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干干,干出一個全國勞模

2020年11月27日12:18  來源:人民網-湖北頻道
 

李均在北京領獎現場。

11月24日,從全國勞動模范和工作先進者表彰大會獲悉,宜昌三新供電服務有限責任公司宜都分公司配電營業工李均,榮獲2020年“全國勞動模范”榮譽稱號。

李均堅守大溪庫區18年,不畏工作環境艱苦,全心全意服務庫區百姓用電,十幾年如一日為村民捎帶生活物資,他是峽江深處的“光明守護者”,也是百姓心中最親最近的“李貨郎”。他曾先后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中國好人”、“荊楚楷模”、湖北省“十佳農民工”、湖北省“勞動模范”等榮譽。

無悔堅守庫區18年

位於宜都市紅花套鎮的大溪村,因連接水庫、橫貫全村的溪流得名,這裡地形狹長、四面環山,是宜都面積最大、人口最少、經濟最窮的“三最村”,也是省級貧困村。

18年前,30歲的李均,帶著紅花所老所長的囑托,自願來到這片叫人“望而卻步”窮山溝,成為了一名台區管理員,一人負責大溪30多平方公裡308戶村民的抄表收費、線路維護和故障搶修工作。

對於李均來說,初次進村的經歷一直讓他記憶猶新。

從紅花供電所出發,摩托車騎行半小時后,大溪水庫出現在李均面前,攔住去路。老鄉說,前頭再沒好路走了,先過渡,往后要步行才能到達第一戶人家。

“記住!渡船是早上8點到下午5點,過了這個點,就隻能繞著水庫走幾十裡了。”一切正如老鄉所言,這之后,李均坐了半小時船,走了兩小時路,才見著一戶人家。而等到一天的工作結束,渡船早已停擺,李均隻得留宿在當地村民家中,和衣而睡。

李均登杆作業,消除線路故障。

5天后,李均走訪完所有村民后回到家中,當見到眼前這個滿身泥土、一臉胡渣的“野人”,李均的妻子不敢相信這竟是與自己朝夕相處的丈夫。

此時的李均和妻子都不曾想,這“一波三折”的初次走訪,僅僅是大溪村給他的一個下馬威,往后的日子裡,李均在大溪村經歷了數也數不清的“難忘”。

在暴雨磅礡的夜晚,踩著著濕滑的鵝卵石、沿著隨時可能滑坡的山體,摸排電杆、尋找故障,最后跌得滿身是傷痕﹔為了幫夜裡停電的人家復電,在冬日的寒風中,繞著水庫步行兩個小時﹔因搶修過於疲憊,在河灘休息時,被毒蛇纏身﹔在巡線途中,被野豬追趕到樹上﹔工作時無意間捅了馬蜂窩,被蟄得一臉包,幸得鄉親救助才保住一命……

李均為村民檢修家中線路,保障村民安全用電。

18年裡,李均的身邊不乏勸他離開的聲音。“年輕力壯的漢子,又有技術,干點啥不好,非要守在這窮山溝,圖啥?”

對啊,圖啥?李均也曾這樣問過自己,他也曾動搖過。

可當他一次次讓山間小屋重回光明,當他為村民解決一件件操心、煩心的大小事后,當“兩條溪、毀股線。水泥杆、木扁擔。蜘蛛網、點著電燈看不見……”的童謠漸漸從村民的腦海中淡去,他明白了,縱然給他千次機會,他依然會選擇留在這裡,留在大溪。

裝在貨簍裡的“初心”

大溪山清水秀,風景優美,然而當地村民卻深受交通不便之苦。從大溪村出發,到達最近的集鎮往往需要一天的時間。

身為台區電工的李均深深懂得村民進出大溪之難。他買來一根扁擔兩個竹簍,主動擔負起為村民運送生活物資的職責。

“李師傅,給我帶袋洗衣粉嘛。”一位村民說。

“要得!”李均痛快地答應了。

“能不能帶個鐮刀?”另一位村民問。

“好,我記下了。”李均說。

李均穿梭在大溪庫區,為村民配送生活物資。

李均隨身攜帶的一本紙頁發黃的筆記本中,記錄了他這些年的送貨情況。小到水果刀,大到電視機,對於村民們的需求,李均都如數記下,一一採買。

“有時東西多了重了,背起來得有好幾十斤,可他從沒嫌過麻煩。”村民劉元柏說,“帶回來的電器,他還負責安裝維修,我們后來都不喊他‘李工’,而喊他‘李貨郎’。”

2015年年底,大溪村實現了智能電表全覆蓋。2016年,光纖進入了當地每一戶村民家中,大溪的用電環境有了質的飛躍,大溪人的生活越來越好。

現在,李均又有了“新工作”。由於村裡山路依然難走,快遞公司隻將村民網購的包裹送到鎮上的投遞站。

李均每次進山前,就順便幫村民們帶網購包裹,成了一位名副其實的“電工快遞哥”。

尋遍全鎮終得“救命藥”

2月1日,新冠肺炎疫情形勢嚴峻,大溪村實行嚴格的出入管制,大溪村委會承擔起村民的生活物資採購工作,李均第一個報名參加了當地的志願者服務隊。

同樣是送貨,可這次李均的竹筐裡更多的是米、面、油、蔬菜、藥品等生活必需品。

2月18日早上,正在幫忙運送物資的李均接到一通電話,來電的是大溪村56歲的村民向士兵。

電話裡,向士兵語氣急切又窘迫,他支吾著想讓李均“救個急”。

原來,向士兵家中有個身患哮喘病多年的老母親,而這幾天,向士兵母親的哮喘藥快吃完了,他打電話來就是想請李均幫忙買藥。

平日裡,這些藥都由向士兵騎摩托到鎮上採買。然而,由於村裡的封閉管理,村民不得隨意出入,向士兵便也再沒出村買過藥。

哮喘本不是什麼疑難雜症,但每日需要服用特定的藥物來控制病情。如果停藥,便會出現胸悶、呼吸困難等症狀,嚴重時甚至危及生命。

雖然村委會承擔了村民生活物資的採購和配送工作。可向士兵母親所需的這幾種藥較特殊,村裡衛生室肯定沒有,就算是到了紅花套鎮上,也不是哪家藥店都有賣。

買藥不便,加之屋內的藥品所剩無幾,眼看母親面臨著停藥的危險,向士兵又著急又無助,這才撥通了李均的電話。

“別擔心,我一定幫你把藥都買到!”電話裡,李均二話不說便應下買藥的事,在記下藥品名稱和品牌后,便挂了電話。

為了購買向士兵母親所需的藥品,李均一家家藥房、診所、衛生院去詢問,跑遍了紅花鎮,卻還是沒能買到“硫酸沙丁胺醇吸入氣霧劑”。

正當他焦急萬分的時候,紅花鎮陽光大藥房的負責人李波打電話給李均:“李師傅,好消息,你要的藥品宜都市區有,我這就幫你調貨。”

2月18日22時,李均終於將包括兩盒“硫酸沙丁胺醇吸入氣霧劑”在內的所有藥品買齊。也在第二天將6種藥品一盒不差的送到了向士兵手中。

“這麼多年,對於父母妻兒我深感愧疚。可是作為一名黨員,這是我不可推卸的責任。對於家庭,我唯有奉獻一生之力守護深山光明,在工作上做出成績予以回報。”望著群山環抱中的大溪村,李均知道他還有許多路要走。隻要大溪的村民需要,李均的貨簍一定會准時送達。(文/圖 舒文倩)

(責編:張穎、周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