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舱医院保洁的环卫工 和医护人员一起冲锋陷阵

2020年02月29日13:14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2月27日上午7时30分,脱下防护服,手套、口罩和护目镜,环卫工徐胜利走出武汉国博方舱医院。今天是他“进舱”的第16天。终于轮到换班了。

对于病人来说,方舱医院是生的希望。可对这里的环卫工人来说,却意味着无限靠近病毒,和医护人员一起冲锋陷阵。

今天,让我们一起跟随记者的探访,去听一听方舱医院的“环卫人”亲述他们的“方舱经历”。

最大的困难是不敢吃,不敢喝水

第一次看见全套的防护服,汉阳环卫集团三公司徐胜利就惊呆了。防护服分内外两层,一套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另外还有一个帽子,一副护目镜,两双鞋套,三双手套,一卷胶带,放在地上已经是一大堆。

徐胜利在穿戴防护服。受访者供图

徐胜利在穿防护服。受访者供图

第一次穿防护服,他觉得很新鲜,翻来覆去倒腾半天,终于会穿了,还兴奋了一会儿,但开始检查密封的时候,就兴奋不起来了。

“袖口、裤口可能会透风的地方,全部要用鞋套和手套扎起来,然后用胶带封死,护目镜和口罩边缘,与防护服接触的地方,也要扎好贴胶。”徐胜利说,更衣室里的护士这样反复提醒着。以后每次穿这件衣服,都如同“噩梦”一般,痛苦而繁琐,完全穿好至少需要半小时。

徐胜利告诉记者,第一次穿上防护服走路,他就发现衣服穿多了。才走几步路,就全身湿闷难受,护目镜也是一层雾气,透过护目镜只能看见外界模糊的影子,前进几乎靠摸索。

从第二天开始,所有人都知道,衣服只能穿单层,好多人就只穿一身秋衣秋裤。可等到下班时,脱掉防护服,新问题又来了。徐胜利所在的班组是每天凌晨1点到早上7点,早上交班时正是冷的时候,防护服脱下来,湿衣服贴在身上冻得人直哆嗦,从消杀的地方到驻地,只能硬扛着。

长时间穿着防护服工作,呼吸十分不顺畅,很多人出现了缺氧现象,头晕、胸闷、恶心是经常的。

徐胜利在方舱医院做保洁。受访者供图

“我们互相叮嘱,时不时要相互照看一眼,以免有人晕厥,发生危险。”徐胜利说。他们这个班,晚上6点吃过晚饭后,到第二天早上9点左右才能吃上东西,10多个小时里还要劳动,一般人都会饿得受不了,但没人愿意在换班前吃东西,因为害怕缺氧造成恶心呕吐。

“对我们来说,最大的困难不是工作本身。而是是特殊工作环境和条件的约束。不敢吃,不敢喝水,随时有缺氧的危险,这些都时刻让大家的神经紧绷。”徐胜利说。

自动请战“方舱” 唯独牵挂女儿

连续高强度工作至凌晨,戴着口罩呼吸不畅,汗水将衣服湿透;一百斤重的大垃圾桶要往外运送五十桶,近万平米的场地反复检查清扫消杀,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这就是奋战在方舱医院内,环卫工人赵樟和他同事们的日常。

国博方舱医院的环卫工在处理垃圾。受访者供图

国博方舱医院面积大,清洁面积约一万平米,共有960张床位,分了49个单元,4个护士站,清洁消杀工作任务很重。临危受命,进驻方舱,负责方舱医院病区的保洁、垃圾转运和消杀工作,赵樟丝毫不犹豫的大声说:“我愿意去!”

“我当过两年兵,身体素质好,进方舱最合适,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赵樟说。方舱的保洁工作分为四班,他带领的环卫班组,工作时间是从每天晚19时至凌晨1时结束,加上进出方舱的消毒和防护,每天他和另外8名同事要在舱内待上八个小时。

汉阳环卫集团一公司赵楠主动请缨进方舱。受访者供图

大到大厅、走廊、过道、护士站的地面,小到扶手、桌面、书架、工作台等,全部都要消毒两遍,每天产生的大量垃圾都需要清运,方舱内的4个公厕,也都需要消毒保洁。

在岗的这段时间,赵樟和同事们完全闲不下来,高强度的工作,往往让他们衣衫透湿。

汉阳环卫集团四公司的环卫工在方舱医院做保洁。受访者供图

“地面绝不能有积水,我们把拖把升级了三次,现在用的是自动挤水拖把。拖垃圾桶的时候,要小心一点,太大力怕把防护服撕破……”说起工作的“诀窍”,赵樟如数家珍,“我们和患者相处得很和谐,他们会主动把垃圾收好,配合我们工作。”话语间都是感动。

赵樟对十岁的女儿尤其挂念,只能偶尔视频看一眼。受访者供图

和家人分开了十几天,赵樟对十岁的女儿尤其挂念,只能偶尔视频看一眼。“家人肯定会担心,但都挺支持我的。”赵樟说,“关键时刻,党员主动站出来是应该的。”

把自己当战士,才能无所畏惧

“第一次进舱,没有人谈论自己的感受,大家心里都没有底。”谈到第一次到方舱医院上班的感受,环卫工熊诗涛坦言,他的内心也是忐忑的。

熊诗涛在方舱保洁。受访者供图

穿上防护服后,只能通过防护服上的名字辨认身影。那些平时熟悉的人,这个时候都只是一个代号。方舱医院里的工作琐碎,每天要对医院内的通道、卫生间进行清扫保洁和消毒杀菌,有时候,需要收拾清理病人吃过的饭盒,丢弃的生活垃圾。在工作时,大家都会互相提醒,“动作不要太大,消息防护服出现破损开口。”

身边的同事都是有多年工作经验的老环卫,但是在这样的环境里,还是会遇到从未有过的状况。有一次,一位病人呕吐了,但他们不能直接清理,按照要求需要先喷洒消毒药水,等待一段时间后再清理。这个过程病人不耐烦了,质问指责他们。他们也只能耐心解释,安抚对方情绪。

“在方舱内工作,压力本身就比平时大,还有可能遇到情绪激动的病人,需要强大的内心才能应对。”熊诗涛说。在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之后,大家还专门进行了讨论和交流,相互鼓励。“告诉自己,我们专业环卫人有自己的职责使命,必须把自己当成战士。疫情当前,我们只能选择无所畏惧,因为我们始终相信,只有团结一心,艰苦努力,才能赢得这场人民‘战役’”

“大厨天团”做好后勤服务

“大厨天团”为前方同事做盒饭。受访者供图

“想到方舱里的同事,在结束每天的高强度工作之后,能够吃到我们做的饭菜,就特别有成就感。”说这话的,是汉阳环卫集团七公司11位员工组成的“大厨天团”。别看这名字响亮,其实“大厨天团”的成员都不是专业的厨师。他们的本职工作是负责收集和处理辖区内酒店的餐厨垃圾。

国博方舱医院投入使用后,急需组建“环卫突击队”,负责舱内的清扫消杀等保洁工作。汉阳环卫七公司樊俊、曾广乔、万洪发、肖永红、程长虎、李明等11名突击队员“第一时间”报了名。由于工作职责调整,转而负责方舱内保洁人员的后勤保障,也就是“管吃管喝管生活”。

从平时偶尔下个厨,突然变成“主厨”。“大厨天团”格外认真。

“大厨天团”为前方同事做后勤保障。受访者供图

2月15日开始,他们为方舱内的34名同事准备早午晚餐和夜宵。一天四顿餐食,11个人分头负责配菜、掌勺、打包,最早的6点就要上岗,最晚要到11点之后才能结束工作。

如果说方舱医院是医务人员的战场,那么这一方不足20平米的厨房,就是他们的战场。煎炒烹炸炖煮蒸,烹饪出的那一份份美味佳肴,就是为方舱“战友”们提供的重要补给。

“支援方舱的环卫工人一般要在岗位上待上八个多小时,体力消耗巨大。而且方舱内感染风险高,需要提供充足的营养,提高抵抗力和免疫力。”樊俊说。抱着这样的想法,他们费尽心思做好配餐,特殊时期物资有限,不能像往常那样自由地选择食材,但还是会尽量荤素搭配,保证餐食的营养和美味。

“经过这一次战役,我们的厨艺水平突飞猛进。”樊俊笑着说。

“方舱”里的日子,可以说是一场对体力、精神、意志力的全方位考验。这些环卫工们咬牙坚持,却微笑以对。希望大家能够记住他们平凡的样子,背后的汗水,和眼睛里希望的光芒。(郭婷婷 方蓓)

(责编:张隽、关喜艳)

图说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