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视党员第一身份(党建札记)

本报记者  曹玲娟

2018年08月21日07:5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论党龄,83岁的牛犇比不上大多数党员,今年6月,他才宣誓加入中国共产党,向组织交了第一笔党费。要论对党员身份的认知,老人可一点都不差,他将共产党员徽章佩戴在自己左胸,靠近心脏,到哪儿都戴着。耄耋之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老人格外珍惜。

  不由想到,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有多少党员,是将共产党员徽章日常佩戴的?有多少党员,是在日常工作生活中主动亮明党员身份的?老一辈人把入党当一件神圣的事,当成心灵的考验来面对,时时刻刻谨记自己是党员。

  平日里遇到一些党员,多半是学生时代入的党。年轻的80后、90后们,在青春正盛时入党,自然是优秀青年,成绩好、表现佳,满足入党条件。但客观来看,要论对党认识的深刻程度、对党感情的深厚程度、追求进步的迫切程度,还真不是入党时上几堂党课、写几篇思想汇报就能达到的。

  讲一个口口相传的故事。牛犇入党介绍人之一、同在上影演员剧团的秦怡,1941年就参加革命,195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多年之后,秦怡曾向人解释那等待的18年:听说战争时期一名女党员,敌人当其面把她的孩子顶在刺刀上逼问,女党员心疼到昏厥,但还是守住了党的秘密。秦怡一直拷问自己:都说共产党员是用特殊材料做成的,我是吗?

  革命年代,入党意味着吃苦、流血甚至牺牲。和平年代的党员,一般不会再经历如此残酷的考验,特别是年轻党员,接受党组织考验的时间多半不会那么漫长。现实中,有的年轻党员对党员身份并不那么在乎,并不时刻放心头、体现在行动中。

  党员身份,不是一剂“调味料”,不是其它方面取得成绩后“顺理成章”的奖励,更不是可有可无。有的人对自己的党员身份不在乎、不上心,甚至抱怨党费太贵、学习太多;有的对自己的党员身份不愿主动亮明、不敢主动亮出……这些表现皆缘于他们仅在组织上入党,未能真正从思想上、行动上成为一名合格的共产党员。

  合格党员,离不开长期的淬炼,更需要一生的坚守。时代在发展,党员数量早已从当初的50多名发展到今天的8900多万名。大河奔流,更应自我澄净。和平年代的党员,更应注重入党后的自我锤炼,注重对党员身份的认知与践行,牢记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共产党员,时时事事以共产党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亮身份”,是做合格党员的第一步。时下,许多单位都在开展形式多样的党员“亮身份”活动。在平日的工作生活中,亮明党员身份,可以使党员身上有了压力,肩头有了使命感,心头添了责任。上海一名党员,办公桌上新增了“共产党员工作岗”桌牌,她告诉记者,年幼的女儿看到后逢人便讲,“我妈妈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就是最优秀的人!”而她自己,也逐渐找回了入党时的那份初心。

  “亮身份”,为的是牢记自己是党员,平常时候看得出来、关键时刻站得出来。佩戴在胸前的共产党员徽章,就是在告知大家,这是一名党员。一遍遍目光的关注,就是在一遍遍提醒自己宣誓过的入党誓词,“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21日 17 版)
(责编:张隽、关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