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其他选择,我们只能等下去”(国际视点)

——探访意大利南部兰佩杜萨难民收容中心

国际视点 本报驻意大利记者 叶 琦 韩 硕

2018年05月17日08:1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近期利比亚海域偷渡行为明显增加,一些非法移民以利比亚为中转站,穿越地中海偷渡至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图为日前数十名非法移民被救援船只救起,其中一位获救的妇女被转移到救援船上。
  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近期恶劣的天气依然未能阻挡难民取道地中海登陆意大利。意大利内政部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30日,今年共有9467名难民登陆意大利海岸,与此同时,仍有约17.4万名难民滞留在意大利多地的难民收容中心。

  记者日前探访了意大利南部兰佩杜萨难民收容中心,发现这里的难民为了等待庇护申请已经滞留两三个月了,他们还可能遥遥无期地等待下去。难民问题于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而言已是难解之题。

        

  “我只想逃离,走得越远越好”

  作为欧洲的“南大门”,意大利成为难民涌入欧洲的首选国家,自2015年至今,已有超过45万难民在意大利登陆。根据意大利内政部今年4月底统计的数据,2018年进入意大利的非法移民人数最多的是厄立特里亚人,突尼斯位列第二,尼日利亚第三。

  “这里很安全,再也听不到枪声了。”在兰佩杜萨港口,记者见到了独自行走的丹奈特,他来自厄立特里亚,“家乡战乱不断,我花掉了全部积蓄取道埃塞俄比亚、苏丹、利比亚,几经辗转最后到达这里。我只想逃离,走得越远越好。”

  “什么都没有了,也就不怕失去什么。如果你了解我们国家的状况,就能理解我为什么不惜一切代价来到这里。”对和平安定生活的向往是叙利亚难民哈塞偷渡到意大利的主要原因,他希望能在兰佩杜萨获得庇护申请留在欧洲,找一份工作,开始新的生活。

  眼下,中东北非多国局势持续动荡,许多人被迫逃离家园以躲避战火。与此同时,大多数来自西非国家的难民也是先抵达突尼斯或利比亚等地,再搭乘“蛇头”安排的破旧船只冒着生命危险横渡地中海,被送往意大利及西班牙等南欧国家的一些岛屿。

  “难民的欧洲之旅危机四伏,自2018年初以来,已有501人死于偷渡途中。”联合国难民署欧洲局局长帕斯卡尔莫罗日前如是表示。自2016年底起,意大利开始培训并装备利比亚的海岸警卫队,后者在意大利海军支援下全面加强海岸巡逻。意大利和利比亚联手加强边境和船只管控后,常规偷渡路线被封锁堵截,迫使一些人铤而走险,选择在气候和海面状况更为恶劣复杂但不易被发现的情况下出海,或是选择一些更为危险但隐蔽的迂回路线寻找登陆欧洲的机会。

  联合国难民署今年4月份发布的名为《绝望旅程》的报告显示,2018年前3个月,从利比亚出发的非法移民中,每14人就有1人在海路上死亡,而2017年同期是每29人有1人死亡。

  “一旦遭遣返,一切将血本无归”

  即使活着上岸,根据欧盟《都柏林公约》的规定,难民需要在进入首个欧盟成员国时申请政治庇护,如果之后前往其他欧盟成员国,他们可被遣返至首次入境的欧盟国家。因此,除非拿到临时人道主义签证或短期停留许可,不然等待这些非法移民的是各国边境执法部门的追捕或遣返。

  “我们变卖了所有家当以支付‘蛇头’偷渡费,一旦遭遣返,一切将血本无归。”来自尼日利亚的难民迈克尔对记者解释说,“正因为如此,很多偷渡者刚到第一个难民营就试图逃跑,面对数百难民的大逃亡,看守们往往束手无策。”

  联合国难民署意大利分部发言人弗德里克·福西尔对记者表示,在地中海地区获救的难民通常会被带到西西里岛的特定港口。经过身份鉴定和健康检查后,再被转移到西西里岛各地的难民收容中心或意大利其他地区。一般情况下,难民的庇护申请可能会持续6至8个月。

  漫长的等待令迈克尔非常失望。他一脸茫然地表示:“欧洲也许不欢迎我们,但没有其他选择,我们只能继续等下去。”

  “我们并不欢迎偷渡来的难民”

  意大利政府的一份财政文件草案显示,相比2017年花费的约43亿欧元,预计今年意大利将花费46亿至50亿欧元解决难民问题。在长期经济低迷和安全感日渐丧失的内心焦灼中,意大利民众的反移民声音渐大。

  兰佩杜萨现今有6000多名岛民,难民多的时期人数一度比岛民还多,“他们有时在港口外野地随处搭帐篷,环境变得越来越差,极大影响到岛上旅游业的发展。”岛上居民潘杜奇告诉记者,当难民们在夜色中三五成群出现在街头时,大家还是有点担心,尽量选择躲开他们走,“我们并不欢迎偷渡来的难民!”

  意大利内政部指出,意大利超过8000个城镇中,愿意接收难民的不足2600个,而难民犯罪率高达14.8%至24.7%。意大利一项调查显示,52%的意大利人反对接纳难民居住在城镇里,65%的意大利人反对政府的难民政策并认为“政府无法处理好难民危机”。

  为应对难民危机,意大利多次表示希望欧盟各国真正落实有关难民分摊安置计划。然而,欧盟内部响应者寥寥,各国在难民接纳方案上始终难以达成一致,中东欧许多国家则明确拒绝接收难民。

  眼下,难民问题于意大利乃至整个欧洲而言已是难解之题,在很大程度上威胁到欧盟的内部团结和稳定。为满足选民心理需求,一些欧洲国家政府在应对难民和非法移民议题上的措施依然治标不治本,更缺乏长远和整体的应对策略。

  (本报意大利兰佩杜萨电) 


  《 人民日报 》( 2018年05月17日 21 版)
(责编:关喜艳、周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