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下沉社区工作人员的战“疫”日记

2020年02月29日22:01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疫情汹汹,大多数居民宅在家中,但社区秩序需要维护,防疫工作需要落实到“最后一公里”,居家隔离者的基本生活也需要保障。于是,一大批党员们下沉到社区基层,用自己的行动,筑起一道道铜墙铁壁,成为离居民最近的防疫“守门人”。王寅是武汉市文联下沉社区的一位工作人员,自2月14日下沉到青山钢都社区起,她在朋友圈写起了战“疫”日记,用真实、详细、客观的文字记录下社区党员们的工作日常,再现疫情防控一线的酸甜苦辣。

2月14日

2020年的情人节,上班第一天。之前接到通知为抗击疫情,除保单位正常运转外,在职在编人员全部去社区协助开展工作。驾车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钢都花园123街坊,跟许久未见面的同事碰了面。大家互相辨认着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同事,聊一聊在家憋了二十多天的感受,来之前紧张的心情缓解了不少。社区的爱心菜到了,这一天我们的主要工作就是分菜发菜。分菜的房间不大,为了及时完成分菜任务,确保孤寡老人、低保户和残疾户能尽快拿到菜,领导和同事们二话没说,冲进房间就开始分装,再挨个拎到室外。一部分菜困难户可以自己来领,还有一部分得送菜入户。这些住户有的是住在发热楼栋,有的有点不舒服,自己在家隔离,大家对于入户都稍微有些担心。王大哥、小孔冲锋在前,还有蔡姐姐,主动承担了送菜入户的艰巨任务,没让我们上楼。王大哥是退伍军人,之前在部队医院工作,现在在我们单位是编外司机,家里两个孩子,本来这次进社区帮忙,王大哥没有任务,但是他却毫不犹豫地冲在一线,从2月3号开始就一直在社区帮忙,晚上就住在办公室,没有回家。元宵节那天,王大哥发朋友圈,说站在家楼下,从窗户边看看儿子,看得我们都要哭了。小孔是去年12月底才转业到我们单位的军人,跟我同年,也是从2月3号开始就每天坚持到社区工作,没跟家人见过面。他俩已经扛了十几天了,现在正常工作时间,进社区的同事多了,他俩还是抢着干重活儿和危险的活儿,尽量把我们留着安全地带。不认识的人我不评价,但他俩真的算得上是为我们“抱薪”的人。

2月15日

寒潮来袭,气温骤降。早上起来在家打了几个报告,稍微晚了一点到社区。路上大雨滂沱,到了社区没一会儿,就飘起了鹅毛大雪,算得上是武汉罕见的大雪了。天气太冷,这一天主要待在室内,分配给我的任务是坐在门口接待来社区咨询的住户。有一个人需要去协和开药,家里没车,需要社区的爱心司机帮忙送一下。可是社区的车不能跨区,没办法送他去协和。有一个人的家人在酒店隔离,这一天被隔离酒店送到了二医院住院。他坚持自己的家人不是肺炎,问能不能不在二医院住院,继续回隔离酒店,这个问题社区也爱莫能助。纷纷扬扬的雪下了一天,天寒地冻,下午社区联系的卖菜商贩还是如约来了。盼了几天的居民都要下楼买菜,社区安排我们去维持秩序。我有点冷,继续值守社区办公室的大门,其他领导和同事都冲进了大雪里。回来的时候冻得手脚冰凉,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退缩,全部在卖菜点坚持,直到菜全部售完。

2月17日

天气很好,在室外待着,包裹在阳光中,身上暖暖的,让我恍惚间有一种这只是某一个普普通通可以晒太阳的周末的错觉。但是很快,连日戴口罩导致的耳朵疼痛就把我拉回现实:战斗还在持续,还没到畅快呼吸的时候。这一天接到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有点郁闷。我多希望我报出去的数据能归零,而不是增加。都快点好起来吧。小区彻底封闭第二天,居民们还是有点无法接受,居委会门口的人比前几天多了许多。123社区居民以老人居多,买药的问题尤其突出。小孔收集了需求,去红钢城门诊开了重症病的药回来,解决了老人们的燃眉之急。下午,冷主席也来了社区,才听他说起捐了两幅画在德嘉和另外一个平台拍卖,其中一幅还是油画,拍得的善款将全部捐赠。冷主席的画价值无法估量,我们都有些吃惊,冷主席却很平静,说这种事做得多了,只是没说而已。不论是生于这座城,还是长于这座城的人,都对她有着深深的眷恋,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默默努力着,这一场灾难应该很快就会过去了吧。

2月18日

今天是跟菜打交道的一天。上午,社区的爱心菜分装完毕,我随王主任、陈主任、张科长入户给孤寡老人送菜。这些老人独居,下不了楼也用不了手机,特殊时期儿女也没办法来探望,为他们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是我们的重要工作。社区确诊、疑似的病例都已经在医院,现在入户的危险性小了许多。我们先在楼下用对讲呼叫老人,跟他们讲明把菜放门口,等我们走了再出来拿。老人们好多听力不太好,我的大嗓门发挥了点作用来来回回爬了几趟楼,身上开始冒汗。下午其他居民团购的第一批菜也运到了小区,一部分同事赶去中百帮忙装货,我跟着网格员在小区中心花园分发,有老人年纪大、腿脚不灵便的还要送到楼下,忙忙叨叨一直到7点多才发完。

2月20号

今天是当接线员的一天,按照网格员的分配,打了百把个电话,一遍一遍地重复:“您好,这里是钢都花园123社区居委会,请问您是XXX吗?您现在在这里住吗?家里几个人?身体情况怎么样?如果需要帮助,请联系我们。拜拜~”其实我一直挺害怕跟不熟悉或者陌生人打电话的,因为不知道对方现在在做什么,方不方便接电话,对方会不会心情很不好,会不会说的话我听不懂?一切都是未知的,所以有点恐慌。不过还好,打出去的所有电话大家态度都很好,很理解我们的工作,很仔细地跟我描述家里的状况,因为前期已经大排查过,今天打电话过去,大家状况都还不错,结束时也都对我们表示了感谢,慢慢的也就没那么紧张了。晚上,我们民协的面塑老师说她用超轻黏土捏了7捧花束,送给了支援武汉的7位在2月过生日的医生,特别暖心。大家都在一起努力啊!

2月21日

今天进社区去的比较早,天还没亮,还飘着雨,街道上特别特别空,只有我一辆车和路灯,其他的什么都没有。正常情况下,就算是我的家乡那样的小县城,就算是大半夜,也不会街上一辆车一个人都没有,还别说这是大江大河大武汉!上午的主要任务是巡逻小区,发现北门有栅栏松动的问题,可能可以钻出去,赶紧联系了社区和物业,在北门安装了带刀片的铁丝网,严格执行封闭政策。上午领导来检查我们这个社区的封闭情况,对我们的下沉工作也提出了表扬,同事在门口值守的照片上了媒体,棒棒哒!下午去中百拖居民团购的菜品,再分发,例行工作了。

2月22日

今天该我在单位值班一天,下午收到交管局的文件,限行政策再一次收紧,单位的证明不可以用了,机动车必须要有通行证才可以上路行驶。我不知道多年以后,我向孩子说起这段时光,所有营业场所关闭,所有小区封闭,食物要靠配送分发,一套里面配了多少就是多少,不能自己挑选,车辆要凭通行证才能上路,她会不会觉得是天方夜谭?不亲身经历,真的无法想象这是2020年的武汉。下班的路上拍到了很漂亮的云,春天要来了啊,都快点好起来吧。晚上一段汉骂刷了屏,听说从明天起超市就不定套餐了,志愿者自己选,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其实真的是很为难,套餐确实会让很多人不满意,我们在发菜的时候早都有爹爹婆婆提意见,有的只想买萝卜,非要搭配白菜,有的想多点白菜,不想要萝卜,众口难调是肯定的,每个人有不同的需求。可是如果取消套餐,个性定制,那超市配送和我们分发的效率会非常慢,又会增加聚集的风险,怎么做都不能让所有人满意。

2月23日——26日

最近的工作程序化了,日期的分界就感觉没那么明显了,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电话回访、分菜、发菜,一种新的社区秩序正在慢慢建立。社区居委会成了居民连接外界的重要渠道,各种个性化的需求也越来越多。正常的合理的需求,王大哥和小孔都尽量满足,去超市提货的时候,也尽量帮忙购买。抗疫工作让平时都坐办公室的我们有了新的体验,搬菜、拖菜、分发,小孔和王大哥还切肉、开小三轮、修电路……真的是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全能型选手,只有居民想不到了,没有下沉干部解决不了的。下沉干部每天的工作不惊天不动地,甚至是琐碎,但却和社区工作人员一起成为了居民最温暖的依靠和最可靠的保障,是这个特殊时期维持社会安定的中坚力量。继续努力!

王寅在日记中感慨:“我们都是这个千万人口级别大城市里面最最普通的人,在疫情面前我们做的事情也是微不足道,可是我们也是在用自己最微弱的力量,努力为这个城市撑起一片天。前期响应国家号召,在家隔离,不出门不添乱,现在响应号召为社区群众服务,我们义不容辞。希望所有奋战在一线的人们都能平平安安。经此一役,我们生死与共。”(张怀如 王浩)

(责编:张隽、关喜艳)

图说湖北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