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长阳疾控中心:争当战“疫”急先锋 调查采样24小时“在线”

2020年02月29日13:56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50名干部职工假期“清零”,紧急组建11个“战斗”小组,“车轮战”确保24小时“在线”……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湖北省长阳土家族自治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快进键”进入阻击战阵地。

与病毒赛跑的流调人

“您再仔细想一想,跟哪些人接触过?去过哪些地方?”2月28日,长阳疾控中心联合流调办公室里,工作人员一边电话询问,一边做详细记录。“流调”即流行病学调查,通过“对话”确诊病人、密切接触人员,锁定其“路线图”,从而追溯感染源头,预估波及人群,便于尽快阻断疾病传播。

“最头疼的就是被调查者不配合,甚至隐瞒实情,这就好比身边埋着一个隐形的‘地雷’。”该县疾控中心流调组队长陈龙把全组成员称为“排雷兵”。他们不分昼夜,接到病例报告后第一时间投入调查,争分夺秒与病毒赛跑。“有一次晚上11点半接到确诊病例,凌晨4点半才完成报告。”陈龙说,早一秒完成流调报告,就能早一秒“扫雷”。

从2月17日开始,该县疫情防控指挥部为流调小组“增兵”,开启“疾控-公安-市场监管”三方联合“作战”模式。公安民警通过警务系统追踪人员及车辆的活动轨迹,成为流调工作的“天眼”。6个流调小组共“过筛子”密切接触人员、一般接触人员2000多人次。“今天我们正在对不能排除的发热病人进行调查。”陈龙说,“长阳已经连续多日无新增病例,工作量与高峰期减少了2倍。”

病毒“零距离”的采样人

“张开嘴,不要怕,放松!”2月28日,经过3个半小时的奔波,长阳疾控中心采样组一行2人抵达都镇湾镇,为集中隔离和居家隔离的10名密切接触者采样。

46岁的张华医生是老“疾控人”,经历过“非典”,他一直冲在战“疫”最前头。在张华的指导下,男子摘下口罩,把嘴尽量张大。随后,张华俯下身将一根长长的咽拭子插入咽喉部,再慢慢移出。助手田科月在一旁迅速接过拭子,将它放进标注有姓名及编号的红色采样管中,并将棉签尾部折断,拧紧盖子。紧接着又拿出拭子在鼻部继续取样。

“这是离病毒最近的岗位。”该县疾控中心主任李子俊说。病人张嘴时,会产生携带病毒的气溶胶,加之采集部位敏感,咽部受刺激后容易呛咳,分泌物会溅到采样人员的护目镜上。因此,采集者要穿上厚重的防护设备,时间长了很容易憋闷、缺氧,护目镜上起雾后还会遮挡视线,采集过程必须耐心细心。

“任务最重的一天采样组全体出动,9个人分5个小组奔赴乡镇,有的同事甚至一整天都没有喝水。”张华回忆道,2月15日,他和采样组的刘海燕、向继东早饭都来不及吃,就接到指令迅速赶赴与恩施巴东县接壤的渔峡口镇。他们为居家隔离的病人挨个采样,返程时天降大雪,到家已是凌晨2点。

一个多月的“连轴转”,采样组高效完成重点人群样本采集和送检1000余人次。“用实际行动向党组织靠拢,接受党组织的考验……”1月31日,张华在工作间隙写下了入党申请书。

泡在汗水里的消杀组

“我们吃的就是这碗饭,没啥值得宣传的。”该县疾控中心消杀组组长刘雄武说。消杀组的2名成员都已年近50,要负责各疫点、县城所辖隔离区及重要办公场所、公共场所的消毒工作,同时负责指导各乡镇、县直各单位、各小区的消毒和个人防护。

同事的镜头里,记录了他们的“战斗”。戴上口罩、护目镜、橡胶手套,穿起全身密闭的隔离服、沉重的长筒雨鞋,再背上30多斤重的消毒喷雾器,整个人只能缓慢地行走。马达轰鸣声震耳欲聋,喷洒之处水雾弥漫,几乎看不清前方的路。

“虽然全身穿戴防护装备,但消毒剂的味道还是特别刺鼻。”县疾控中心办公室主任郑洪丹说,好多同事都当过消杀组的“后备队”,每次消杀都是几个小时,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一次作业完成下来,都是大汗淋漓、双膝酸软。(杜强、覃丹、韩永苍)

(责编:张隽、关喜艳)

图说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