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教育体系显然并不公平”

本报驻美国记者 郑 琪

2019年04月30日08:05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长期以来,教育公平缺失是美国民众“痛感”最强烈的社会问题之一。近日,美国司法部公布的一起大规模高校入学骗局让这一问题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在美国教育界人士看来,虽然此次舞弊案中花钱造假的违法行为并不常见,但部分富裕家庭利用金钱在名牌大学入学竞争中获得优势的做法,却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美国公众对高等教育的不满不断上升。民调机构盖洛普去年10月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只有不到一半的美国民众对高等教育体系持有信心。公平性问题不局限于大学,也出现在中小学教育体系之中。

  ■38所美国知名大学中,来自收入水平处全美前1%家庭的学生数量,多于来自收入水平处全美后60%家庭的学生的总和。

  

  长期以来,教育公平缺失是美国民众“痛感”最强烈的社会问题之一。近日,美国司法部公布的一起大规模高校入学骗局让这一问题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根据法庭文件,33名家长通过一名招生咨询顾问,以作弊造假的方式帮助孩子进入美国顶尖大学。

  据路透社报道,目前,好莱坞女演员菲丽西提·霍夫曼已就被指控的共谋与欺诈罪等罪名发表声明,对受控罪行供认不讳。另外13名学生家长也作出了同样表态。这一案件折射出美国教育体系的深层弊端。专家认为,美国大学现行的申请体系,正让富裕家庭子女在进入优质大学方面拥有不成比例的明显优势,教育体系公平性缺失愈加严重。

  “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入学骗局”

  根据检方公布的文件,从2011年起,涉案家长向加利福尼亚州一家招生咨询机构的经营者威廉·辛格提供资金,由后者出面贿赂高校体育教练和入学考试机构工作人员。受贿者通过将子女包装成运动员、请枪手代考标准化入学考试或篡改考试答案等手段提高进入名牌大学的机会。涉案家长则为这种“服务”支付高达数十万美元的“酬劳”。

  这起案件被媒体称为“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入学骗局”。卷入舞弊案的高校包括耶鲁大学、斯坦福大学、乔治城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等多所知名大学。共有包括家长和大学体育教练等在内的50人被提起诉讼,涉案资金达到2500万美元。涉案的33名家长多为法律、金融等行业拥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士。

  参与调查的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约瑟夫·博纳沃隆塔表示,这个骗局“击中了美国大学录取过程的核心部分”。不少媒体对大学给予运动员学生的大幅度特殊待遇提出质疑。报道称,所有申请哈佛大学的学生会根据学业表现,按1到6分进行排名。通常情况下,得分为4分的运动员被录取的几率约为70%,但相同分数的非运动员学生的录取率只有0.076%。

  美国VOX新闻网在报道中指出,高校对运动员学生的偏好是因为“优秀的体育项目非常符合学校利益”,能为学校带来更多资金、社会知名度和校友的捐赠。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评论称,在大学体育运动中存在腐败现象。“许多教育工作者和教练非常乐意利用自己的地位,通过舞弊的手段换取财富。”

  案件曝光后,涉事大学纷纷采取了紧急应对措施。斯坦福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维克森林大学已解雇了涉案体育教练。斯坦福大学在3月底新发布了一套针对体育特长生的核实方案。除教练推荐外,学校体育部门将指定专门人员负责审查申请人的运动员资质,只有通过审查的体育特长生才能进入下一步审核。

  “为富有家庭的子女提供特殊待遇,是布朗大学和其他精英大学的标准操作程序”

  案件引发了美国各界对教育制度性漏洞的持续关注。在美国教育界人士看来,虽然此次舞弊案中花钱造假的违法行为并不常见,但部分富裕家庭利用金钱在名牌大学入学竞争中获得优势的做法,却正变得越来越普遍。

  富裕家庭学生更容易进入美国名校,一大原因是高校对校友以及大额捐赠者的子女给予优先照顾。不久前一场针对哈佛大学的诉讼显示,哈佛大学负责招生的院长威廉·菲茨西蒙斯在电子邮件中,暗示对大额捐赠者后代作出特别考虑。大额捐赠包括“承诺为一栋楼出资”或是“捐赠艺术收藏品”。

  布鲁金斯学会副会长达雷尔·韦斯特表示,自己此前在布朗大学26年的教学生涯中,“确实见证了富人和人脉广泛人士施加不正当影响的例子”。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为富有家庭的子女提供特殊待遇,是布朗大学和其他精英大学的标准操作程序。”

  富人阶层的裙带关系是高校录取的另一块敲门砖。很多学校都不讳言在招生时会优先考虑校友和具有影响力家族的后代。由于知名校友能够为学校提供金钱和人脉支撑,或者某一家族对学校有长期资助,高校往往对有这些背景的申请者格外青睐。这种家庭出身的申请者还能在就读后,凭借家族资源获得比普通学生更多的机会,进一步加剧教育不公。

  正因如此,美国公众对高等教育的不满不断上升。民调机构盖洛普去年10月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只有不到一半的美国民众对高等教育体系持有信心。

  美国现行税制允许人们为提供给非营利性大学的捐赠申请税收抵扣。对此,美国联邦参议员罗恩·韦登曾提出一项议案,试图禁止家长为以孩子入学为目的的捐赠申请税收抵扣。韦登在一份声明中说:“中产阶层家庭无法为他们的孩子打开这扇后门。”

  “美国高等教育资源总是不成比例地向富人倾斜”

  美国教育部长贝齐·德沃斯此前就舞弊案表示:“所有美国人都希望教育公平,但美国教育体系显然并不公平。”她认为,公平性问题不局限于大学,也出现在中小学教育体系之中。

  哥伦比亚大学政府学教授罗伯特·夏皮罗对本报记者表示,富裕阶层最大的优势是家长能够为孩子提供更优质的小学和中学教育,因此他们的孩子比那些家境较差的学生更了解高校申请体系,更懂得如何利用机会。

  《纽约时报》近日报道了纽约一家名为“常青藤教练”的招生咨询机构。家长支付150万美元后,可以得到该机构为期5年的全方位大学入学咨询,包括帮助学生在中学阶段挑选“正确”的课程和课外活动、为美国“高考”SAT或ACT考试做密集培训、对学生的文章进行密集“编辑”,方便他们进行文书申请。目前,这些服务都是合规的。《纽约时报》还指出,包括耶鲁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等名校在内的38所美国大学中,来自收入水平处全美前1%家庭的学生数量,多于来自收入水平处全美后60%家庭的学生的总和。

  长期研究社会流动性问题的著名学者理查德·里弗斯曾在《梦想囤积者》一书中详细解释美国富有家庭如何为孩子“囤积”机会。同其他西方国家相比,美国的富裕家庭更善于将自己的社会资源优势传递给子女。例如,华尔街投行高盛新招收的10名员工中,有9名之前曾在该公司实习过。但通常只有富裕家庭才有钱供子女在纽约呆上一整个暑假,并获得名牌公司的实习经历。

  夏皮罗说:“美国高等教育资源总是不成比例地向富人倾斜。”“最近的丑闻显示了那些经济上富裕的家庭一直拥有的优势。目前,合法的捐赠仍在继续,这进一步保持了富裕阶层的优势。” 

  (本报华盛顿电) 


  《 人民日报 》( 2019年04月30日 18 版)
(责编:关喜艳、周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