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论】治病号蚂蟥乘网络快车乱象需用重典

2018年09月12日10:10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为扫清屡打不绝的挂号黄牛党,北京市卫生部门出台新政,患者可通过“京医通”微信、自助挂号机、电话等多渠道,实名预约7天内号源。但“互联网+”的技术进步并未完全杜绝号贩子,反而让这些“病号蚂蟥”步入了可牟得更多利益的网络快车道。

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北京医院官方挂号渠道显示未来几天的号已满,黄牛app“北京挂号网”却信心满满称“”能达到95%的挂号成功率”,如此神通令人咂舌。

把本来没有的东西凭空变化出来展现在观众眼前,除了神话就是魔术。仔细琢磨黄牛app如何把挂号号条“变”出来的玄机,发现玩的还是“背后有怪,眼疾手快”。

一名号贩子透露说:他们掌握了医院的放号规律,用“专用的软件”,先“自己挂号抢占号源”,在App平台上找到买主后,退号再立即刷新,用真实患者的身份信息重新预约抢号,也就是“占坑屯号”。

说简单一点,就是没病的黄牛党冒充病人,找来身份证,在摸清医院放号规律后,把号条的名额先抢先占领,然后四处寻找真正有病但无号可挂的病人。找到真病人后,用病人提供的身份证注册抢号,假病人退出挂号空出名额,真病人迅速刷新抢号,自己放号自己抢,中间几乎没有时间差,成功率当然99.99%。

有资料显示,仅北京外来就医流动人口就达到日均数十万,按照号贩子标价,每人能收几百元甚至高达4500元的服务费,结合能“达到95%的挂号率”算一笔账,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隐形地下市场!用“日进斗金”来描述其骇人的利润,也还显得“太谦虚”。

一边是病人要挂号求医救命,一边是黄牛党把救命的号条抢空,明码标价售卖,屯号卖号大发救命财的黄牛党,正应了一句小品台词:眼睛是黑的,心是红的;但眼睛一红,心就黑了!

吃五谷杂粮,人都要生病。病痛本给病人带来身体、心理、经济等一系列伤害。需要到北京大医院才有希望看好的病,当然不是小病。看病需要挂号,让满身病痛、身心疲惫的病人和拥有高科技软件、生龙活虎的号贩子去比赛抢号谁更快,病人必然“甘拜下风”。抢不到号条不能及时就医,又被勒索高价买号,焦急无助的患者便雪上加霜。

面对病人的质疑,北京市卫生计生热线工作人员称“因为‘您用的是商业的挂号网站’,所以‘北京市卫计委没有权限去处理’”的说法就显得强人所难:医院每天放出的号条大部分落到黄牛手里,患者不到黄牛手里买号就不能看病,他们除了强忍着愤怒花高价买号还能怎么办?

把“官方挂号平台”因技术漏洞和设计缺陷造成的一堆就医难题推给患者来解决,既不合乎常理不近乎人情,也显得冷漠拖沓。弄一个“病人根本抢不到号”的挂号软件唬弄病人,那倒还真不如原来的排队挂号显得公平高效。如何把医院的挂号条真正落到患者手中,应是医院和监管部门不容推卸、必须承担的责任。

黄牛抢号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几年前,火车票实行网上预售,一些票贩子请人编写抢票软件,购买高速专线和服务器,在与普通购票者的抢票中频频胜出,但随着铁路12306网站不断技术升级,黄牛“刷票”的难度在不断提高,加上公安机关严打倒票,黄牛倒卖火车票的利益空间日益缩小。这说明,无论网上还是网下,无论是网络技术的比拼还是人力资源的防控,狐狸再狡猾也不是猎人的对手。只要重视了,不正当的抢票“顽疾”同样可治。

比如说,重庆优医岛科技公司开发的黄牛抢号软件“北京挂号网”app,号称“代挂号服务范围覆盖了北京212家医院”,如此软暴力赚大钱的高科技敛财方式,难道仅仅是触犯了《治安管理处罚法》?没有内鬼配合,凭黄牛党随机捞号又如何获得大量知名医院的专家号条资源?这中间到底有什么猫腻?“安卓及苹果应用商店,还有多款、多地类似挂号应用”,对这些坑害病人的软件也应就地封杀。重大民生问题面前,不容正义退缩,法律缺席。“杀”一儆百才是硬道理,震慑攫取不义之财的“病号蚂蟥”亟需用重典。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心怀敬畏,不敢胡来。(程里)

(责编:关喜艳、周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