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对1000公里长江岸线实施最严保护 向污染“保护伞”开刀问斩

本报记者  田豆豆

2017年08月28日06:2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图①:三峡夜景。
  人民视觉
  图②:湖北省宜昌市西陵区推出全国首套生态教育校本教材《生态好市民》。
  邓华丽摄
  图③:绿化复垦使湖北省黄石市“亚洲第一坑”华丽变身为鸟语花香的矿山公园。
  米 强摄

  牢记殷殷嘱托,践行“四个着力”,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着力在生态文明建设上取得新成效。

  

  浩浩长江,奔腾不息。保护长江,刻不容缓。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长江大保护,从此成为沿江省份对待母亲河的总基调、总遵循。

  湖北地处长江中游,拥有1061公里长江岸线,是拥有长江干线最长的省份。省委书记蒋超良说:“要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对违法排污的,严厉查处;对执法不力、姑息纵容的,严肃追究;对领导弱化、落实不力的,严格问责。”

  

  规矩严 

  立法“红线”含金量高

  谁也没想到,晨鸣纸业在黄冈市南湖工业园的130.6万吨造纸项目会被叫停。

  黄冈市是老区、山区,地处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招来这样的大企业、大项目不容易。“财神”哪能往外推?毕竟,包括造纸项目在内的黄冈晨鸣林浆纤纱一体化项目是湖北省的重点工程,总投资281亿元。前期已投入真金白银,难道还能“半途而废”?

  壮士断腕,就这样真的断了。原因是,南湖工业园毗邻长江。湖北省明确规定,长江沿岸实行“一迁两禁一停”:沿岸1公里范围内的重化工及造纸企业实行搬迁入园;禁止审批长江1公里范围内的重化工及造纸行业项目;禁止审批没有环境容量和总量的建设项目;对超过1公里、不足15公里的重化工及造纸行业建设项目环评一律暂停审批。这个130.6万吨的造纸项目,就被卡在了“红线”之外。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严格长江大保护,湖北首先注重立法、规划、树规矩。

  根据《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湖北省制定了《湖北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总体规划》和5个专项规划,将各类开发活动限制在环境资源承载能力之内,为未来发展留足绿色空间。

  今年1月,湖北出台《关于大力推进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的决定》。此前,2014年湖北出台被称为“史上最严水法”的《湖北省水污染防治条例》,2015年出台《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农作物秸秆露天禁烧和综合利用的决定》,在全国率先就全省范围内秸秆禁烧立法,2016年又出台全国首部土壤污染防治地方性法规《湖北省土壤污染防治条例》。连续4年,一年一部开创性、高“含金量”的地方性法规,给长江大保护提供了有力的法制保障。

  执法严 

  严惩重罚不讲情面

  私设暗管,超标排放,罚款2196万元!

  2016年6月,湖北楚源高新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湖北华丽染料工业有限公司收到了湖北省环保史上最大罚单。不仅如此,企业还须停产整顿,完善排污设施。

  对损害长江生态的问题,湖北排查越来越细,下手越来越“狠”。

  2016年2月起,湖北组织开展长江干线非法码头清理整治。短期内,全省共清理各类码头657个,其中关闭取缔长江干流非法码头367个。2017年上半年全省又关闭取缔长江、汉江571个非法码头。

  行动刚开始时,武汉市洪山区长江武金堤沿线的砂场老板王某还抱着侥幸心理。然而不久,王某就意识到,这次“来真的”了。交通、发改、公安等各部门及地方政府,联起手来。武金堤所属的张家湾街道办事处,5次召集开会宣讲政策,“非法码头非拆不可,没有任何情面可讲。”办事处负责人每人“承包”2到3名砂老板,整治专班每天派人动员。政策也很明确:自拆有奖励;一旦政府强拆,不仅奖励落空,未来也不允许进入集散中心经营。权衡利弊后,王某态度逐渐软化,主动清拆。

  去年,湖北省环保厅对沿江488家重化工及造纸行业企业开展清理整顿,全排查、全处理、全备案,中止或暂停审批、暂停开工建设项目59个,限期搬离、关停或停产、限期整改企业135家。

  对于非法排污,湖北坚持“有案必查、违法必究、涉刑必移”,2016年,全省共实施行政处罚3182件,罚款金额约2.15亿元,移送行政拘留案件145件、环境污染犯罪案件32件。

  问责严 

  保护不力影响升迁

  受大规模围网养殖影响,斧头湖水质不断恶化,由Ⅱ类退化为Ⅲ类。可在湖北省环委会下达限期整改通知后,原省水产局局长李某某仍表态“暂缓”。因履职不力,李某某被免去省农业厅党组成员、省水产局党委书记、局长职务。

  湖北巨宁森工股份有限公司污染问题,群众反复投诉。去年1月,该公司偷排污水导致鱼类死亡引发群体上访。咸宁市咸安区环保局却以罚代管,不予移送司法。原咸安区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祝某某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

  谁对污染企业手软,湖北就对谁“开刀问斩”。

  去年11月至12月,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对湖北开展环保督察。在其进驻一个月来,共分32批向湖北交办环境信访问题1925件。截至今年1月17日,这些环境信访案均已办结。全省实施行政处罚361次,处罚金额2605万元,问责501人。全省逐项梳理反馈督察意见,形成了18项84个问题的整改任务清单,并逐一分解到各地、各部门。省农业厅迅速行动,4月30日前就完成了4.3万亩珍珠养殖的取缔任务。今年上半年,全省已拆除107.17万亩围网养殖,其中斧头湖和洪湖已全部拆除。

  治标更要治本。为了给地方党政主要负责人套上环保“紧箍咒”,去年,全省设立了63个跨界考核断面,对湖北境内长江干流跨市界断面和一级支流河口断面全覆盖监测考核,2016年5月起,每月发布水质断面监测结果,对超标或达不到考核要求的水质单元,向相关地方政府提出预警和工作要求;对不能完成水环境质量改善目标的地方,坚决执行通报、限批、扣缴专项资金、问责追责等措施。

  湖北还在全省推开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和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工作。领导干部任期内,在区域内发生了严重环境问题,或者生态环境质量严重下降,就得问责,并直接影响干部的升迁任用。

  为了GDP给污染者充当“保护伞”,在领导干部中已经没了市场。


  《 人民日报 》( 2017年08月28日 14 版)

(责编:周恬、张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