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重灾社区”的“7天防疫”成功经验

2020年03月08日19:00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3月8日,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最后4名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一大早,金沙社区群干就带着鲜花和慰问信,静静等候在县中医医院门口,迎接社区患者廖某战胜疫病凯旋。

金沙社区是红安县早期疫情的“重灾区”。1月27日,全县首次公布确诊病例14例,金沙社区10例。2月3日,金沙社区累计报告确诊病例增至20例,但是这个数字就此“定格”,此后再无新增确诊病例”。

7天时间,这个占地4平方公里的社区是红安县面积最大、常住人口最多、人员构成最复杂的社区之一。就成功遏制住了疫情蔓延势头,他们的秘密武器是什么呢?

 当机立断!全省最早对小区封闭管理

1月24日,除夕夜。

当千家万户都在看春晚“守岁”时,金沙社区会议室里,黄胜全和黄建红堂兄弟俩正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一筹莫展。

黄胜全是红安县城关镇金沙社区党委书记。他的堂哥黄建红是土黄司片区小组长。白天,有关武汉疫情形势严峻的消息,不断“刺激”着兄弟俩的敏感神经。

金沙社区人员结构十分复杂,节前从武汉返乡的有近3000人。最可怕的是,红华小区已经有几个人出现发热、咳嗽症状。他们还得到线报:“一位武汉返乡人员,回家后一直在打针吃药,而且药是从武汉带回来打的。”

红华小区是土黄司片区的一个老旧开放式“三无小区”,也是村小组长黄建红包保的责任区。他对堂弟实话实说:“只靠双条腿巡查根本管不住!必须要有新招!要不干脆把小区封了?”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题:封吧,全国都没有先例,大过年封路怕群众骂娘,弄不好还要挨处分;不封吧,节日期间人员流动更频繁,交叉感染机率上升,后果不堪设想!

“封,先封了再说!”电视上春晚快结束时,社区党委书记黄胜全终于豁出了:“有问题我负责!”

大年初一13时许,红华小区居民李大爷最早发现了“异常”: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几辆大卡车和拖拉机,封堵了小出所有出入口,而且有专人值守,“只许进不许出”。

省市防控制指挥部的通告显示:2月10日,黄冈市在全省率先对“四类人员”居住过的小区实施封闭管理。2月12日,湖北宣布全省小区实行封闭管理。红华小区封闭管理的时间,比黄冈市提前了14天,比全省提前了16天!

黄胜全顶着巨大压力“违规”封闭了小区,但他最终还是采纳了堂兄的建议:选择在初一下午动手,而不是上午。

“正月初一一大早上封别人的门,群众会觉得不吉利,怕他们感情上接受不了。”3月7日,黄建红这样解释自己的考虑。

随着疫情发展,金沙社区封闭管理举措也步步升级:

刚开始只是封闭疫情最重的红华小区。一周后,封闭管理扩大到全社区。

最开始用卡车和拖拉机封堵。几天后,用铁皮将小区进出口彻底“封严”。全社区213个卡口,除了留少量几个供运输物资外一律封闭。再后来,单元楼和单元楼之前也封了。

最开始只是白天派人值守。当发现有人晚上偷偷溜出来后,他们开始派人24小时值守。值守人员从最初的十几人,增加到306人。

彼时,防疫物资紧缺,值守人员没有帐篷住。黄胜全从一个熟人企业家那里借来两个集装箱,简单改造一番后,供值守人员避一避风雪。

 “跟我上!”党员干部冲锋在战疫第一线

封闭管理,只是疫情防控的第一步。全面摸底排查,弄清底数,才是阻击疫情传播的关键!

这又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金沙社区约4平方公里,辖区内有31个机关企事业单位、20处单位宿舍楼、8个商住区、10个村民小组、6个老旧小区。疫情发生时,这时住着7897户、26000多人。其中,武汉和黄冈返乡人员初步估计超过3000人,另外还有大量近期过境武汉和黄冈的本地人员。

但是,金沙社区也有优势。这里是红安县首批“党建引领 幸福社区”建设的试点社区。2019年,这里建立起了在“第一书记指挥下的镇党委——社区大党委——小区功能性党支部——楼栋党小组长——党员中心户”的五级组织架构,党组织体系比较健全。疫情发生后,金沙社区在原有组织架构的基础上,成立社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第一时间建立起完备的指挥体系和力量体系。

辖区内,县自然资源规划局、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等5家县直单位,每家单位抽派20名党员“下沉”到社区。

县直单位在金沙社区有20处宿舍楼,每栋楼派2名干部包保。同时,每个单位指派2名党员,包保一个小区。

8个小区党支部,每个支部派出2至3名党员,为县直包保单位“下派”的党员干部充当“向导”,一起参加摸底排查。

大摸排工作正月初四开始就开始了!

每天上午8点钟,党员干部到社区、村组,挨家挨户敲门摸底询问,测量体温。下午4点钟,11个片区负责人齐聚社区疫情防控指挥部,“汇报”当日摸底排查情况和工作上遇到的难点、痛点,指挥部现场商议对策,强力攻坚克难。

“摸排对象也在扩大。最初重点查从武汉、黄冈返乡人员,两天后上级通知要摸排所有外地返乡人员,到后来又扩大到全体居民,‘不漏一户,不漏一人’”,县自然资源和规模局一位参加摸排工作的干部戏称,“摸排政策一周三变”。

红安县化肥厂是一家改制企业。“筒子楼”里大部分人去楼空,只住了几十户人家,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沈晓燕是化肥厂两名留守人员之一,也是一名党员。从正月初四开始,她每天一家一户敲门,问健康、问需求,测体温。由于很多房子里没人居住,她连续几个晚上“加班”去数灯敲门。

一周后,化肥厂家属楼的底数终于摸清了:300套房子,住着49户110人。“别人都宅在家里闷得慌,我每天微信步数近2万步,身体更健壮了。”沈晓燕说,这份工作让她很有成就感。

今年30岁的胡楚江,是红安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的一名普通党员。他父亲是残疾人,母亲患尿毒症。正月初八,他作为第二批党员干部“下沉”到金沙社区,全身心扑在抗疫工作上,家里双亲完全顾不上。全社区26707人每天的动态健康信息,由他另外一名社区干部一手录入电脑,建立起完整的《摸排信息台账》。

一周后,金沙社区的“底数”清了: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0人,疑似病例X例,密切接触者105人。“该治疗的住院治疗,该隔离的立即隔离!”

危难时刻,更多基层党员和“无职党员”站了出来!

金沙社区五组小组长祁立新,是一个养殖户,也是一位有十几年党龄的老党员。五组有627户3300多人,还有3个“三无小区”,疫情防控任务十分艰巨。

2019年上半年,非洲猪瘟不期而至,老祁的养猪场损失惨重,但是他有一个意外“收获”:购置了全套消毒设备,还剩下几十斤消杀药物。

腊月二十九,老祁找来一辆车,拖着消毒设备和药水,开始对小组公共场所进行全面消杀。消杀完五组的“自留地”后,他又走进红华小区、棉纺小区、交警大队住宅,开始管起了他人的“瓦上霜”。整整7天,经他之手喷洒的消毒药水,每天近20吨。

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全省最早开始全面“消杀”的小区,但肯定是“最早的之一”。

 战时体制!县领导“下沉”社区任第一书记

疫情防控是一场“大考”,党委和政府是答卷人。

金沙区作为红安县早期疫情的“重灾区”,能够在一周内摸清底数,成功遏制疫情蔓延扩大,与这里第一时间建立起来的“战时体制”不无关系。

疫情发生后,红安县委、县政府迅速拿出详细的社区防控工作方案。正月初三,县防控指挥部果断决策,将3位副县级领导派到金沙社区坐镇指挥。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辉坦亲任社区第一书记,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局长吴昀担任社区第一副书记,统一指挥辖区31家机关企事业单位作战。当天,金沙社区疫情防控指挥部和工作专班成立,四级联动的战时作战体系建成。

根据便于操作、易于执行的原则,又将金沙社区划分为“三大战区”。社区第一副书记吴昀说:“这样做的好处,是让熟悉的人去管理他们熟悉的地方。”

同时,又将“3个区”细分为7个网格,17个责任单元,包保责任到人头。

一支470人骨干战斗队迅速集结,全面承担上门摸排、卡口值守、安全巡查、物资代购和发送任务。

抓牢“排查”和“封控”两条主线,制订摸排和卡口值守两套《包保人责任清单》和《信息台账》,包保人必须每天与包保对象见面,问健康、问需求。党员干部动起来,让社区“静下来”。

严明战时纪律,当日事当日清,“马上办不过夜”,实行“第一书记—责任单位领导—责任人”三级金字塔式倒逼抽查机制。每天下午4点钟召开例会,通报抽查情况,及时发现问题,再部署再安排,督办落实。

一系列得力举措,终于掌握了疫情防控的主动权。2月20日,省纪委督导组到金沙社区开展督导调研。在几十本详细的摸排和值守台账面前,督导组负责人感叹说:“金沙社区防控制工作真的抓得很实,成效真的很不了起!”(郭婷婷 王洪涛 胡红敏)

(责编:周恬、张隽)

图说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