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新疆足迹实践队兵团探访:从“荒”草湖到“芳”草湖

2018年09月06日16:11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芳草湖农场

“塞上行,寻屯垦戍边者。闻其事,乃有感而作。关山应未眠,游子忆汉川……此间经年芳华逝,问君曾有悔戍边?君言此事何须记,家国忧思天下知!”

芳草湖农场

近日,武汉华夏理工学院艺术设计与传媒学院网络新媒体1161班胡蜜同学在刚刚过去的新疆社会实践结束后,感怀不已,为当地屯垦戍边老兵写下了这首词作。同时,胡蜜还和孔思玥、熊兴光两位同学一起制作完成了名为《从“荒”草湖到“芳”草湖》,时长为24分钟的视频,展现新疆兵团的风貌和老中青三代建设新疆的历程。该视频已经送往新疆广播电视台,后期将在新疆及全国作为重要的宣传素材广泛传播,以此弘扬兵团的奉献精神,呼吁更多的人了解新疆,发展新疆,同时打破外界对新疆的一些误解。

此次该校艺术设计与传媒学院学生组成“新疆足迹实践队”,在刚刚过去的暑期,自7月12日至20日,前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展暑期社会实践,在芳草湖探访了老、中、青三代新疆建设者,从第一代支边青年戴秀英老人到第二代兵团老兵陈世举,再到回疆建设青年崔志刚,队员们聆听了一代又一代人不断接力传承,尽心竭力只为新疆的明天更美好的故事,感悟了老一辈人当年建设新疆的决心、信心及民族心。

兵团绿花戴秀英

兵团绿花:从不需要想起,也从来不会忘记

那一年,24岁的戴秀英在祖国青年和知识分子支边政策的号召下,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第一个报名参加。由于没有多余的交通资源可以使用,来支边的青年们在整整坐了半个多月拉牛、拉马的火车才来到乌鲁木齐。没有位子坐,就和牛、马挤在一个车厢。

记忆虽然苦涩,但戴秀英奶奶在回忆的时候还不忘打趣道:“当时带队的闫厂长对我们说,小姑娘、小伙子你们不要哭,苦一段时间我就带你们回家找爸爸妈妈,到现在都找了五六十年了。”当问到戴奶奶来到了这里之后有没有想过回去,她非常坚定地告诉大家,“来到这里了不干活做什么,都来了这里了就不想回去了,还回去干啥。”

回忆起当年的往事,戴奶奶依稀记得当时的乌鲁木齐就红山一座楼,根本算不上城市。她非常欣慰地说:“哪像现在这么好,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就连我们团场都住上了楼房。”

当年的新疆满眼的戈壁,谁都没能想到现在的新疆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没有水喝,就靠下雨时在地上挖坑储水,或者将雪块煮化供日常使用;没有道路,走的都是羊踩出来的小路;没有商店,有钱在戈壁上也无法买到东西……

在交谈中,戴奶奶更愿意提起现在。她对现在的生活特别的满意,“现在享福了,政府经常给我们发钱,想吃什么吃什么,想穿什么买什么。”看着新疆一年年的建设,直到现在的样子,戴奶奶说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她说当年的人们觉得能吃饱饭、有房子住就算最好的了。看着现在新时代的新疆建设成果,戴奶奶有些激动,“谁能想到当年手工劳作现在全可以用机械生产替代了。”

其实戴奶奶只是这当年支边青年里的一个缩影,面对那段艰苦卓绝的岁月,他们——从不需要想起,也从来不会忘记!

戈壁老兵陈世举

戈壁老兵:从“荒”草湖到“芳”草湖

他叫陈世举,从江苏而来,七八岁懵懵懂懂的年纪,跟随父母来到边疆。这一遇见,便是一辈子。

“那时候家里条件比较艰苦,小孩也比较多,都没有好的衣服穿,穿的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我到七八岁才去上一年级,童年大部分的经历就是帮助垦荒。”

艰苦的岁月让人回忆起来总是会更深刻,陈世举回忆说,那个年代,大人出去做工,小孩留在家里,一只小蝈蝈都可以把整个兵团的小孩哄住。他就是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一边帮助连队开垦,一边在芳草湖求学,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毕业后就直接来到了连队,从基层做起,跟着老一辈的人干活,就这样一步步从连长到技术员到副连长再到连长。三十年多年的建设路只是为了职工能致富。

建设手稿

在陈世举老旧的办公室,队员们看到了厚厚的一沓工作笔记和建设手稿,皲裂的纸页和发黄的字迹记载着他三十多年来建设芳草湖的印迹。

芳草湖农场,曾经被人们称作“荒草湖”。顾名思义,荒草湖荒凉至极,一望无垠的戈壁滩,恶劣的生存环境、匮乏的物资以及有限的人力都是巨大的挑战。

“住的是地窝子,吃的是限量的粗粮,还经常吃不饱。就算是地窝子也不是每个人能分配到的,大部分人还住的是大通铺,男女老少都是用一个帘子隔开。”陈世举回忆说,每个人都是分一床铺盖,一把铁锹,哪里需要去哪里,挖沟渠灌溉铺路建房子……什么都干,巨大的围垦戍边土地建设工程,只能依靠每个人满腔的激情和体力。因为大家知道这里就是他们的家,他们必须努力改变这里,才能更好地生活。

“那时芳草湖农田主要采取大水漫灌,大家穿着长筒胶靴在泥泞中堵水打坝,一干就是好几天,长筒胶靴里全都灌满泥水。”陈世举说,常年累月在泥水中劳作,自己也落下了病根子。谈及老办公室旧址里的木头时,陈世举长叹了一口气说,那个时候的新疆,到处啥都没有,建房子要用到的木材都是从很偏远的地方挖回来,再扛回来的。

如今,经过数代新疆人的不懈努力,曾经的荒草湖改变了模样,展现的是一个欣欣向荣的美丽芳草湖。曾经的机械化已经普及到了新疆人的日常生产生活,农耕系统,滴灌系统等已经惠及到了每个新疆人。

忆苦思甜需要物质载体。陈世举说道,为了传承这份红色记忆,把兵团精神继续传递下去,他现在正在着手干一件事,就是自发保护老办公室旧址。在他看来,那是一代又一代新疆人发展的缩影,要让后辈从小就知道这个兵团那时候是什么样的环境,有什么样的故事。

“碰见一些老旧的东西,比如马车的轱辘啊,老旧的柜子啊,我都留了一些,我也号召大家都捐一些,人多力量大嘛,东西多起来,我们这里就复原得更好了,记忆也就更多了。咱们芳草湖农场附近类似的办公室,都没有了,没保留下来。”

老办公室

兵团建设总要有人去传承,即使再苦再难,他们也无怨无悔,只为了将这种兵团精神传递下去。陈世举计划退休后还在这个连队,他也鼓励他的儿子复员后回乡创业,继续扎根建设。

“外面都能富起来,我们芳草湖占全国土地面积的万分之一,拥有无限潜力,我希望更多的兵团年轻人能留下来创造出属于他们的一片天地,在这里续写他们的芬芳年华,为我们兵团添砖加瓦。”陈世举动情地说道。

重回戈壁: 缔造兵团丝路芳华 

崔志刚,大学副教授,曾担任过设计总监、工程师等职位,现创办了芳华国韵文化艺术培训中心,芳草湖墨苒堂书画院等一系列教育机构。其宗旨是振兴乡村艺术教育,提升城市文化软实力,提高文化自信打造书香小镇。作为回疆建设的青年代表,他的精神和成就值得每一个人肯定。

实践队员们在与崔志刚老师的谈论中感受最深的是他对家乡发展的那种急切的心情,“开始想着的是在乌鲁木齐创业发展,并且房子、成套的办公设备等等都准备好了。但是在回来看到芳草湖乡村教育体系不完善后便义无反顾地选择回乡兴办艺术教育。我的爱人在看到家乡的孩子渴望学习但没有条件的现状也于心不忍。经过商量,我们一拍即合选择回乡建设,弥补乡村孩子教育上的不足。”

崔志刚表示,受到父辈支边垦田艰苦奋斗精神的感染,看到他们为物质生活而奋斗的场景,每每回忆都有种深深的震撼。在他看来,前辈们的努力已经让现在新疆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大大提高了,目前的任务是紧抓文化水平,增强人们的文化自信。

“毕竟我的能力有限,所以我想着从小就培养他们学习这种精神的习惯,让他们在今后的生活中更好的践行报效家乡的理念。”这便是崔志刚一直坚持下来的动力源泉。

作为回疆建设的青年代表,崔志刚表示会尽自己的努力会吸引和号召更多的人加入回疆建设的队伍,同时也需要媒体的大力支持。时代虽然不同但是他们的精神不变,父辈兵团精神这种文化应该被继续传承。(黄旭龙 张利)

(责编:周恬、关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