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打伞破网”成效得到群众认可

2021年01月19日09:27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人民群众对黑恶势力深恶痛绝。

而黑恶势力与“保护伞”结合起来,社会危害更大。

必须坚决“毁伞破网”,对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一网打尽,才能斩草除根。

2020年,湖北省纪检监察机关持续重拳出击,“打伞破网”,荡涤黑恶,以决战态势掀起一波又一波凌厉攻势。

最新民意调查显示,95.11%的受访者对湖北省打击“保护伞”工作成效表示肯定,比2018年提升13.78个百分点。

压紧压实“打伞破网”工作责任

扫黑除恶,是党中央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

“打伞破网”,是纪检监察机关重要的政治责任。

省纪委监委带头履行第一责任,先后28次召开省纪委常委会、书记办公会,6次召开全省推进会,强力推进“打伞破网”。

省纪委监委主要负责同志率先垂范,对涉黑涉恶线索件件批办,指挥、一线督战重大专案,“打伞破网”取得重大突出战果。领导班子全员上阵,全线推进专项斗争向纵深掘进。

全省纪检监察机关主动出击,紧盯线索,深挖彻查。

全面拓宽信访渠道。开通“打伞破网”专项举报平台,定期下访、开门接访。

全面清仓大起底。全面开辟监狱、看守所“第二战场”。发现有效问题线索738个。

全面加强线索双向移送。全省政法机关共移送线索5186条。钟祥市鄢烈福涉黑组织长期垄断当地客运市场、非法开采磷矿,社会影响恶劣。省公安厅在组织异地侦办该案中,移送了鄢烈福向省委原副秘书长杨邦国行贿的线索,省纪委监委及时组织深挖彻查,一举打掉杨邦国等14名“保护伞”。

集中力量办大案擒主犯

提级直查、指定管辖。黄冈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童光明在当地关系网盘根错节,该市纪委监委在外围提审突破黑恶案犯过程中,童光明处处干扰作梗。省纪委监委果断对其提级查办,跟踪督办查处洪建国涉黑组织“保护伞”42人。

挂牌督办、专案攻坚。省纪委监委专门成立“打伞”攻坚队,对全省62件重要案件挂牌督办、跟踪督导。

紧盯主犯、异地留置。对审讯效果不佳的黑恶案犯,依法以涉嫌职务犯罪监察立案,异地留置到监委办案场所。省纪委监委先后将恩施州严金、田金虎等多个涉黑主犯留置到省监委办案场所,推动了相关案件深挖彻查。

上下一体、集团作战。针对重大“保护伞”案涉及面广的特点,注重统筹调配全系统资源,用最精锐力量攻克最难攻的“堡垒”。潜江市肖作军涉黑组织,长期在当地实施故意伤害、开设赌场等犯罪,非法持有枪支15支,为害一方。省纪委监委同步组织委机关5个案件室、4个派驻纪检监察组、4个地方纪委监委共100余名办案骨干全面出击、兵团作战,彻查了省公安厅内保总队原副总队长刘斌、南漳县原县长肖力、潜江市公安局原副局长谢卫国等32名“保护伞”。

协同作战、斩草除根。对一些隐藏较深的黑恶势力,纪检监察机关先查处“保护伞”,发现黑恶犯罪线索后,再督促公安机关查处黑恶案件,在查处黑恶案件过程中又进一步深挖“保护伞”,相互协同,交替推进,充分发挥各自职能优势。

省纪委监委在提级查办随州市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蔡秀国案中,发现钟先勇涉嫌多起涉黑犯罪的问题线索,迅速协调省公安厅异地侦办,一举打掉涉案金额上亿元的钟先勇涉黑组织。

为深挖彻查孝感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张简违法犯罪问题及其庇护下的黑恶势力,省纪委监委协调省公安厅异地侦办祝小辉涉黑案,抓获团伙成员15人,进而通过深挖祝小辉案件,一举查处“保护伞”32人。

“打伞”与基层“拍蝇”相结合

“打伞破网”,既要打大“伞”,也不能放过小“伞”。

湖北省纪检监察机关把“打伞破网”与基层“拍蝇”相结合,紧盯群众反映最强烈的涉黑犯罪“打伞破网”,共查处涉黑案件背后的腐败和“保护伞”问题1600人,公安机关侦结的198个涉黑案件全部查处“保护伞”。

严厉打击市霸、行霸、砂霸、肉霸等黑恶犯罪背后的“保护伞”,查处相关公职人员963人。

会同公安机关全力打击“套路贷”黑恶犯罪,查处涉案公职人员296人。

坚决查处把持基层政权、横行乡里的“村霸”和宗族势力,先后查处了枣阳市尹寨村兰传员宗族势力涉黑案、大悟县杨畈村党支部原书记张孝文涉黑案、阳新县桥南社区原副主任柯征军涉黑案、随县后氏家族涉恶犯罪集团案等一批典型案件。

正是以豁出去的牺牲精神坚决亮剑,全省纪检监察机关“打伞破网”取得丰硕战果。

截至去年12月底,湖北省纪检监察机关共立案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4876件,其中厅局级干部23人,处理6457人,移送司法机关737人,占同期全省纪检监察机关移送司法机关案件总数的28.5%。(杨宏斌 马长航)

(责编:周恬、张隽)

图说湖北

  • 武昌陈素珍中医内科诊所大门上,贴着武昌区卫健局的告知单。(人民网 张沛摄)
  • 青山王贵伟西医外科诊所内,贴着拒收发热患者的告示。(人民网 张沛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