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园抒怀

朱昌勤

2019年05月08日08:3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图为杭州超山迎春绽放的梅花。
  柱 子摄(影像中国)

  我爱梅花。几十年来,无论客行何地,我都会打听有关梅花的景区、景点、景物。一旦知道当地有梅,我一定前去。

  十分高兴,这次全南行的途中,有人告知,全南有座特大的梅园。我当即要求去梅园。陪同说,赏梅的时机是冬季,现在时为初夏,梅园无花,没有看头。我说:“无花之中自有花”。

  我非去不可。

  “你真是梅花迷呢。”

  “我是梅花的儿子。”

  闻者吃惊,甚为不解。

  去梅园的途中,我细说了我珍爱梅花的两大缘故。

  我热爱梅花崇尚梅花景仰梅花的第一个原因,与一切爱梅者一样,那是爱梅花的品质品性品格;爱梅花纯净纯清纯正;爱梅花的高尚高洁高雅。梅花开在苦寒中。梅花开在秃枝上。没有绿叶相映,独放独立,自荣自美。秀气中有灵气,傲气中有骨气。故梅花为一切正经正直正派的人所钦佩、所敬佩。

  我爱梅花的主要原因还不在于此。我爱梅花,是因为我爱我终生在苦寒中苦育儿女、苦持家务的贫寒母亲。我母亲姓黄,名茂梅。所以我更爱黄色的梅花。我家中贫苦,父亲早故,没有田地,且有不少债务。母亲只身持家,就在这样环境中将五个儿女抚养大。

  所以,无论我去哪里,我都要去看梅。

  1983年12月24日,我在春城昆明开会。是日恰好遇上一场据说六百多年从未下过的罕见大雪。这场大雪一连下了三十六小时,地上积雪盈尺,有的地方甚至深达一米。当天我们恰好游览一个梅园。雪中赏梅,别有意味。梅林中我突然看见一株傲雪怒放的金黄灿烂的黄梅。我十分欣喜。可近前一看,有一枝已被积雪压断落地。我心疼极了,惋惜极了。一枝千年古梅,熬过几多苦寒,斗过几多风雨。这是梅之真品。这是梅之精品。我不能让其终了在地,必须让它活下去。我小心地从地上捡起,然后放入塑料袋中,历经千里带回南昌,请一位高级园艺师用插枝嫁接的办法再植。居然出了奇迹,这枝黄梅居然接活,而且是两棵。

  此间,我来到了全南梅园。这个梅园处在全南一个特色小镇上。这个特色小镇,是2017年由国家有关方面正式批准立名的。为什么叫特色小镇?因为这个乡镇拥有梅园、兰园、菊园等几大花园。特色小镇因花得名,因花知名。

  梅园处在一个山坡上。梅园范围很大,面积不小,居高下望,几乎占有整整一个大山坡。夏季的梅林,无叶无花,一眼望去,似一片枯林。但梅树根深,生命力强,花可以在苦寒中怒放,树也可以在酷暑中挺立。株株梅树,一般大小,随着山坡的坡度,演化成起伏的画幅,自上而下看,一行行一排排,清明可数;自下朝上看,一丛丛一片片,历历在目。独步梅园边,走在梅园间,可以想见,这里的冬天,四周放眼,都是梅花一片,红梅、白梅、黄梅,五彩斑斓,寒冬腊月,多少人在这里心生感叹,流连忘返。

  梅园间,留下了一重重足迹,也留下了一个个画面。

  事离如今有些年头了。有一位姑娘,十分崇拜《红岩》中的江姐,因之也喜爱梅花。一日,时值隆冬,她肩披一条长长的红围巾,独自一人来到梅园,从山坡顶端走到山坡下厢,又从山坡下厢走上山坡顶端。后来,她站定在坡顶的一棵红梅树边,前前后后转了几圈,然后俯身弯腰,伸手扯掉树下的杂草,又拾起一些石子在树周垒起了一个圆圈。她似乎认定,这棵梅就是江姐的化身。她双手抚摸着一枝红梅,放声高唱:“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歌声惊动了游客,人们不约而同拥了过来,在她的感染下,也不由得大声相和:“红梅花儿开,朵朵放光彩……”

  有一位老画家,曾经先后三次来过梅园写生。最后一次来的时候,与我等此行一样,是个火热的夏天。时为何意?画家说,冬梅在他的画板上已开放了千朵万朵了。一位诗人好友向他索讨命题梅画:夏梅。诗人希望画家画一棵没有花的梅树。画家一番思索,懂了:树上无花心有花。诗人要在无花的梅树上,联想、期待、寄托……

  这位诗人的情结,似乎有点像我。

  这会儿,我也正在面对夏时梅林思索着。

  梅花的神韵,梅花的气质,梅花的风骨,感染了多少有识之士和有志之君。梅花有神。梅花有情。梅花感人。梅花打造了一个特色小镇。梅园是特色小镇的一大特色。特色小镇理所当然要把梅花的文章做好做强做大。为此,特色小镇的管理者们,已下定决心,要进一步拓展梅园,美化梅园。梅花园的未来,一定是个“到处是诗境,随时有物华,应酬都不暇,一岭是梅花”的“迷人园”。

  走出梅园,情涌心间。下得山来,好生感慨。我真的不忍离去,很想再回梅园。花开花落花不朽,人来人去人长久。


  《 人民日报 》( 2019年05月08日 20 版)
(责编:关喜艳、周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