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寄牵挂——

走进一线医务人员家庭

张沛

2020年03月02日14:12  来源:人民网-湖北频道
 

“你今天发烧没有,想不想吃饭?”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耳鼻喉科主任朱霆12岁的儿子每天都会打电话来询问爸爸的身体状况,他和妈妈外公外婆无时无刻不牵挂着在战疫一线的朱霆。3月1日,是朱霆离开家的第37天,从1月25日住进医院宿舍,他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跟家人见过面,每天只能打电话互诉心中的思念。

朱霆与爱人何妞莎、儿子朱宸斯还有岳父岳母住在汉口。大年三十那天,朱霆的电话响了一个晚上,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要改造成新冠肺炎定点医院,收治危重症患者。虽有担忧,但是朱霆的家人早就理解了他作为一名医务人员应有的职责与担当。安顿好家人后,没有丝毫犹豫,第二天一大清早,朱霆就出发了,搬进了位于武昌的医院职工宿舍楼,做好了在这里长期坚守的准备。

朱霆(左二)在工作中 (朱霆供图)

综合医院的普通病房改成传染病区、第一次接触传染性这么强的病患,摆在朱霆面前的一切都是未知数。朱霆刚刚驻扎医院的那几天,也是武汉疫情防控最严峻的日子,这令他的家人十分担惊受怕。“他们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四个人轮流跟我说话,哪次我电话没接到他们就担心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朱霆说,“不过好在我们‘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把人员防护放在重中之重,目前做到了团队零感染。”

朱霆与家里人约定,每天晚上10点,是他们的电话时间。朱霆的爱人何妞莎除了关心他自身的安全,也会跟他聊聊病人的情况,全市的疫情等等。“你今天上班多长时间?发不发烧?” 懂事的朱宸斯也会不停地询问爸爸的身体情况。“我只告诉他们我的工作很辛苦。”朱霆说,穿着厚重的三级防护上班下来,全身都湿透了,但是这些细节都没有告诉家人,不能增加他们的担忧。

“今天我做了一例气管切开。”这是朱霆让何妞莎最心惊胆战的一次通话。2月22日,一位70岁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行气管插管下的有创呼吸机辅助呼吸已超过7天仍不能脱机,按常规需要进行气管切开。在气管切开的一瞬间,可从气管内喷出高载量的病毒气溶胶。冒着危险,朱霆首次带领团队完成气管切开术。“我知道做气管切开时医生极易接触到病人的分泌物,感染的风险高,我也知道这种情况一定是病情很危重。”何妞莎说,“作为一名医务人员的家属,我深深理解朱霆的做法,只因他是医生,他应该做,也必须做。”不能和朱霆见面,何妞莎只能通过一通又一通电话不断鼓励他,叮嘱他注意身体。过了好几天,家人悬着的心逐渐放下。

朱霆一家 (朱霆供图)

在湖北电信工作的何妞莎2月14日已经开始远程办公,正在读初一的儿子也同步远程复学。家人关心朱霆的同时,朱霆也总是嘱咐他们勤洗手勤通风,注意消毒,团购的时候注意安全。“小区也有确诊病例,家里有老人、小孩,我不能不担心。”朱霆表示。社区主动也对朱霆的家人进行了登记慰问。“作业完成了没有?今天有没有获得老师的‘奖励’?”儿子的学习情况也是朱霆一刻也没有放松的,电话中,他总是不忘问上一句。

(责编:周倩文、关喜艳)

图说湖北

  •  
  •  
  •  
  •