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貧企業帶動、組織農技指導、提供小額貸款

就業有門路 產業送幫扶(決戰脫貧攻堅·一線故事)

2020年03月30日07:5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①:沈建民在調研用工情況。
  任龍杰攝
  圖②:李國禮在大棚裡作業。
  張增峰攝
  圖③:尹田文在清理光伏發電板。
  劉再麗攝
  圖④:孫琳在指導群眾種植芒果。
  王 東攝
  圖⑤:譚弟雙在管護黃連。
  劉亞平攝

  習近平總書記在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指出,多措並舉鞏固成果。要加大就業扶貧力度,加強勞務輸出地和輸入地精准對接,穩崗拓崗,支持扶貧龍頭企業、扶貧車間盡快復工,提升帶貧能力,利用公益崗位提供更多就近就地就業機會。要加大產業扶貧力度,種養業發展有自己的規律,周期較長,要注重長期培育和支持。這幾年,扶貧小額信貸對支持貧困群眾發展生產發揮了重要作用,要繼續堅持。

  圍繞就業扶貧,各地多渠道發力:東西部協作為農民精准提供就業信息、實現轉移就業,扶貧企業優先為貧困戶安排工作,設立公益崗位讓貧困戶在家門口就業﹔圍繞產業扶貧,各地積極組織開展農業技術指導,堅持為貧困戶提供小額貸款。通過種種舉措,下足功夫,幫助鄉親們脫貧奔小康。

  ——編  者  

  

  江蘇對口幫扶貴州銅仁工作隊印江工作組組長、印江縣委常委、副縣長沈建民:

  精准對接崗位 村村設立服務站

  自從我們蘇州市吳江區攜手貴州省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開展東西部對口扶貧協作后,轉移就業成了合作幫扶的重要內容。

  印江勞動力資源較為豐富,但是農民工相對缺乏就業信息,尤其是今年疫情發生以來,許多貧困戶不知道去哪裡找工作。吳江民營經濟發達,企業數量多,就業機會也多,兩地完全可以實現互補。

  但是,如何把吳江的崗位需求精准告知印江的勞動者?從去年開始,我們引進蘇州的人力資源企業,構建三級勞務服務體系:在縣就業局服務大廳內設立就業服務窗口,在鄉鎮社保中心建立就業服務中心,更為創新的是,在每個村設立就業服務站,選聘一批在各村有影響力的人當勞務經紀人。

  這些服務站通常設在村裡的小賣店、雜貨店中。2019年6月至今,我們已在印江縣設立就業服務站50個,選聘勞務經紀人60人。今年疫情期間,我們就把招聘信息發到村裡的這些服務站,吸引了很多在家的農民。

  復工復產以來,吳江區人社局迅速收集區內企業用工需求信息,並把目光投向了零疫情低風險地區的印江。接到吳江的企業需求后,我們迅速響應。通過村裡的“小喇叭”,以及鎮村扶貧微信群,線上發送企業招聘信息、崗位需求、工資待遇。

  木黃鎮烏巢村的陳天文一家是建檔立卡貧困戶,以前一直在福建打點零工,疫情來了之后,陳天文出不去。勞務經紀人知道情況后,立即把這個信息告訴了我們。

  為了幫助貧困戶更方便地進行面試,我們開辟了遠程視頻方式,用人單位和求職者在兩天內完成應聘、面試和錄用全過程。不到一周時間,首批97名印江籍務工人員達成就業意向,在吳江區人社局的協調下,首批人員乘坐專列、專車直達吳江,所有的交通費用全部免除。現在,陳天文已經在蘇州通產麗星包裝科技有限公司上班了,每個月有5000塊錢的收入。隻要干滿3個月,陳天文還可以拿到一筆由吳江區政府提供的專門針對就業貧困戶的3000元補貼。

  這些天,一批批就業人員從印江抵達吳江。目前,我們已經向吳江輸送了421名工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有198人。

  (本報記者  王偉健整理)  

  

  河南民權縣人和鎮西屯村村支書李國禮:

  依托農業庄園 吸納貧困戶就業

  看,這是我們村的雙飛庄園,大家都在搶種葡萄苗呢!每天有70多人在地裡,其中30多人是脫貧戶,大部分都是我們村的。大家在家門口既能掙錢,又能看娃,還能照顧老人。

  庄園既是葡萄園,還是生態園,畜、沼、果、禽立體種養。葡萄架底下套養雞鴨鵝,讓它們吃雜草害虫﹔養牲畜,糞便可以當肥料、產沼氣﹔沼氣一部分用作園區發電,一部分用作生活用氣,好著哩!現在庄園存欄有4000多頭牲畜,1000立方米的沼氣池,葡萄種植規模達1700畝,可年產200多萬斤,還能釀成葡萄酒。

  我們這個庄園,農民好就業,因為都是農活,農民好干,年齡大的也能干,而且常年有活干,夏季、秋季是葡萄,冬季、春季是大棚草莓。一個人一天80塊,一月2400塊,一年收入兩萬多塊,保准脫貧。我們優先安排貧困戶,常年有七八十人在這打工,都是貧困戶。高峰期時,一天需要兩三百人,十來個村的村民都來這兒干活,最多時有150戶貧困戶來打工。

  我們還請專家搞培訓,經過培訓的農民,懂葡萄管理、產品管理,能干技術活,一個月能拿3000多塊。

  沒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咋辦?他們能入股合作社,年年分紅。一種是土地入股,從2015年就開始了,現在有158戶參與,其中有60多戶是貧困戶,去年年底每畝地分紅1000元,入股的地多、分紅就多。另一種是政府給貧困戶的5000元到戶增收資金入股,從2017年開始,有800多戶參與,都是我們鎮的貧困戶,去年年底每戶分到700元。現在,我們村的所有貧困戶38戶,都脫貧啦!

  下一步,我們還要搞葡萄酒加工,現在已經開始建冷庫、酒窖。另外,還要打造葡萄園景觀、接待旅行社,建設農業觀光示范園區,發展觀光旅游、採摘、餐飲,每年可接待游客五六萬人。因為我們地理位置好,離開封古都、商丘古城都近,游客順路就能過來,吃喝游玩一條龍。我們再延伸、開發一些旅游產品,這下脫貧成果就鞏固住啦!

  (本報記者  朱佩嫻整理)  

  

  湖南省漣源市安平鎮梅家村村民尹田文:

  村裡設公益崗 維護電站搞綠化

  早上6點,我摸黑起了床,先去喂雞,再到廚房做早餐。煮好的面條端上桌后,我把80歲的老母親和孩子叫醒。一家人吃了早飯,我便出門干活了。

  我的兒子明基今年8歲,幾個月大時因高燒不退,患上了腦癱和繼發性癲癇。給他看病不僅把以前種植苗木攢下的積蓄花光,還欠下了20多萬元外債。他的母親不堪重負,幾年前離家出走了,至今未歸。

  這些年來,我既當爹又當媽,一邊帶著孩子打零工,一邊為孩子求醫,日子過得很難。幸好有黨委和政府關心,2014年評上建檔立卡貧困戶后,孩子住院看病的費用能夠報銷90%。經過危房改造,我們一家住上了不漏雨的水泥房。

  2018年開春,我帶著孩子去長沙務工。村黨總支書記張會蘭給我打來電話,說村裡要設立光伏發電站管理員的公益性崗位,問我願不願意回村。我動了心,接下了這份工作。

  去年1月起,隻要天氣好,我就用小推車推著孩子,前往山林裡的光伏發電站做清潔維護。先看看發電是否正常,再用一把小鋤頭,一點點把地面上的雜草連根斬斷。每個月定期清洗發電板,避免故障。我還流轉了村裡大片的荒山,種植了9畝黃金貢柚,圈養了300羽土雞。

  去年9月,看中我有種植苗木的特長,村裡給我設置了一個綠化員的公益性崗位:為村部旁的綠化帶種植樹苗、灌木和草皮,維護兩年時間,確保草木存活。算下來,兩年可以獲得3萬元報酬。

  說干就干。我從長沙買來桂花樹、灌木苗子和草皮,再從后山挖了幾兜桂花樹,把綠化帶裝扮起來。剛種下去,每天要澆三次水,還要剪枝維護,工作量很大。忙不過來就等夜裡,安置完家人,我再打開路燈接著干。現在,這些樹苗基本都存活了,隻有極少數沒有熬過冬季,天氣回暖后就會補種。

  去年,我家的人均純收入有6000多元。我相信,日子會越來越好!

  (本報記者  王雲娜整理)  

  

  四川攀枝花農業技術推廣服務中心高級農藝師孫琳:

  加強農技指導 助老鄉提高收成

  “老孫,又來了!”3月26日一早,我驅車兩個多小時從市裡趕到米易縣丙古鎮牛棚村,又碰到了60歲的姜國海,他興沖沖地向我打招呼。

  最近正值芒果盛花期,怎麼提高芒果成果率、如何做好田間管理、施什麼肥料、施多少肥,這都是老鄉們最近關注的問題。作為駐村農技員,我當然得常來給大家做點兒指導。

  姜國海家兩口人,兒子殘疾,全靠政府扶助種植的8畝芒果、6畝枇杷作為全年生計。今年一月低溫,每畝枇杷的產量有所下降。這個時候,種好今年的芒果尤為重要。一想到這兒,我趕緊開始了講課的主題。

  五社的陳義榮夫婦兩個人都來了。老陳說,他心裡急,不知道該選啥肥料。聽完他的話,像往常一樣,我想不能隻由自己講,灌輸式的培訓,老鄉聽不進去,還是要讓種得好的大戶分享經驗,然后我再給指導。

  於是,幾位種植大戶先后分享了他們選擇肥料的經驗。“肥料不是越多越好,越貴越好,要根據芒果樹的實際需要”,我著重給大伙兒講了用肥原則,給他們傳播“適度用肥”的理念,提倡減少農藥和化肥用量,做到綠色有機生產。

  就這樣,大家一討論,一思考,種植經驗得到充分共享。3個多小時的培訓很快結束,大伙兒還不願散去,很多人還在商量下一步的種植計劃。

  牛棚村海拔落差大,低的地方有芒果、枇杷,高的地方可以種核桃、花椒,山上還能養羊和雞。目前看來,芒果收入很不錯,去年全村3000畝芒果,總產值400多萬元,平均一畝有1萬多元!

  培訓完見到第一書記沙文生,我們4個駐村工作隊員又商量了今年農技指導的工作任務。另外,我要給大家做好種植情況調查,通過追蹤比較為貧困群眾提供更好的業務指導。

  同時,一些老鄉打藥時經常不注意田間的自我防護。農藥會通過皮膚等進入身體,對人造成傷害,所以要戴口罩,不能穿拖鞋。這方面,下次我還得再說說。

  (本報記者  王永戰整理)  

  

  重慶石柱土家族自治縣中益鄉全興村已脫貧戶譚弟雙:

  申請扶貧貸款 擴種黃連養蜜蜂

  天蒙蒙亮,我便扛著鋤頭下地裡干活了。眼下正是管護黃連的關鍵時期,雖然累,但我心裡樂。對比以前的日子,現在可幸福多了。

  我家在海拔1400米的大山上。過去,一條石子路向外蜿蜒,出趟山,需要近4個小時。父親因患心臟病長期服藥,不能干重活兒,女兒還在上小學,家裡的擔子全落在我肩上。一畝多黃連、幾隻雞、幾群蜂,成了家裡全部的收入來源。

  那時,我每天都在絞盡腦汁琢磨脫貧的法子,可兜裡拿不出幾個錢,想擴大產業也難。

  “老譚,你家地處高山,適合發展種養業。”農業銀行重慶市分行的扶貧干部多次爬坡上山,來我家幫我出主意,他們建議通過增加黃連種植面積、擴大養蜂數量來增收。

  說實在的,聽到這話,我心裡直打鼓,沒錢咋發展?扶貧干部看出了我的心思,主動向我推薦小額扶貧貸款:“這是國家專門給貧困戶推出的貸款產品,不用擔保和抵押。”看我還是遲疑,他們向我詳細地解釋了貸款政策:“最多貸5萬,國家補貼利息,期限有3年。”

  國家把這麼好的政策送給我,我也得抓緊邁向致富路。最終我申請了5萬元貸款,把黃連種植面積一下子增加到5畝多。

  心裡開心,也有壓力,必須得干出樣子來。種黃連不是容易的活兒,挖地、立架、育秧……夏天頂太陽,冬天冒大雪,一忙活就是一整天。

  除了發展黃連,蜂群也是我一直挂念的事兒。家在深山,冬天一過,漫山遍野鮮花盛開,成了一個天然的蜜源寶庫。現在,在農業銀行的支持下,我還用貸款資金來發展養蜂業。

  缺技術,農行的扶貧干部就為我送來養蜂技術資料,鼓勵我去參加村裡組織的養蜂知識培訓班﹔遇到問題,就向有經驗的蜂農請教﹔沒有蜂桶,就自己動手制作。如今,我養的蜜蜂已發展到30多群了。

  我這賬本裡記著每一筆收支,去年掙了足足4萬多元。接下來更要加緊干,給老人看病,供女兒讀書,擔子不輕。但是有好政策,自己努力,還怕啥?脫了貧,咱還要奔小康呢!

  (本報記者  常碧羅整理)


  《 人民日報 》( 2020年03月30日 13 版)
(責編:周倩文、張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