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媒看武汉:除了高楼大厦,市井烟火也迷人

2019年05月22日09:35  来源:长江日报
 
原标题:央视50分钟呈现 大武汉素颜之美

  央视纪录片《城市24小时》聚焦武汉,镜头对准武汉东湖凌波门一年一度的“跳东湖”活动现场 央视供图

  关于哪家热干面好吃永不停歇的争论,只有“人多”和“人更多”的地铁2号线,世界上最难等的资本大厦电梯,捧着小龙虾大快朵颐的食客……这是武汉人最熟悉的场景,也是正在崛起的大都市的城市B面。关掉城市宣传片的滤镜,素面朝天的武汉,21日20:04正式亮相央视9套的纪录片《城市24小时·武汉篇》。

  江滩、东湖、大桥的秀美与气阔,并不是《城市24小时·武汉篇》的主角。这部以时间顺序铺陈的纪录片,将镜头对准了热干面摊的经营者,出身“养桥世家”的桥梁养护者、创业中的光谷青年、离开车间依旧扎根红钢城的“三步踩舞后”,都是城市中最平凡的面孔。没有悬在半空的宏大叙事,绚丽摩登的城市景观也只是片中的点缀,城市的面貌在这部纪录片中幻化成小作坊里的热气腾腾,创业者脸上的行色匆匆,以及食客们脸上的满足欢愉。没有一丝矫揉造作,满是生活真实的写照。

  开篇镜头从只有武汉土著才能理解的仪式感——“过早”开始。画面中定格的“严老幺”,是本地老饕才懂的默契。这里既售卖招牌的重油烧麦,也提供同样出彩的三鲜豆皮。“正宗的武汉人还经常会为哪里的面好吃,哪里的芝麻酱更香而争执”,但凌晨5时的武汉,有热干面店主罗思偲日复一日的见证。“刮风下雨都一样的,说辛苦是蛮辛苦,但是我们也都习惯了,怎么说呢,我们都是吃热干面养大的,也是心甘情愿的吧。”

  大多数武汉人都不知道,自己和同胞们一天要吃掉2000多吨的碱水面,也不曾知晓,长江大桥的铁路层每天发生些什么。

  早上8时55分,作为“养桥世家”的第三代,陈卿明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他每天都要在大桥上上演争分夺秒的大片。利用无车通行的最长间隔这一“天窗点”,陈卿明和同事们需要拧紧松动的螺栓,调整变形的轨道间距,更换到了年限的枕木。

  上午11时,坐等午休的通勤族不在少数,但在武汉的东南角光谷,却是步履匆匆的模样。创业屡战屡败的小哥;永远等不到资本大厦电梯的外卖员;了解9种出行方式,依然无法迅速到家的上班族;试图通过众筹、P2P和小程序,升级过早业务的小商贩,他们都对着镜头一本正经地“吐槽”,反而勾勒出一个令人意外的光谷素描。

  下午3时30分的武汉,难得的闲适。如今外地人也会哼上几句的《汉阳门花园》,让纪录片的混音团队也被“圈粉”。因此音乐人冯翔不但被额外“加了戏”,还拥有了个人采访以及与老友们举办音乐沙龙的播出分量。此外,混音团队还给翔叔送出特别福利,出现在片中的翔叔的演唱,通过混音团队重新调整,伴奏声被弱化,翔叔透着岁月和温暖的声线被放到最大。

  两年前离开武钢车间,却依旧扎根红钢城的李承红,像极了方方、池莉笔下的武汉女人。尽管生活发生剧变,李承红却依旧打起精神料理好一切。傍晚5时30分,佰乐汇舞厅隐匿在红钢城一角。在这里,优雅的交谊舞无用武之处,最“吃得开”的是武汉人自己发明的节奏强烈的“三步踩”,李承红正是三步踩舞台上的迷人传说。

  长江日报记者梅冬妮

  总导演看武汉 从“偏见”到“血肉相连”

  在中国那么多座城市中,能被冠以“大”字的只有两座,一座是大上海,另一座就是大武汉。作为《城市24小时》系列首发的五座城市之一,武汉素颜拥有的骨相之美,是为总导演张旭所认可的,“我们不是做城市的成就片,我们的理念是‘城市的素颜写真集’,城市本身的长相,肯定是我们考虑的元素,要长得有特点。”

  还未接触武汉前,张旭并未隐瞒她对这座城市的“偏见”。“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是张旭以及不少外地人对于武汉人最直接的印象。“武汉人给人的感觉火爆、聪明,又有些不好打交道,心眼也比较多。”

  但通过两年多的筹备,和无数次与本土拍摄团队的接触,以及片中呈现出的那个温情、丰富、厚重的武汉,让张旭对这座城市有了“血肉相连”的感知。“武汉人在豪爽的外表之下,其实有非常敏感细腻的心。我一直觉得武汉是跨越历史和现实之间的城市,太有故事了。是一座非常有魅力,值得慢慢感受的城市。”

  镜头之外,来自武汉本土的分集拍摄团队,也让张旭赞不绝口。“这个团队一方面非常敬业,特别有热情,但鬼点子又特别多,脑洞最大,说湖北佬是‘九头鸟’不是没有道理。”张旭回忆道,拍摄过程中团队在凌晨一两点开会是常有的事,但由于自己起得早,清晨6时在微信的留言,竟然也收到武汉团队的“秒回”。“结尾的时候改动特别大、特别多,细节的打磨是非常繁琐的,但他们每个人都是特别快速就拿出一个修改方案,然后快速调整思路,快速给出新的版本。”

  无论拍摄对象是李承红、冯翔,还是武汉的导演团队,镜头里里外外的武汉人,都让张旭感触颇多,“武汉真的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城市,武汉人虽然总是显出无所谓,但骨子里给我的印象总有一种倔强的内心动力,什么事情一定要做好。”

  (长江日报记者梅冬妮)

(责编:张隽、关喜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