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沒日沒夜扑在扶貧工作中”

程遠州  葉雨薇

2020年11月24日08:13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為謝睿(左一)正在入戶走訪路上。
  資料照片

  核心閱讀

  “沙礫”是湖北省咸豐縣清坪鎮紀委書記謝睿的微信昵稱。作為多個重點貧困村的扶貧聯系人,在今年9月的一次走村入戶中,謝睿意外殉職。扶貧5年,他的16本工作筆記裡記滿了老鄉的需求,也見証著村民的日子越來越好。全心全意地投入扶貧工作,謝睿就如同一顆沙礫,鋪在扶貧路上。

 

  “今年白柚大豐收,一畝能賣6000多元,可惜謝書記再也看不到了。”11月10日,在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咸豐縣清坪鎮龍潭司村唐崖河畔挂滿碩果的白柚林裡,說起謝睿,村民顏克鬆又流淚了。這片白柚林,就是謝睿帶領大伙兒辛苦培育起來的扶貧產業。

  謝睿是清坪鎮紀委書記,也是多個重點貧困村的扶貧聯系人。9月15日,謝睿在龍潭司村走訪農戶,察看民居改造工程時意外墜樓,搶救無效殉職,年僅39歲。

  在謝睿的辦公室,兩雙沾滿泥土的球鞋仍擺放在角落,名為“沙礫”的微信頭像卻再也不能在電腦裡亮起。“他沒日沒夜扑在扶貧工作中,他是扶貧路上永遠的沙礫啊!”清坪鎮黨委書記楊俊含著淚說。

  主動請纓

  到最偏遠最貧困的村子去扶貧

  謝睿的書櫃中,16本工作筆記整齊排列,記載著一名扶貧干部5年的忙碌與成長,理想與擔當。

  第一本筆記開始於清坪鎮脫貧攻堅任務最為吃緊的2016年,剛剛任職紀委書記的謝睿主動請纓,申請聯系小河村、魚塘灣村等5個全鎮最偏遠、最貧困的村子。這些村庄都在武陵山深處,分布在不同山頭。其中,從清坪鎮到小河村就有22公裡,山路崎嶇,第一次入村走訪,謝睿在山路上顛簸了兩個多小時才到達村口,然后下車步行20分鐘進村。

  “那個時候,村裡既沒有像樣的路,也沒有像樣的屋,打個電話要滿山找信號。”當時尚未回村的小河村村支書李華軍回憶,大伙兒對這個鎮裡來的年輕人既充滿期待又不太信任。

  走訪村民、召開屋場會,3年多的時間裡,謝睿帶領扶貧工作隊為小河村修了路、通了網、搬了房、建起了茶葉加工廠,用實際行動贏得了村民們的信任。

  “產業立起來,才能實現脫貧不返貧!”謝睿在筆記裡重重寫下這句話。為了小河村104戶建檔立卡貧困戶能夠如期脫貧,他和扶貧隊員們一起上門入戶勸說村民調整產業結構,規模化種植白茶,走上產業脫貧之路。“從購買茶苗到技術培訓再到茶葉銷售、引進茶廠,每個環節都是他帶著大伙兒走。”李華軍說。

  如今,小河村的村民們嘗到了甜頭,全村已經建成1700畝白茶茶園,豐產期每畝創收過萬元,人均年收入4年翻了兩番,達到6000元,全村已脫貧出列。

  全心全意

  將村民的事當作自家事來辦

  得知謝睿殉職的消息,54歲的二台坪村村民饒邦念嚎啕大哭,他不敢相信:“謝書記這麼好的人,怎麼會出事兒!”

  “饒邦念,男,右手殘疾﹔妻子何興梅,浙江打工……”4年前,謝睿和饒邦念結成幫扶對子,第一次入戶走訪后,謝睿記錄下饒家的詳細情況,在旁邊標上重點記號。此后,饒邦念就成了謝睿工作筆記中的常客。

  考慮到饒邦念的身體情況,謝睿建議他跟著村裡的扶貧產業政策種植龍井茶,同時養殖土雞作為副業。“今年我養的百來隻土雞已經賣出去了大半,我都還沒來得及跟謝書記報喜,都沒有當面說聲謝謝。” 饒邦念說著又流下淚來。

  讓饒邦念頗為感念的是,逢年過節謝睿總會塞給他幾百元錢,有時謝睿沒時間去村裡,也會托村干部轉交。“他心裡一直把我當親人惦記著,讓我十分感動。”

  如今,靠著種茶、養雞的收入,加之妻子和大兒子在外務工,饒邦念一家已經成功脫貧,日子越來越有奔頭。

  在龍潭司村,顏克鬆家種植的白柚也沒少讓謝睿操心。“他每次到村裡來,都會到白柚林裡看看,幫著我們找技術員開培訓班,幫著聯系客商打通銷路。”顏克鬆說。

  “今年3月,謝書記還在村委大院組織分發果樹苗,為了把白柚和臍橙產業發展起來,他泡在村裡好多天。”龍潭司村黨支部書記黃艷敏說,村裡的果樹種好之后,謝睿又開始動員村民建民宿、開農家樂,推動美麗鄉村建設,希望村民們吃上“旅游飯”。

  龍潭司村是革命老區,風景秀美。今年以來村裡已組織村民美化庭院70余處,推動民居改造近100棟。而謝睿,就在察看一戶民居改造工程時不慎墜樓身亡。

  盡職擔當

  嚴把扶貧工作的紀律關

  “謝睿在工作中一絲不苟,在生活中平易近人,他的離去讓所有人惋惜。”這是高峰村黨支部書記田帛國對謝睿的評價,但在今年3月,田帛國還受過鎮紀委開出的處分。

  當時正是疫情防控關鍵時期,為了讓扶貧產業少受損,村裡為一些養殖戶開具了通行証,允許他們前往縣城一小區定點售賣。但由於跟蹤監管不到位,有一個農戶私自聯系其他鄉鎮販賣,造成了人員聚集,違反了防疫紀律。為此,村支書田帛國受到警告處分。

  干了十幾年村干部,卻因工作不力落了處分,田帛國心裡憋屈,遞了辭職書。謝睿聽說后,立即追到高峰村,給田帛國做思想工作。“他是領導,但沒有拿出領導派頭,而是從黨員紀律的角度給我掏心窩子,很讓我感動。”田帛國說,在謝睿的多次勸導下,他開始認真反思,“我身為老黨員,卻經受不住這點考驗,太不應該了。”重回村委會的田帛國,對謝睿充滿了敬佩。

  在小河村,謝睿工作的嚴謹與認真也得到了村民們的認同。2017年,小河村村民對時任村支書吳某吃拿卡要、優親厚友的違紀行為意見很大,謝睿接到村民們的實名舉報后,立刻開展調查工作,最后,吳某被免職並受到黨內嚴重警告處分。

  “堅持將紀律挺在前,不允許破壞發展局面的情況發生!”在謝睿的筆記中,對於扶貧工作他有這樣的思考。正在脫貧路上奔跑的小河村,要想繼續保持發展勢頭,必須有一個稱職的村支書帶頭。

  謝睿盯上了在縣裡干工程的黨員李華軍,先后4次跑到工地上相邀,終於將這個“能人”請回了村。“村支書的工資相比我原先干工程少很多,一開始我很不情願回村,但謝書記打動了我,我覺得是時候給村裡做點貢獻了。”李華軍說。

  謝睿的辦公電腦裡,《清坪鎮扶貧領域監督執紀工作細則》《違規整酒通告》等他在去世一周前起草的文件還沒有來得及發出。嚴把扶貧工作的紀律關,讓他收獲了全鎮扶貧干部的尊重。他去世后,全鎮30多位村支書自發前來吊唁,無一缺席。


  《 人民日報 》( 2020年11月24日 07 版)
(責編:張雋、關喜艷)

圖說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