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新一站 滿滿儀式感(解碼·大學生畢業就業)

本報記者  程遠州  吳  君

2020年06月30日07:2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華中農業大學工學院現代農業裝備巡游現場。
  劉 濤攝

  周陽在幫助學生搬運行李。
  柳子遜攝

  韓曉樂(右)和學生在實驗室。
  資料圖片

  核心閱讀

  沒有天南海北的畢業旅行,沒有依依不舍的合影留念,有開拖拉機巡游母校,有小規模學位授予儀式……今年畢業季,湖北武漢各高校盡力創造條件,在常態化疫情防控前提下,營造出滿滿的儀式感,讓這個特殊的畢業季充滿溫暖,不留遺憾。

  青春滿懷希望,未來夢想可期。一批年輕的身影正在驪歌聲中奔向前程。

  

  一名畢業生

  驚喜 開拖拉機游母校

  拖拉機畢業巡游這麼“炫酷”的事兒,終於輪到我了!

  駕駛現代農業機械裝備在校園內巡游,是華中農業大學工學院機械設計制造及其自動化專業畢業生每年的“保留節目”。通過這種方式,我們向母校匯報學習成果,也展現提高農業科技水平的夢想。

  去年此時,我站在路邊看兩位穿著學士服的師姐在一輛緩慢經過的拖拉機上拉小提琴,好生羨慕。今年發生疫情,原本以為活動會被取消,沒想到學院還是克服重重困難為我們組織了巡游。

  6月20日一早,同學們就到達了巡游起點——工科實訓基地,老師們和我們一起清洗、檢修拖拉機,每個班通過抽簽的方式選擇一台拖拉機進行個性裝飾,展現班級風採。上午9點,16台五顏六色的拖拉機列隊向學校獅子山廣場駛去。

  這些拖拉機中,既有目前世界上最先進、智能化程度最高的聯合收割機,也有學院自主研發的油菜割晒機。

  我站在打頭陣的拖拉機上,任憑雨水唰唰地打在臉上﹔拖拉機的車燈打開,在雨幕中連成一條曲線。我在心裡說,這個畢業季,沒有遺憾了。

  記得入校時,學院有一句歡迎詞——“歡迎你們,未來的工程師”。4年裡,我不僅學到了作為機械工程師的基本理論知識,更學到了嚴謹的治學態度。畢業后,我將去另一所高校攻讀碩士學位,繼續在機械領域深造,奏好農學的“曲”,做好大國的“工”。

  講述人:華中農業大學工學院畢業生任玉菲

  

  一名輔導員

  儀式 讓畢業不留遺憾

  晚上8點,我送走了最后一名辦理畢業手續的學生,373名本科畢業生全部離開了學校。過去的半個月,我和學生們度過了一個難忘的畢業季。

  6月1日晚,畢業生返校的申請通過了評估驗收,距離第一批本科畢業生返校僅有一周。如何保証同學們返校途中和在校期間的安全、健康,在短時間內辦理完繁雜的畢業手續,如何盡快完成畢業禮物的設計制作……諸多難題待解,我和同事們十分著急。

  畢業生登記材料、戶口遷移、檔案派遣、黨團組織關系轉接、借書歸還……往年,各項畢業手續可以在一個學期內慢慢辦理,今年則隻有3天時間。

  為了讓學生們留出更多時間收拾行李、拍照留念,享受最后的校園時光,也為了避免學生聚集,我和同事們制作了帶有指引地圖的離校手續單,設計了簡便的畢業手續辦理流程,讓每個學生在5分鐘內即可完成所有手續。

  學生少跑腿,我們則要“跑斷腿”。畢業生有圖書未歸還,我會去實驗室幫忙取出來還﹔畢業生需要簽訂三方協議或者開具材料,我會打印蓋章后郵寄給他們﹔373份畢業生登記表,要提前在網上核對無誤,打印、裝訂、貼照片,學生返校后隻需簽字即可。這些日常工作“搬”到線上,需要花很長時間。那幾天,我每天隻睡四五個小時,生怕出差錯。

  同時,我們希望努力營造畢業的儀式感。學期初,我組織成立了畢業活動籌備小組,早早開始舉辦線上畢業活動,制作畢業視頻、畢業紀念冊,設計畢業文化衫等。為了解決轉運行李的麻煩,我們成立了“E路相伴教師應援團”,號召老師用私家車幫助畢業生托運、寄存行李。

  返校的前一天,我們院長文勁宇提議,給每名畢業生都舉辦一個單獨的學位授予儀式,撥穗、合影,讓畢業生不留遺憾。事后,不少學生說這是一份特殊的驚喜。

  我沒想到,最終有超過90%的畢業生自願返校,甚至有畢業生和家長驅車千余公裡回校。他們不辭辛勞,隻為了跟母校道一聲“再見”。

  講述人:華中科技大學電氣與電子工程學院輔導員周陽

  

  一位導師

  責任 為學生做出表率

  看著學生李擎宇離開時自信滿滿的身影,我忽然意識到,孩子們長大了。

  李擎宇和郝浩是我帶的第一屆碩士研究生,今年畢業季,他們的壓力很大,我的壓力也很大。導師對學生負有責任,得保証學生“出爐”時是合格的。所以,我給他倆以及我指導的3名本科畢業生定下規矩:不能因為疫情而降低畢業論文的水准。

  理工科學術指導講究面對面交流,平時在實驗室裡,我可以隨時查看他們的工作進度,但今年隻能在線上交流。我每天在微信群裡留言,隔著屏幕催促他們寫論文。長期居家隔離,有些學生難免心生浮躁,以應付的心態去做畢業設計。我看著心急,帶著他們逐個修改,每個學生的畢業設計都修改了四五遍。

  線上答辯需要做演示文稿,對表達的准確性和專業性有較高的要求。有位學生的演示文稿過於花哨,我很嚴肅地批評了她,做學問也要講究藝術審美。我和學生們提前兩天做了一場模擬答辯,在正式答辯中,學生都獲得了優良的成績。

  疫情期間,我更深刻地認識到老師的責任,老師不能隻做傳授知識的教書匠,更應該盡到“傳道”的責任,拿出行動、做出表率。

  從3月份起,我開始普及抗疫知識,陸續做了11部科普動畫片。開始的幾部由我一個人制作,查閱大量資料,一幀幀地剪輯制作,后來,學生們也加入了進來。

  畢業生返校前夕,我們學院的57名黨員當了一天清潔工,用整整一個上午將109間畢業生宿舍逐一清掃消毒。李擎宇返校后,說起此事感動不已。學生們明白,老師希望他們在離開學校走向遠方時,心懷溫暖。

  講述人:中南民族大學化學與材料科學學院碩士生導師韓曉樂


  《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30日 12 版)
(責編:張雋、關喜艷)

圖說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