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霾下的艳阳天:方舱医院“供餐记”

2020年02月21日16:24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漫天的雪花夹杂着雨水降落到武汉,董立红急哭了。这是武汉全面管制交通的第23天,气温骤降。

从2月5日开始,武汉首批三家方舱医院投入使用,其中位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和洪山体育馆的两座方舱,分别拥有床位数1600张和800张,这些患者和工作人员的餐食,都由湖北餐饮住宿业的龙头企业“艳阳天”提供。

董立红是艳阳天彭刘杨路店的店长。她要和同事把1300多份温度不低于50度的餐食,送进洪山体育馆的方舱医院内的清洁区门口。从彭刘杨店到洪山体育馆,开车需要耗时十五分钟左右,她每天只能休息四五个小时,可以趁这个时间打个盹。但下雪这天不太一样,她担心餐食会凉。现场耽搁了半个多小时,束手无策的董立红急哭了。客观现实是,方舱医院的医护人员从内场进入清洁区取餐,要进行换衣服和消毒等必要程序,往往要花费不少时间。董立红想到的办法是,尽量选在方舱医院医护人员交班的时候送餐,这样有两班人手,等于给交接做了双保险。

“办法总比问题多,一切以结果为导向。”董立红记得艳阳天董事长余震彦的叮嘱,作为一名从1997年就跟随余震彦一起创业的员工,她深知艳阳天人在这个时期背负的压力。“他们吃的好不好,不只是关系到艳阳天的品牌和声誉,更关系到人的生命。”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是一场前所未有的考验,无论是对方舱医院内的患者还是医护和后勤保障人员。截至2月19日,武汉已经启动十五个方舱医院,其中八家方舱医院的餐食,由艳阳天供给。

在之前的内部员工会上,余震彦跟大家说,“你们也是在救死扶伤,这么多病人在医院,不把饮食搞好,他们免疫力就可能降低——你们不是医生,也间接做了救死扶伤的事情。”对现在的艳阳天来说,日供应餐食的数量已经从最初的6000份上升到2.63万份(2月18日数据),随着武汉市最大规模的谌家矶方舱医院投入使用,这一数字很快会突破4万。不能有一丝马虎,“我现在就像是骑在老虎背上。”余震彦说。

“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最初,留给艳阳天配餐的准备时间只有一天半。这跟抢建首批方舱医院的时间几乎同步。2月3日晚间,建方舱医院的消息由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出。经过2月4日一天的施工,2月5日晚上,位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的三座方舱开始收治病人。

余震彦接到任务后,第一时间通知了艳阳天的两位店长——彭刘杨店董立红和武汉国际会展中心店陈思思,管理层组建了“方舱医院保障群”的微信群,共同商讨。幸好之前为了春节期间正常营业,艳阳天两个分店里,分别有30余名留守的工作人员以及一些物资储备,这才得以迎战。后来发现这也不够,他们还跟疫情防控指挥部开介绍信,从湖北咸宁和鄂州等地接人回武汉,以增加人手。

最初的上阵是匆忙的,在2月5日下午,陈思思带着艳阳天武展店的员工,为首批进入方舱的病人准备好了150份餐食,但第二天凌晨她接到通知,武汉会展中心收治的病人将达到1380人。于是,凌晨两点,员工们紧急为当天的餐食开始忙碌。等到天一亮,1380份杂粮粥、奶黄包、蒸饺等早餐,就送到了会展中心的方舱医院。后来,工作到凌晨一两点,成了艳阳天“方舱医院保障群”的常态。因为每个方舱医院收治病人都是在晚上,那是入院和转院的高峰期,只有凌晨12点之后得到的配餐人数才是最准确的。所以,艳阳天的员工们,凌晨四五点就要起床准备早餐。现在,算上患者、医护和安保等工作人员,洪山体育馆方舱医院的每餐配餐数量在1300份上下,而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是在1800份左右。

武展将近1800份餐食,每40份一箱,被分成40多个保温箱,陈思思和厨师长要用拖车来回走十趟。为了打消员工对疫情的恐慌,每次前往方舱医院送餐的任务,往往是店长带人去完成。在洪山体育馆,董立红和同事配餐时带着护目镜和两层口罩,送餐要爬数十个台阶。最初他们只送到舱外,但为了保障餐食的温度,他们推进到了舱内的前区。作为分店店长,董立红和陈思思的角色更多是做统筹协调和送餐卸货。在接受采访前一天的半夜,陈思思刚和厨师长两个人,卸完了重达6吨的900箱牛奶。“按照公司和董事长的要求,早餐必须有牛奶,中餐有水果,晚餐有酸奶。保证患者的蛋白质补充和营养搭配。”陈思思说。

2月4日晚上,洪山体育馆开始改造为方舱医院的那天,董立红更新了朋友圈,配图是武汉著名的长江大桥,她写道,“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

疫情下的人间百态

就在董立红因天冷而急哭的那个雪天,艳阳天武展店的一位年轻的备餐女员工也哭了。因为风大,吹倒了她搬运的一箱盒饭,餐食洒落一地。厨师们赶紧补做了餐食,陈思思上前安慰自责的女员工,对方冻得通红的脸,让人看着心疼。

作为艳阳天的领头人,余震彦之前内部批评过几名员工,因为疫情而导致的恐慌心理,几位害怕的员工偷偷跑回了家,“其实大家都害怕,但都会有一个平衡。”余震彦说。

正月十五那天,余震彦去分店看望员工,给大家发了节日红包,他还为每个人都买了一份医疗保险,“我们不希望这个保险有用上的那一天,这是一种爱护,员工们起码心里有了底。”也是这一天,艳阳天彭刘杨路店为洪山体育馆方舱送去了汤圆和饺子,为了让大家感受到节日的味道。一次做1000多份水饺,需要五台炉灶同时开工,为了让饺子趁热送到方舱,董立红和员工跑了四趟,这是她从1997年进入餐饮行业以来从未经历过的。让她欣慰的是,即便煮的是速冻饺子,送到医患人员手里时,还是热气腾腾的。

疫情是一个特殊时期,工作强度大,为了缓解员工的心理压力,在正常的工资之外,艳阳天的员工每天上班时,就能在微信里领到奖励红包,通常是100元到500元不等,管理人员的更高。作为店长,董立红在2月17日拿到前一天的奖金是1572元。这是一个经过换算得来的数字,即便艳阳天现在配餐都是用自己的资金垫付实现周转,营收挂账,但余震彦还是从营收中拿出一定比例的奖金,按照普通员工60%,店长和厨师长40%的比例分发。“我们会从五个维度进行考核,包括餐食的温度、质量、准时度、营养搭配和色泽等,内部进行测评,达标之后进行排名。”余震彦觉得,花多少钱不重要,重要的是,调动大家的积极性,把事情做到最好,让大家的士气更加高涨。

在整个“战疫”之中,少不了配合和互助。余震彦和董立红都不约而同提到了武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局长陈彤。艳阳天店里缺柴油,市场监管局知道后,连夜协调中石化送来了柴油。运输餐食的保温箱不够,也是区市场监管局出面找到盒马鲜生借来了保温箱救急。

后来还发生了一个有点“罗生门”的故事。随着备餐数量的增加,保温箱还是不够用,艳阳天从蔡甸的开发区定了货,但因为武汉封城,仓库方害怕传染,迟迟无法提货。“武昌区监管局局长在现场陪我们弄到凌晨两点,第二天早晨六点半又去了现场。”余震彦说,后来甚至叫来了当地派出所,但最后发现,仓库没有保温盒。无奈,最后跑到黄梅县买了200个保温盒。余震彦也是中国饭店协会副会长,知道艳阳天缺餐盒后,江苏常州餐饮协会会长丰月琦,无偿捐了七八万元的餐盒,这让余震彦非常感动,“全国的同行,都来问我要不要这个,要不要那个。”

而每一个方舱医院和艳阳天之间,都有一个政府部门负责对接协调,负责洪山体育馆的是武昌区市场监管局,而负责武汉国际会展中心的是江汉区统战部。陈思思每天都要去统战部开会,她听会上的领导说过,方舱医院内96%病患都对餐食表示认可,这些认可来自真实的民间。

就在武汉疫情期间,武汉作家方方用日记的方式持续记录着对这场疫情的洞察。在正月十七的一篇《转机随时可能出现》的日记里,她转述了一段关于洪山体育馆的方舱医院的网友留言:“……方舱的伙食是艳阳天提供的。艳阳天是武汉很著名的一家餐馆。菜做得尤其好吃。病人说,比在家里吃得好多了,体重增加不少。他的留言,给一众看客带去鼓舞……”余震彦在朋友圈转发了这篇文章,他并不认识方方,但他很激动。

救人与自救

疫情对当下的中国经济形成了全方位的冲击,而首当其冲的就是餐饮和酒店等服务行业,艳阳天也不例外。

陈思思负责的艳阳天武展店,是一家以婚庆和大型宴会为主的餐厅,正常状态下有106名员工,能够为婚礼宴会提供一站式服务。每年“五一”和“十一”假期,都是举行婚礼宴会的高峰期,但因为疫情影响,艳阳太武展店“五一”期间1000多桌婚礼宴会订单取消一空,损失达数百万元。“客人找我们退单,我们都是无条件退款。”陈思思说,婚礼场地的预定往往需要提前付500到2000元不等的押金,“很多客人对我们表示体谅,说先不拿回押金,等疫情彻底结束之后再来消费时一起结算。”

武汉疫情之初,知名餐饮公司西贝就发出消息,其现金流只能扛三个月,这引发大家对餐饮企业的重点关注。余震彦看在眼里,“大家遇到的困难是相似的:物业租金、员工工资和上游产业链。”但相比其他同行在“自救”,眼下让余震彦更操心和睡不着的,还是“救人”的方舱医院。

“幸好有一部分捐赠来的蔬菜瓜果,不然我们的毛利惨不忍睹。”余震彦说,所以艳阳天支援方舱医院,更像是一件功德的事情。

因为武汉进行交通管制,无法像以往一样正常采购,所以当下困扰艳阳天的问题,除了人员的调配,更集中在如何保证物资采购的多样性,如何在食材有限选择的条件下,做出一周内基本不重样而又营养搭配合理的餐食。每天晚上九点,余震彦都会在线上召集管理层开会,复盘当天的工作,事无巨细的解决每个方舱医院的餐食制作和配送过程中的问题。这种生怕哪一点做的不好的心态与压力,让余震彦找回了90年代创业时的感觉。这种无形的压力来自于外界对方舱医院的极大关注,也来自属地领导对余震彦的嘱托。

同样的感受也是董立红所体验到的,“每天都是战战兢兢的,创业时的压力是对市场的不了解,而现在想到的是责任重大,不光是代表企业更是代表政府,担心医患人员没有吃好。”她期待疫情早点结束,可以好好睡个觉。这位在艳阳天工作24年的老员工,在2000年入了党,从一名下岗女工成长为艳阳天店长。如今,她的儿子也在艳阳天酒店工作。

而余震彦期待的是,疫情的阴霾散去,病患康复,“至于之后艳阳天的生意,我们会咬牙扛过去,毕竟人在做天在看,还是要多做好事。”相比钟南山院士曾说新冠病毒疫情有可能在4月份结束,余震彦还要乐观一些,“应收尽收的政策执行到位,应该就快了。”在他看来,湖北餐饮行业的恢复,要等到疫情结束的三个月后,而酒店行业的恢复,要疫情结束五个月之后。在这期间,无接触式外卖会是一个重要的餐饮形式。“艳阳天的现金流可以支撑得住,如果不行,我们就贷款,或是卖点资产。当然,如果政府没有相应的财税政策,我们也很难。”余震彦希望,属地的政府在自有物业资产方面做出示范和表率,这样带动国企和其他地方与之看齐。

前段时间,余震彦一度为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落泪,这位渐冻症患者迈着蹒跚的步伐,坚守在抗疫的一线。余震彦觉得,“国家有支持,企业有担当,民众有信心,才能跨过这个坎”。(金雨蒙 赵卫卫)

(责编:张颖、张隽)

图说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