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日记】眼科教授17年后再当“住院医师”

2020年02月27日17:18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讲述人:华中科大同济医院李贵刚医生

时间:2月27日

地点:同济医院光谷院区

李贵刚医生(左一)。(受访者提供)

2003年非典发生那一年,刚好毕业留校,我在眼科担任住院医师。17年后的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暴发,我再次当回“住院医师”。因为专业原因,虽然无法承担重症患者的主要救治工作,但做好基础工作一定没问题。

穿防护服是头一遭,所以我看了至少五遍视频,还参加了两次讲座。1月初,随着新冠肺炎病人越来越多,同济医院发热门诊扩充,我报名要上一线,准备听从医院安排随时上前线。大部分医务人员在发热门诊和病房一线工作,余下的负责急诊和手术。“我是党员,41岁,又比较年轻,当然要带头。”

为此,一方面请教科里已经在新冠病毒肺炎病房工作的年轻医生有哪些注意事项,一方面自己给自己补课,了解传染病的相关常识。

2月5日,同济医院光谷院区主动开辟床位830张,成为“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危重病人救治的定点医院”。我接到通知,将自己负责的E1区4楼眼科病房进行整理改造。

当时心情很沉重,我在这里工作了3年,见证她从开诊时大家的担心到现在的信任,这里的48张病床我都曾经驻足过,这里工作区域的每一个角落我都像家一样那么熟悉。现在,她却要变成另一番模样。

李贵刚医生。(受访者提供)

2月9日,同济医院光谷院区经过改造开始收治新冠肺炎患者,我就成了第一批发热病房的住院医师。

真正面对新冠肺炎,对于从未接触过传染病人的眼科医生来说,并不轻松。2003年,因为非典的缘故,我作为住院医师并没有在真正的临床一线,主要参与的是给研究生发放预防性的药品这一类后勤保障工作。印象最深的情景,就是从北京回来找工作的同学被隔离。当时每个人戴着口罩,严阵以待的样子难以忘却。

而这一次,却是真枪实干了。

发热病房的病人都是危重的新冠病人,在由专业的呼吸科、ICU、急诊科专家组成的医疗团队里,作为眼科医生能做什么呢?就是一名住院医师。

我给自己的定位是,值一线班、夜班,做最基础的临床工作;照顾病人、问病史、写病历、开医嘱,做好上级医师的助手,从头开始。

2月9日当晚,第一次进入污染区,照顾病人。半个小时,在二线医师和护士长的帮助和监督下把自己武装完毕。密密实实的防护服感觉很闷,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呼吸。踏入病房之前,我仔细检查了几遍自己的防护服,回忆自己穿戴的每一个步骤,担心自己会不会防护不严造成职业暴露。

“但当进去看到病人,就忘记害怕了。”问询病史、收集资料、做好记录……面对被病痛折磨着的病人,我说自己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便于上级医师给每一位病人制定最佳的治疗方案。

管理着病区十几个病人、三天一个夜班、上报报表、协助自己所在的宁波援助湖北医疗队完成医嘱和检查、参与抢救病人……刚开始确实会有些不习惯,因为很多年没有做过,但很快就得心应手了。

病区有一位食道癌晚期的新冠患者,2月10日入院时情况已经非常糟糕,无法进食,家属表示不接受插管,也已经做好了诀别的心理准备。但我没有放弃,尽管是作为新冠肺炎病人收治入院,但对于其癌症治疗史我也仔细询问,使用什么样的药物,何时接受放化疗……无一遗漏。

因为是这个小组里面最年长的“住院医师”,我被医务处临时委任为“楼长”。由于年资比大家高一些,大家遇到生活上和工作上的困难,或不熟悉的情况都愿意来请我协调解决。医疗队的医生眼睛因为紫外线照射有一些不舒服也找我咨询;遇到患青光眼的新冠患者,医疗队还请我进行了会诊。能为医疗队解决后顾之忧是我的荣幸,也是职责所在。

如今,和我一样坚守战疫一线“非专业”的医生并不少,“做我们能做的,做到我们能做到最好的,就是疫情面前每个医生的职责。”

“希望每一位危重病人尽快治愈出院,光谷院区重新回到之前美美的样子,大家都能摘下口罩,我能尽快回到眼科病房工作。”这是此时最大的心愿。(周雯 童萱)

(责编:关喜艳、周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