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

工作一起住在一起 夫妻半月没见面

2020年02月01日18:18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刘立新在发热门诊接诊

2月1日,是刘立新在协和东西湖医院发热门诊坐诊的第十二天。距离他坐诊室3米外,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感染科药房内,妻子童绥菊一刻不停地透过窗口,给患者拿药。

童绥菊工作照(疫情发生前照片)

上班时,两人为了节省防护服,基本不出工作区域;下班到家后,又主动隔离,食宿分开,隔着房门用微信聊天。

因为一场疫情,这对原本住在一起、工作在一起的夫妻,已经近半个月没有见过彼此。“和病人都能一天见上几面,唯独看不到咫尺的家人。”

时间:2月1日凌晨

地点:协和东西湖医院发热门诊

记录人:协和东西湖医院急诊科主任刘立新

办公室相隔3米和妻子见不到面

1月20日下午,武汉关闭出城通道前4天,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首次披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存在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就在这天上午,我接到了前往发热门诊的调任通知,成为医院内第一批支援发热门诊的医护人员之一。

去年12月底开始,来医院发热门诊的患者逐渐增多,原本的三个诊室开始不够用。而我在急诊科内,也接触到不少肺炎病例,这让我提高了警觉。妻子童绥菊所在的药剂科,也因为发热人群激增,专门在感染科内开设了收费、检验、药房窗口并24小时开放,以减少与其他病患的交叉感染。作为药剂科主任的童绥菊,也主动进入了感染科药房工作。

最多的时候,发热门诊一天要接诊650个左右的病人,但是医生加上其他科室来支援的,也只有13个。发热门诊白天开放5个诊室,晚上4个,13位医生轮班值守,最晚的时候我们凌晨三点才下班。

就诊人数的不断增加,也让药剂科的童绥菊感受到巨大压力。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她都要清点院内各类药品数量,哪些药品需要尽快补齐。由于这段时间药品的快速消耗,让她每天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联系药品厂商,尽可能早地预定到各类常备药。

每天巨大的工作强度,以及防护服的紧缺,我们两个同在一个科室的人,却见不到面。而我们的办公地点,间隔不过3米。

同一屋檐下用微信聊天

常年在急诊室工作,我见过很多危机时刻,但坐诊发热门诊十天来,仍然有惊心动魄的病例,让人捏一把汗。

坐诊第一天,就接待了一位已经怀孕8个月的孕妇。持续的发烧咳嗽,并在吃药后的第四天继续加重,呼吸困难,高度怀疑孕妇是疑似患者,然而由于无法使用CT做检查,一直无法确诊。

为了尽最大可能确保大人及胎儿的平安,我们多次举行专家会诊,研究剖腹产方案。极大的精神压力,也一度让这名孕妇产生轻生念头。我不断地开导她,一定会尽最大努力,让他们母子平安。

农历新年前夕,这位孕妇做完手术,一切顺利。得知消息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家女儿正在为英国留学做准备、独自在家。由于条件有限,原本不适合回家的我,每天还是只能住在家中做好自我隔离。凌晨下班回到家后,我就立刻将自己单独留在房间内,与家人食宿分开。这让原本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我们见不到彼此。

我和妻子都极少在女儿面前谈论目前的工作,但女儿在网上还是了解了很多关于疫情的消息,有时候透过关着的房门,女儿会让我工作时注意做好防护。很多话她也不好意思说出口,我们一家人就隔着房门,发微信聊天。

坐诊发热门诊以来,我最大的感触,是病人对医护人员给予的理解。“发热门诊的医生就这么几个,病人来来回回见的次数多了,就都认识了,也能理解你。”一位病人说。(周雯 蔡欣星 李雪)

【专题聚焦】战“疫”日记——“我们一定能赢!”

(责编:周恬、张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