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案登记制改革实施两年,在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同时,如何让矛盾纠纷得到化解、老百姓打官司切实感到方便——

四川:立案改革重在“事要解决”(法治头条)

本报记者  张  璁

2017年05月17日08:0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4月初,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松潘县境内的雪山梁依然覆盖着厚厚的积雪,松潘县人民法院流动法庭工作人员翻山越岭,到松潘县大寨乡三岔坝村远牧点调解农村草场承包经营权纠纷。图为流动法庭工作人员在途中吃干粮。
  陈 勇摄(人民视觉)

  2015年5月1日,立案登记制改革在全国法院正式推行,至今已有两周年。法院敞开大门,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这让当事人的诉权得到了落实和保护。但与此同时,法院案件数量激增,案多人少的矛盾也被突显了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改革如何才能让矛盾纠纷得到化解、老百姓打官司切实感到方便?记者就此深入到四川多地基层法院进行采访。

  怎么让当事人更方便

  限时20分钟立案,将快速立案流程化,并推出首问立案责任制

  “在20分钟内必须办完所有立案手续。”刚来到安岳县人民法院的诉讼服务中心大厅,法院工作人员就告诉记者,该院制定了《20分钟登记立案规定》,细化每一流程节点,并采用节点控时方式,将快速立案予以了流程化。如今这里从接受材料、立案、向起诉人或申请人送达相关文书,告知案件审理部门和联系方式,到当场POS机刷卡缴费,20分钟已经绰绰有余。

  与此同时记者现场发现,与过去的立案大厅里排长队、来回跑的常态相比,安岳法院的大厅里却“冷冷清清”,这都是立案手续办得快的功劳吗?不全是。

  在距离县城一小时车程的石羊法庭(安岳法院的派出法庭),临近中午饭点时突然来了个人,要为他代理的一起合同纠纷立案。此时准备午休的法官见状,又立即回过头来接过材料,并很快当场为其办理立案手续。

  “以前实行的是区域立案登记制,由立案大厅与下辖人民法庭各管一摊,当事人要自己跑到对应法庭立案,诉讼极为不便。”安岳县人民法院院长李一兵介绍说,为减轻当事人诉累,安岳法院打破区域和地域立案管辖,推出首问立案责任制,只要是属于该院管辖范围内的案件,当事人可就近在诉讼服务厅、室、点办理立案事项,“让案件内部流动,不让老百姓跑路,既节约诉讼成本,也减少了当事人因立案难对法院、法官产生的对立情绪。”

  怎么让矛盾真正化解

  将原有的“窗口登记立案模式”改变为“诉讼辅导登记立案模式”

  从立案登记制启动开始,滥诉行为的存在就始终是改革中的一个“烦恼”。

  “立案登记制改革后,一方面基于审查标准的降低、立案程序的简化等,另一方面基于当事人法律素养不高,对立案登记制的不理解,不可避免地让许多不需要或者不该起诉的案件进入了诉讼程序。”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院长徐家雄说,滥诉行为不仅浪费了有限的司法资源,还损害了善意诉讼人的利益。

  对此,东坡法院就开始创新建立了以诉讼辅导为中心的立案模式,将原有的“窗口登记立案模式”改变为“诉讼辅导登记立案模式”,在登记立案程序中置入诉讼辅导程序,立案之前就先对起诉人进行法律上的辅导,在自愿前提下还将可以非诉解决的案件进行分流。

  记者在东坡法院正巧碰上一起医疗事故纠纷的调解。该案中,眉山某医院的医生在诊断一名病人时出现了严重失误,将致命的病情当成一般问题简单处理,结果病人不久就不治身亡,家属一怒之下就要将医院告上法庭。

  为此,法院特邀聘请的区卫生局原局长唐明眉主持了调解,“一共调解了3次,今天正式达成了调解协议。” 唐明眉告诉记者,医疗纠纷极为复杂,一旦打上官司对当事人的成本更是过于高昂,因此在起诉前引导其调解是为当事人争取最大利益的好方法。

  “一把钥匙开一把锁,纠纷产生原因不同,其解决方式也不同。”徐家雄告诉记者,“许多案件并无必要通过成本高、对抗强的‘官司’解决,将这些案件引入适合的非诉渠道化解,既能减轻法院繁重的办案压力,也能降低当事人解决纠纷的高昂成本。”

  据统计,通过引入诉前辅导,该院有3.74%的当事人放弃诉讼、自行和解,24.96%的当事人接受诉前调解,因此东坡法院案件量虽然增长了20%,但审判质效没有滑坡,年均结案率始终保持在了95%以上。

  怎么解决案多人少

  既进行内部挖潜优化配置让案件“进得来”,又进行诉源治理降低案件潜在增量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地处省会核心区域,案件数量长期在全省排前几名。立案登记制之后,如何在现阶段法官人数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处理好案多人少的矛盾?

  “一边是内部挖潜,优化配置让案件‘进得来’,另一边是探索诉源治理,降低案件潜在增量,确保进入法院的案件都能得到及时审理。”武侯法院立案庭副庭长谢黎明说。

  在该院的诉讼服务大厅,记者看到这里除了法院的工作人员,还专辟了一片容纳公证、仲裁、保险行业协会、劳动人事争议仲裁机构等的驻点办公区域。

  “像遗产继承这样的纠纷,有的打官司时可能连原被告都很难分清,但如果用公证的话,一纸公证书就可以解决问题。”谢黎明谈起在法院引入这些机构的初衷时说,一方面结合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可以从源头上减少进入法院的案件;另一方面,当事人在法院选择其他解纷渠道时,也会天然有种信任感。

  内部挖潜则更要做在细节中。一起集团案件有时可能涉及十几起乃至几十起案件的同时立案,遇上这样的立案“拥堵”,其他当事人自然苦不堪言。记者注意到,武侯法院针对集团案件立案时间长、导致排号在其后的当事人等待时间过长的问题,区分了集团案件与一般案件,对其实行分时办理。“将一人办理5件及以上的案件界定为集团案件,平时采取排号立案方式;周五为集团案件立案时间,采取预约通知来院立案方式,这样就能‘错峰’立案。”

  同时,武侯法院对不愿排号等待且不要求当场立案的当事人,还增设立案材料接收窗口,解决当天不能立案问题。“立案法官集中进行形式审查后,再电话通知其来院立案,这一方面是缓解当场立案压力,其实把前台当事人的麻烦交给后台的法官来处理,也贯彻了立案登记制便民的初衷。”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17日 17 版)
(责编:周雯、张隽)

微信公众号
有多少事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
近来,还有许多事情记挂在总理心间,在他的敦促下也正逐步得到解决。但仍应反思:本应给群众方便的事情,为何非得总理说了才能解决呢?
←扫描二维码查看更多内容|每日为您展现更多有料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