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次呼唤”确保春运列车安全正点

【查看原图】
杨媛媛和同事们在一起值班。刘亚龙 摄
杨媛媛和同事们在一起值班。刘亚龙 摄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2019年02月03日09:18

“开放信号,执行。”2月1日,见到杨媛媛的时候,一头短发、臂带墨绿色“车站值班员”臂章的她正襟危坐,一边剑指控制台上的列车进路,一边用普通话向旁边的信号员下达联控命令。

今年31岁的杨媛媛不但是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宜昌东火车站唯一的女车站值班员,也是包括宜万铁路、汉宜铁路和雅宜铁路在内的千里铁道线上唯一的女车站值班员,更是单位2006年成立以来唯一一个敢闯进车站值班员这个“女人禁区”的唯一女车站值班员。

宜昌东火车站一共有27条股道,是鄂西渝东最大的铁路枢纽站,车站同时在数十个方向开展行车业务,既开行者高铁和动车组列车,也办理着普速客货列车接发、机车调度、列车编组和解体等工作,每天办理的列车超过260趟。

杨媛媛的工作就是根据列车运行图和施工计划,通过一道道电波和列车调度员、信号员、司机、施工人员等进行联控,安排机头、列车、轨道车、施工组等在车库和车站之间有序进出,指挥客货列车按照。联控过程中,她必须在熟练运用几百条标准联控命令的基础上,做到字正腔圆,发现和纠正对方联控语言的不规范,监视控制台上信号员是否严格执行命令正确办理列车进路,安全防护措施采取情况。如果她的联控用语出现哪怕一丁点的问题,或者联控对象对联控用语理解错误,轻者耽误列车运行,重则发生安全事故。为了练就“金嗓子”,河南口音很重的她只要一有时间,就对着手机苦练发音,还报了专门的培训班接受系统辅导,拿到普通话等级证书,以保证在工作中联控时不因自己的原因造成联控对象听不懂。

宜昌东火车站站场跨度6.95公里,单线和复线同时使用,涉及的道岔有几百组,供电单元数十个,从上个世纪80年代的半自动闭塞设备、自动闭塞设备到现在的CTC调度集中控制设备样样齐全。复杂的站场条件给杨媛媛他们这些“铁路交通警察”的工作带来严峻考验——不但要熟记所有设备的情况,还要熟练应付各种列车晚点、机车故障、线路、供电和信号设备异常等突发情况。一次,因天气原因造成一趟列车晚点2分钟,列车调度员要求将列车由一站台变更到八站台,杨媛媛根据现场实际情况拒绝了,“从正线将列车接到八站台,因为走行距离和进站速度的原因,比接到三站台要多花30秒。本来列车就晚了点,一趟车多花30秒,后面还有几十趟,累计算下来,可就会错得离谱。”性格耿直泼辣的杨媛媛告诉笔者。

一趟列车从车库到站台再到开出,中间要经过十多个作业环节,因此车站值班员得向各个协作岗位下达几十个指令。和其他男性值班员一样,杨媛媛每个班要呼叫标准联控语言1300多遍;遇到对方听不清楚的时候,她还得反复呼叫,直到对方一字不错地复述她的指令。春运中,由于大量加开列车的缘故,杨媛媛和同事们的工作强度增加了不少。高频度的联控使得她的嗓子在上班时格外渴望开水的滋润,但为了尽量不离开岗位,保证每趟列车按点进入车库,正点接进发出,杨媛媛只能在感到干渴不过的时候,吮吮润喉糖。

“看着屏幕上一列列表示列车的光带在我的指挥下安全正点开出,想着车上的旅客可以如期见到亲人,我就特别有成就感。”对着面前控制台上一溜23块显示列车各种运行信息的显示器,曾经当过兵的杨媛媛说,“虽然旅客不知道我们这么一群人,但我们却知道旅客归家的心情。”(刘卫兵 罗庭万)

分享到:
(责编:周恬、张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