屈原迟到的缘由颇为不满。

百戏团的演出上,莫愁女(张馨予 饰)一个不留神失去了平衡,从空中跌落,此时场外的屈原策马跃入,救下了莫愁女。莫愁女感激,以香囊为馈,赠予屈原。在莫愁女揭下面罩的那一刻,屈原再次怔住了——这个江湖卖艺女子的相貌风韵,竟与自己一直以来梦境中拥有倾国倾城之姿的山鬼一模一样。

祭祀大典之上,越国遗族无明乔装打扮成巫祝,行刺楚王。但因为屈伯庸的及时护驾,行刺最终失败。无明以屈原为人质,要挟着他离开了现场。

此时此刻,秦国。秦王嬴驷(罗嘉良 饰)在围猎中射中鹿足,文武百官已经将士们纷纷吆喝相庆,示意秦国逐鹿天下之日,指日可待。秦军也在此时,连克魏国城池,睥睨四方之气势已然初显。谁知,就在众臣纷纷敬酒之时,客卿张仪却长身而起,将杯中的酒全部洒在了地上。这一举动引得群臣议论纷纷,也赢得了秦王嬴驷的兴趣。

屈原念及多年情分,不愿杀了无明,遂将他藏了起来。然而无明却是执着于要杀死楚王熊槐,为越人报仇,却不想再次失败。而他刺向楚王熊槐的剑,也因为是屈原所有,而使得屈原与他双双被震怒的楚王投入大牢。屈伯庸苦苦为子求情,可是楚王正值气头,愤然不允。大殿之上,屈原同楚王激辩,驳斥楚王说武力与暴力只能增加仇恨,却不能消除问题。面对屈原的据理力争,楚王盛怒之下就要将屈原与无明斩首,可是楚太后及时出现,这才保下了屈原的性命。

屈府,屈伯庸大发雷霆,怒斥二子屈原窝藏刺客,目无礼法。屈原对此同样针锋相对,毫不妥协,气得屈伯庸暴跳如雷却又无可奈何。

屈原与屈由再次遇见了莫愁女的百戏团。屈原对莫愁女倾心不已,然而莫愁女却将屈原当做了轻薄无赖的登徒子。莫愁女对于屈原辞作的理解,使得屈原将其视为灵魂知己。

 

第2集 - 屈原拒入朝 张仪拜秦相

莫愁女娓娓而谈屈原的诗作,并且从中剖析出了世人没有想到的层面和因由。她说,屈原的诗中,看似句句奇谲逍遥,实则是透着莫大的悲意,而这些悲意正是因为屈原空有一身壮志而难酬。屈原在一边听了,深受震撼,可内心也同样悲愤不已,情绪失控间直言自己的无能。可他哪里知道,莫愁女内心对屈原崇敬无比,哪容得他这个陌生人“玷污”屈原?愤慨之下对屈原动手,屈由见弟弟被袭击,果断出手,一时间现场乱作一团。屈由也在失手之下打伤了莫愁女的义兄,莫愁女遂厌恨屈原更甚。

秦国。秦王亲自登门拜访张仪,求教一扫六合的方法。张仪口吐莲花,妙语连珠,字字珠玑。他点明自己深忧秦王自矜功伐而渐渐自大,并且分析了六国合纵之危局。秦王垂身长拜张仪为相,张仪请命出使楚国,以求破除苏秦连横大计。张仪认为,秦国此时伐楚,师出无名,便为秦王献上一策,将主意打量到了稀世珍宝楚宫和氏璧之上。

在秦国雄心勃勃之时,这边的楚国却任是声色犬马。楚怀王寿宴,大殿里酒肉丰盛,群臣竞相献上各种奇珍异宝,以求博得怀王垂青。大司马屈伯庸因病未能列席,屈原于是代父面君,当场抚琴抒歌一曲《橘颂》,一时间惊羡全场。怀王直呼好曲,堪称独步人间。

楚宫花园中,楚王表示希望屈原能够化诗才为政才,参与朝堂治国安邦,理政安民。谁知,彼时的屈原因为拥有一颗超脱世俗的灵魂与执念,尚不愿意加入到勾心斗角的朝堂与波谲云诡的政治风云中来。屈原于是毫无顾忌地拒绝了楚王,并反问治国安邦与他何干?一旁太监听了呵斥屈原大胆,可是楚怀王却并未将此放在心上,也并未动气,只是一笑而过。

屈原寻找到了莫愁女的住处,并且登门致歉。可惜两人之间误会已深,莫愁女见“仇人”登门,只觉屈原所安非好心,三五下将屈原给轰了出去。屈原只得黯然而返。

楚怀王从已亡郑国掠来的妃子与大臣勾结偷情,两人的事情险些被怀王撞破。

张仪以秦相身份出使楚国,怀王为此担心不已。因为张仪诡计多端,怀王担心未能思虑周全之间而使起为秦国谋得重利。屈原回想起少年时候,张仪恳求入父亲屈伯庸幕下,结果被自己的几番天问给生生的难住了,颜面扫地大受羞辱的事。屈原于是主动请缨,要在张仪使楚的时候会一会张仪,再次一较高下。怀王欣然应允。

张仪如约来到楚国。朝堂之上,楚国众臣们忧虑不已,一个个眉宇之间尽是眉头紧锁,唯恐难以应付。这时候屈原站出来,朗声向怀王进言,认为应该让张仪在大殿外等待一些时候再宣,好以此灭一灭张仪的锐气。群臣闻之哗然,而怀王则在思虑片刻后,同意了屈原的建议。大殿外,张仪久等不获诏见,随从恼怒,直言楚国嚣张。而张仪则淡然处之,表示要看看楚国能怠慢他到何种境地,以此来探楚国朝堂虚实。

 

第3集 - 张仪姿态傲慢 莫愁替兄求情

张仪持着节仗,在楚国朝堂上朗声道明来意。表示秦王素闻楚王文韬武略,所以命他这只识途老马前来拜会。而秦国这次的目的,就是欲要借用楚国的至宝和氏璧,用来祭祀华夏祖先炎帝。大殿之上,群臣自然是怒不可遏纷纷反对,谁知张仪三言两语,就将楚国置于了祭祀炎帝的对立面上,置于了天下大义的对立面上。

就在众臣纷纷理亏为难之际,屈原站了出来,并且回驳张仪说,秦国何德何能,居然敢擅自祭祀炎帝。因为,全天下,也只有周天子才有权力去祭祀华夏先祖炎黄二帝。张仪一时语塞,便反问屈原身份。他以屈原的身份地位相攻讦,他蔑视屈原一介诗人,并无何品街与自己论礼。

最后,张仪姿态傲慢地给出三日期限,要求楚国答复。随即转身告退。

大殿之上,群臣面面相觑。楚王决定驱逐张仪出境,屈原站出来阻止了他,并且表示和氏璧应该借给秦国。此语一出,顿时引起了群臣众怒,大臣们纷纷怒斥屈原卖国,但是屈原激辩有理,说此璧借与不借秦国都是居心叵测,但是,如若借了和氏璧给秦国,那么首先就占了理;如果不借,那么反而理屈。

楚宫花园中,楚怀王与屈原二人君臣交心。屈原再次拒绝入朝为官。

得知莫愁女的哥哥蒙远的病,只有极品兰草能医治,屈原于是痛下决心,准备将家中那盆珍贵的兰草送给莫愁女家。他忆起了少年时的自己,涉江葬兰,涤荡胸怀,感慨万千。

屈原与屈由兄弟两人路过权县集市,恰巧碰到恶霸刘歪嘴欺凌莫愁女的父亲——渔农茂叔。两人见义勇为,打跑了恶霸,救下了茂叔。将茂叔送回家后,莫愁女误会了是屈原将父亲打成这样,抄起扫帚就追打屈原。

茂叔挽留恩人屈原兄弟留下喝鱼汤,期间,屈原目睹了楚国疾苦,权县的百姓民不聊生。魑魅魍魉横行于世,政论荒于野,恶霸当道权贵勾结,此前一直不愿为官的屈原于是立誓,一定要当上权县的县尹,主动请缨担任权县县尹,一改权县的歪风邪气,还百姓一个安康的生活。

屈原向楚怀王进言,若秦楚两国刀戈相向,必有一伤。因此,用兵贵先,理当未雨绸缪。于是楚怀王决定借屈家军之名征兵。

张仪为了秦国大计,四下里四处游走。可是他访秦国嫁给楚国的公主时,遭到了对秦国心怀怨怼的公主的断然拒绝。

莫愁女携妹登门拜访屈原。来由是为了屈家军征兵的一事,她们恳求屈原放出被征入伍的蒙远,被屈原严词拒绝。就止戈为武的事情,两人激辩了起来。莫愁女气愤之下表示自己果真是看错了屈原,对屈原大失所望。

屈家军军营里,大病未愈的蒙远,因为受不了高强度的操练训练,累倒在地上。主事的军官听说他得的是会传染的痨病,于是下令将他拖出军营。

 

第4集 - 蒙远军营丧命 恶霸当街抢亲

莫愁女与妹妹在军营外苦苦哀求军吏无果,只好眼巴巴地等在军营门外。当他们看见奄奄一息的蒙远被扔出了军营后,顿时犹如五雷轰顶。莫愁女愤懑地就要闯军营,幸而被妹妹给阻拦了下来。在返回的路途中,蒙远因为经受不住病痛,在交待吩咐了几句遗言之后,一命呜呼了。莫愁女与妹妹俱是难掩哀恸,悲愤难耐。

此时尚不知情蒙远已死的屈原和屈由兄弟二人火急火燎地驱马赶到军营,得知的是蒙远已经因为身患痨病被拖出军营的消息。屈原连夜赶往莫愁女家,看到的是百戏团众人悲痛欲绝的面容。莫愁女此时此刻,早已是恨毒了屈原,哭喊着将屈原逐出了家门。

听闻屈原打算为官的决定,屈伯庸与屈母竟然坚决地反对。在屈原的再三追问下,屈母才道出了实情:原来,屈原并非是寅日寅时出生,而是生在了一个极其不详的时辰。算出的卦象表明,屈原此生宜文不宜武,宜野不宜朝。屈原对此自然是不愿,于是下跪恳求,表示就算冥冥之中这一切皆有定数,他还是要在漫漫路途上上下求索。

百戏团在街上演着戏,精湛的表演引得喝彩声连连。谁知这时,权县的一方恶霸,地痞无赖刘歪嘴出现了。他在戏场调戏妇女,左搂右抱,并表示要将百戏团所有的女眷全部捉走。看不下去的莫愁女站了出来怒斥刘歪嘴,刘歪嘴蛮横无理地要打莫愁女。几番争斗间,刘歪嘴拍飞了莫愁女一直戴在脸上的面罩,看见了莫愁女那惊为天人的娇颜,顿时鬼迷心窍,想要得到莫愁女。他以百戏团其他的人为要挟,要挟莫愁女随他回府。为了不让百戏团其他的人蒙难,莫愁女只好牺牲自己,随刘歪嘴回府。

刘歪嘴府上,莫愁女以需要明媒正娶为由拖延时间,以求寻得逃脱的机会。

屈原上任权县县尹在即,屈伯庸仍然是忧心不已。权县乃是楚国第一大县,离楚都郢都极其近。是当年先王灭权国而设立的,里面有许许多多当年的权国遗族,极其难以治理。屈伯庸担心初涉政场的屈原不能应付,叮嘱屈原如若遇上什么过不去的坎,即刻回来。

刘歪嘴带着聘礼耀武扬威地来到了渔农茂叔的家中,表明了自己要娶茂叔女儿莫愁女为妻的企图。茂叔又气又急,恳求刘歪嘴放过自己的女儿,然而霸道无理的刘歪嘴果断拒绝了茂叔的恳求。茂叔一气之下就要与刘歪嘴拼命,可是年老力衰的他哪里是刘歪嘴的对手,被一下子打倒在地,受了伤。

走投无路的茂叔一家人上衙门鸣冤,然而市侩而草菅人命的衙役官差根本不把升斗小民的生死放在心上,反而奚落了茂叔一番,茂叔一家只得无功而返。幸而他们遇上了赴任的屈原,屈原一听此等险情,哪里还有顾及,遇上急匆匆赶往刘府救人。

刘府,被五花大绑的莫愁女穿上了嫁衣,已然是将要被迫就范。

 

第5集 - 屈原刘府救莫愁 县署歪嘴得惩治

刘府,正张灯结彩,准备刘歪嘴的婚事。就在莫愁接近绝望之时,屈原及时赶到制止了刘歪嘴,直呵斥道泱泱楚国法度森严,容不得刘三撒野。刘歪嘴有些忌惮屈原,于是将屈原诱往县署。见屈原主动要求前去县署评理,自以为稳操胜券的刘歪嘴顿时乐得合不拢嘴。

县署,权甲习惯性地偏袒刘歪嘴,眼看此案就要这么不了了之,屈原站出来怒斥权甲。师甲错愕,询问堂下所站何人。两边县吏见状就要对屈原用刑,但是,警觉的权甲察觉出情况不对,猜到了屈原身份不简单,于是喝令手下停止。

屈原对于县署的颠倒黑白搬弄是非的做法极其不满,甚至痛心疾首。他昂首高喝,这里不是讲理的地方,却是讲礼的地方!说罢甩出了楚王亲笔的委任状。一时间,堂前堂下,黑压压的众人跪倒一大片。屈原径直走向县尹之位坐定,开始正式以县尹的身份惩治恶霸刘歪嘴,将强抢民女的刘歪嘴重打一百大板。就在他要接着惩治权甲和县吏的时候,心善老实的茂叔为他们求情,县署众人这才得以被网开一面。

这边,三霸中的景爷和程爷还在沾沾自喜,谁知刘歪嘴一身惨相地被抬了回来。众人跪拜新县公屈原,莫愁姑娘虽感激屈原救命之恩,但仍是介意两人的身份之别。茂叔邀请屈原去家中坐坐。

昭府,昭大夫之女,楚国第一琴师昭碧霞正思念着心上人。不想,之前远出越国的心上人——昭府门客仓云已经携稀世名曲归来,正在回廊里弹奏古琴,琴声古意悠长,如通辽远。这对两情相悦的恋人幸福地依偎在了一起。

秦国,秦王嬴驷重驾相迎张仪,在张仪端起架子之时,同样也是宽宏地表示,自己所要迎接的不是张仪,而是秦国的天下。大殿上秦王怒于张仪借璧而来,不能寻得开战借口,可不曾想张仪是借了一块假碧,正好是一个极其有利的出师根据。张仪为秦王分析局势利弊,表示现今之计,应当是秣马厉兵等待时机。毕竟当年楚威王南征北战,为熊槐留下十年余粮,百万雄兵,况且有三晋之国虎视眈眈,远征不容马虎。秦王接受了张仪的计策。

茂叔家,为了感谢屈原的相救之恩,莫愁女为屈原准备了放了盐的汤。茂叔担忧屈原得罪了刘歪嘴、景连和程虎这三霸,接下来在权县会寸步难行。屈原表示如果自己怕了,那一开始便不会敢来权县。

吃饭间,忽逢大雨,屋顶漏雨连连。屈原抢着帮助莫愁上房铺茅草,意外打滑时幸亏莫愁相救,两人两手相握,含情脉脉地对视着。正当屈原将要亲吻到莫愁时,房梁承载不住重量,两人掉了下去。其实,对于蒙远一事,莫愁仍然对屈原心存芥蒂。

楚宫,王子二人子横、子兰玩耍投壶射箭,子兰拜托赢娘娘帮忙取箭,结果嬴娘娘意外跌落,动了胎气。楚王知晓后大怒,抓住子兰重打了荆条二十。

 

第6集 - 秦王慎思伐楚事 昭屈二家欲结盟

子兰被楚王下令狠狠地抽打之后,子兰之母以为是嬴娘娘告的状,认为嬴娘娘背信弃义,因而恨毒了嬴娘娘。其实,这一切都是南后从中挑拨作梗。

秦王在面对王弟的质疑之时,表示自己还是要相信张仪。伐楚之事还得再等,等待最佳时机。如果贸然出兵,秦军劳师远征,而且三晋必然会联合楚国伐秦,这就必然会使秦国陷于被动之地。

楚国嫁来秦国的公主芈娘娘正在教育儿赢稷,被正巧路过的秦王赢驷听在耳中。芈娘娘恨极了楚国两代国君熊槐熊商,并且教导儿子赢稷,要视楚国为敌人。嬴驷听了倍感欣慰,认为楚人芈娘娘尚且如此,伐楚大计何愁不成。

权县鱼市上,刘歪嘴继续横行霸道鱼肉乡里。可是这一次,他没有如此好的运气了,他的暴行被赶到的官差制止,官差将他押往县署,接受屈原的审判。屈原为百姓伸冤,将渔头恶霸刘歪嘴关押了起来。权县上下,一时间人心大快。

新县尹屈原拉来了一车的茅草,帮助大修茂叔家的房子,想要以此博得莫愁欢心。对于屈原惩治刘歪嘴的做法,莫愁并没有抱乐观积极的态度。在她看来,及时除掉了一个刘歪嘴,还会也其他的渔头恶霸滋生出来,莫愁指明这是治标不治本。屈原听了,再次立誓,表明自己将要标本皆治。

屈原来到河边寻找莫愁,看见莫愁正在河边浣衣。屈原含情脉脉地望着莫愁,眼里填满了爱意。在屈原要求莫愁见证自己的政果时,莫愁表示自己可没这个闲工夫。两人抢夺浣洗好的衣裳,混乱间抱在了一起。屈原惊慌间一把松开莫愁,莫愁跌进河里,打湿了衣服。莫愁于是娇声嗔骂屈原。后来在家中,莫愁回想起来,却在不经意间甜蜜地笑了。此时此刻,莫愁其实已然对屈原芳心暗许。

屈原宴请渔头们,让他们吃没有盐煮的鱼。渔头们叫苦连天,直呼这汤哪是给人喝的。这是,屈原适时地叫来了被关押了一天一夜没有进食的刘歪嘴。饿极了的刘歪嘴狼吞虎咽一饮而尽。屈原随即宣布打破权县渔头征税惯例,改为削减供偿,每户每人五十斤变为十斤,以五取一。在政令当着权县乡里们的面宣布出来的那一刻,百姓们纷纷感激地下跪。

这边,权县三霸为这半路杀出的屈原,恨地咬牙切齿。程虎提议直接把屈原杀掉,这个建议被景连制止,他表示屈原是楚君亲命的县尹,杀了会捅破天,三人担当不起。想要教训屈原,只能另寻方法。

子尚建议昭家结盟屈家,因为楚地有传言,楚有三户,天下皆知。屈,昭两家结成连理,那么必然使昭家稳获令尹之位。况且昭家之女碧霞琴艺高超,屈家之子灵均诗才绝世,天下喜事莫过于诗琴相悦。

秦国。张仪决定利用齐王广选天下美女的送与楚王的机会,安排月吟进楚宫做卧底。

楚宫里,嬴娘娘为楚王诞下一位王子,楚王欣喜不已。

(责编:周恬、张隽)

微信公众号
有多少事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
近来,还有许多事情记挂在总理心间,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决。但仍应反思:本应给群众方便的事情,为何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呢?
←扫描二维码查看更多内容|每日为您展现更多有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