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鹤峰:一线抗疫 驻村书记流下三次眼泪

2020年02月11日08:34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了解村民生活物资所需、分发代购物品、落实各个卡点值守任务、宣讲疫情防控知识、告知村民各地疫情信息。2月10日,天刚拂晓,湖北省鹤峰县走马镇九洞村驻村第一书记田启伟吃完一盒泡面,开启新一天的疫情防控工作。

田启伟是该县走马镇综合行政执法局工作人员,也是驻村第一书记兼村支部书记。“驻村扶贫三年多,历经风雨坎坷,未曾叫过一次苦与累。然而短短几天的疫情防控工作,几乎要把我打垮……”耿直的田启伟坦言。

春节期间,新冠肺炎疫情蔓延。正月初一,田启伟便告别家人,从走马集镇奔赴40公里外九洞村,参加防控工作,构筑生命防线,遏制疫情,保障村民健康。

憋屈的泪

“从不轻易掉泪的‘硬汉’,不到20天,就流下三次眼泪。”因交通管制而留在村里一同参与疫情防控工作的司法局干部王金兰说。

2月4日下午,为村民采购物资后的田启伟,轮班在一组设立的卡口值守。一辆白色的小车直接开了过来。“田哥呀,你好!”二组的年轻小伙子向某没有停车的意思,一脸微笑地和田启伟拉关系。他们平时联系多,自然关系不错。

“停!停!停!”田启伟没理会他招呼,径直在路中间拦住车辆,“上面有要求,封路了,一个也不许出入!请谅解。”

“我要接女朋友,急着呢!你就网开一面吧。”向某低眉含笑。

田启伟说:“不行就是不行,你出去会带来病毒,不仅害你自己,还祸及家人及全村人。”

“你不就是一个小小书记,有啥了不起的。今天我偏要过。”向某情绪激动,想动手,欲冲卡。

“你这是犯法……”田启伟丝毫没退缩,义正言辞地劝告。打了1个多小时的嘴巴仗,输理的向某怒气冲冲地沿路返回。

“心里最为憋屈。”说起工作得不到村民理解时,田启伟眼眶泛红。

田启伟说,前几天天气转好,很多村民都出来晒太阳。自己去劝告,其中有一位老人竟然打着哈哈说“你们当干部的怕死,咱们农民不怕,要不是看你要哭了,我才不进屋呢”。

伤心的泪

2月5日,全国新冠肺炎疫情数据还在不断上涨。差不多熬了一通宵的田启伟刚入睡,突然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

“早上7点多,也该起床了。”田启伟起身拿过手机瞄了一眼,是妻子的来电,他按下接听键放在耳边。

“儿子发烧了。”电话那头传来妻子焦急的声音。“什么,发烧了?”惊得田启伟从床上蹦了下来。儿子才一岁零八个月,天真可爱,是夫妻俩的“心头肉”。

“是的,我给他量了体温,38度4。”妻子回应。

“之前我们没有聚过餐、串过门,也没有和外面回来的人直接接触,会不会是妻子,或者是我到市场上买东西惹上了……”田启伟的记忆如电影镜头般一幕幕快速回放,“儿子一定不是冠状肺炎,一定不是……”田启伟唯有祈祷,眼镜镜片一片模糊。

“你赶忙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吧!我每天在外接触的人很多,就不回来了,以免把危险带回家。”田启伟找了一个搪塞的理由。

患癌老奶奶的药今天要买,有几家村民等着米下锅,卡点值守,村民监测、监管……村里一大堆事都离不了他,需要他统筹安排,而且村民的生活物资采购都是靠他的私家车。

“工作有孩子重要吗?你就不能回来一趟,如果万一……你会后悔一辈子的。”猜透他心思的妻子生气地说。

“我的儿子、爱人,对不起了。”田启伟狠心摁下手机红键,背过身来,摘下眼镜,擦掉即将滚落的泪水。

幸喜的是,最终检查结果只是细菌感染。

激动的泪

2月6日,村民杨某的母亲因病去世。按照村里习俗,亲人要将老人热热闹闹送上山。“又是考验我的一道难题。”得到消息后的田启伟寻思该如何劝阻。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到达杨某家里后,还没等田启伟发话,杨某的家人就开口了,“我会将母亲的丧事尽量从简,但请道士是母亲生前的心愿,我还是想满足他。”

“老人过世,我们也很伤心,但是原则要坚持,请道士是绝对不行的。”田启伟的态度坚决。

“如果不照你的话去做,就感觉对不住人。”杨某的家人很爽快地放弃了请道士的想法,“你一天到晚很辛苦,为我们安全操尽了心。还自己出油钱,买这买那,然后送上门。你是好人。”

在返程的路上,田启伟流下了激动的泪水:“能够得到大家的理解与支持,自己累点、苦点也值得。”(汪正玺 谭祖华)

(责编:周恬、关喜艳)

图说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