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何不给百度来一次置死地而后生的整顿

2018年09月11日10:40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央视财经”微信公号消息称,今年6月,周女士因为鼻炎想去上海找一家医院看看,通过百度搜索“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得到了第一条为“复大医院”的搜索结果,误以为“复大医院”就是“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在交了上万元治疗费后,却不见好转;陈女士的孩子后脑勺长了一个小包,进入被百度搜索误导的“复大医院”,被诊断成“右枕后海绵状血管瘤”,花15000元治疗无果,那一颗“血管瘤”被三甲医院诊断为“长大后就可以自行消失的淋巴结,无需治疗”,陈女士虚惊一场。

经验证,在百度搜索引擎上无论是输入“五官科,面瘫”还是“中耳炎,红房子”,结果排名靠前的总是“复大医院”。

针对此事,百度官微博发布声明回应称“上海复大医院的医院名称与上海复旦大学相关附属医院语义相似,误导了网民”。

“语义相似”就可以得到与被搜索关键词相近的关键词?既然搜索“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就可以得到排名第一“复大医院”的搜索结果,那么搜索“复大医院”会不会出现“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的搜索结果呢?笔者在百度输入“复大医院”,然而满屏“复大医院”,并没有出现包括“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在内的其他相似医院的搜索结果。

仅一个随手的简单测试,便足以证明百度公司在“睁眼说瞎话”。

其实,人们按照百度以往“认钱不认理”的作派,完全可以大胆推测:不给好处,百度不可能增加权威医疗机构“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医院”的曝光率。你搜索“复旦大学附属医院”可以在第一条出来“复大医院”,但你搜索交了钱给百度公司的“复大医院”,百度暗送秋波,出来的搜索结果当然就是“复大医院”或者“复大医院”的相关信息,万万不会出现“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医院”!

查一查“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的百度公司的前科,便知道它为什么会让“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复大医院”屡屡霸屏,让患者钻进套笼成为挨宰的“鱼肉”的原因了。

安徽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月刊《决策》杂志刊文称: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曾公开表示,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有行业人员爆料:“很多医疗机构几乎为互联网公司打工”,“一些关键词在百度的单次点击价格已经达到999元,甚至有些莆系医院一半的收入都给了百度”。正是如金山银山般的分红给了搜索公司疯狂的动力。

滑膜肉瘤患者魏则西因为相信了百度搜索出来的结果,才误入莆田系医院的“魔爪”,早早结束了21岁的年轻生命。魏则西去世仅两年,承诺下线的医疗广告在百度杀了个“回马枪”,“数十年经验专家坐诊”“饿死肿瘤”“不化疗”等夸大其词、违背医学原理的宣传充斥眼球。

处在生死边缘的血友病病友聚集地“血友吧”被曝出“被卖”后,“卖吧”行为并没有得到坚决遏制,“普通企业吧要6万元”,“流量较大,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卖贴吧的费用“需要把款项交给百度,并由百度出具三方合同”……内幕交易依然让人心惊肉跳。有网友在新闻后面跟评道:为了获得利益,百度公司“每一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百度公司为何敢如此顶风作案屡教不改?有专家分析原因:疏于管理,个别管理人员违背百度公司“企业规划”,不择手段获得效益,中饱私囊;百度公司大谈“社会责任”,督促竞价排名的医院“依法经营”,同时不断出台新政,以管理松散的民营医疗机构为“敢死队”,自个儿隐身在后边往口袋里扒拉“个个有病”、“过度医疗”的钱,填充年年攀升的利润额。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曾建议:搜索结果出了问题,损害了使用者的身体健康或者经济利益,不管消费者还是百度的过错,都应由百度先行赔付,然后再由百度向有服务瑕疵的第三方索赔,但此建议依然没有得到重视而搁浅。

患者因百度搜索出来的有害信息受害,尽管媒体不遗余力狠批,主管部门约谈,但百度毫发无损,徒唤奈何,到底是谁给了百度底气?

因百日两起杀人案,全国网友风起云涌把矛头对准滴滴公司,谴责其“未能把生命摆在第一位”,滴滴打车平台“无限期下线”,内部重新评估业务模式,奉行“用户至上”企业宗旨,承担杀人事件的“主体责任”。正是网友不依不饶的追问和主管部门的严肃处理的态度,让滴滴公司噤若寒蝉,低头认错改错。

对不法商人没有原则的温柔,就是对用户无边的残忍。或许在百度公司,也需要来一场类似于滴滴公司的“置死地而后生”的整风运动,才能遏制视人命如草芥的“丛林盘剥法则”,践行“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的精神。(程里)

(责编:张隽、关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